Tagged: 歧視

maxresdefault

大尾鱸鰻:若歧視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那我們該如何面對

  自去年《鐵獅玉玲瓏2》惡搞賽德克族人「屎放在腹內」(閩南語),或更早一點的「Pasoul 夜店案」,將阿美族領袖圖像放在辣妹的丁字褲裡以醜化原住民形象,乃至今年的《大尾鱸鰻2》消費踐踏達悟族人的傷痛,台灣娛樂產業拿原住民當玩笑看待早已不是一宗兩宗之例。就連尚堪風雅的「相聲瓦舍」都不是什麼優良的模範好寶寶,網路上隨意都可以找到宋少卿令人咋舌的演出。

如何當個瞬間拉高仇恨的好坦?淺談那些年我們輕鬆惹毛原住民的一句話

這兩周,臉書上風行起「一句話惹毛 XXX 大賽」,在每個活動頁面裡頭,不同身分的人投稿自己曾被惹毛的話,例如歷史系很常被問冷僻的人和年代,接著被質疑「你不是歷史系的,怎麼會不知道?」。又比如說,「一句話惹毛社運人士」大賽裡面,有「有種就推中華民國政府改寫憲法啊」、「長大/有權力以後才能改變社會」。種種的大賽中,目前已有哲學新媒體為一句話惹毛哲學人大賽做了相當有趣的觀察分析,而接下來,筆者將試著談談自身對於「一句話惹毛原住民」大賽的觀察與看法。

原住民、新移民並不懶惰,懶惰的是國家對於檢討多元政策的努力!

春暖花開,筆者帶著學生探訪原住民部落,好讓他們體會政黨惡鬥之外,基層民眾是如何的生活。

沿著蜿蜒的山路行經茶園,明顯地看出有些是疏於照料,有些則可從整齊畫一的茶樹高度看出主人投注的勞動力。一旁有路人交換他們的觀察心得,結論道:「那些雜草一堆的是『蕃仔茶』,這些蕃仔就是天性懶散,又愛喝酒,有地也不會好好開發!」(編按:「蕃仔」是有歧視性的稱呼,然為呈現原對話而忠實保留此用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