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當個瞬間拉高仇恨的好坦?淺談那些年我們輕鬆惹毛原住民的一句話

 

「現在已經沒有歧視問題啦,現在原住民很進步開化,沒人歧視他們啦!」

(出處:【這些不能說你知道嗎?】一句話惹毛原住民大賽

 

這兩周,臉書上風行起「一句話惹毛 XXX 大賽」,在每個活動頁面裡頭,不同身分的人投稿自己曾被惹毛的話,例如歷史系很常被問冷僻的人和年代,接著被質疑「你不是歷史系的,怎麼會不知道?」。又比如說,「一句話惹毛社運人士」大賽裡面,有「有種就推中華民國政府改寫憲法啊」、「長大/有權力以後才能改變社會」。種種的大賽中,目前已有哲學新媒體為一句話惹毛哲學人大賽做了相當有趣的觀察分析,而接下來,筆者將試著談談自身對於「一句話惹毛原住民」大賽的觀察與看法。

 

社會對原民的歧視與刻板無孔不入

關於刻板印象:一、那你們騎山豬上學喔? 二、你講話怎麼不會加「的啦」……

如同諸多大賽,「一句話惹毛原住民」大賽也不是真的要讓你來惹毛原住民,而是在這個空間裡面,讓原住民說出自己被惹毛的經驗(當然也有非原住民分享了他聽過的例子,但總之都是會惹毛原住民的話);透過這些投稿,原住民可以發洩、說出長期以來不舒服的感受,甚至筆者相信在這過程中也凝聚了一定程度的向心力與認同感提升。相對地,對非原住民族群而言,則是能夠藉由下方留言的討論來理解為什麼這些話會惹毛原住民,並且看見在社會上仍舊無孔不入的歧視與刻板印象,進而反思自己是否也不夠理解與認識。

大賽裡頭,一些顯而易見的歧視當然沒有缺席,像是「番仔」以及很惹火人的「你們原住民族也是信上帝之後才開始像個人啊!不然還不是一群互砍的白爛!」,這些理論上大部分人都可以看出有歧視意味的話就不多討論,筆者想要細談的是大賽中各種「原住民被認為的樣子」,也就是所謂的刻板印象。

刻板印象,比起上述那些歧視更加的細緻,多數人不覺得這有什麼「惹火點」,但事實上是,「啊,被惹火了!」另外還有一些值得思考的例子也將在以下分成兩個部分討論,都是常出現的稿件,也就是原住民常被惹火的話語。

 

關於刻板印象:

一、那你們騎山豬上學喔? 

二、你講話怎麼不會加「的啦」

三、喔,你是台東的原住民喔,那你認識張惠妹嗎

四、欸你怎麼長得不太像原住民

五、所以你們住山上嗎?有水電嗎?

六、你是原住民喔,那你一定很會喝/很會運動/很會唱歌

七、你不是原住民,怎麼會說台語

八、穿族服時被問:你等一下有表演嗎

 

還有牽涉到政策的兩個重要投稿:

一、你是不是拿很多補助

二、所以你是靠加分考上某某學校的嗎

 

刻板印象暴露對原民想像的單一與錯誤

為什麼穿族服就等於要表演?又為什麼部落好像一定要是個很偏僻落後的地方呢?

第一個系列中,可以看見的是在非原住民族群眼中,「原住民」的存在是相當單一並且錯誤的。「騎山豬上學」、「……的啦」,都是非常常見的錯誤認知;其他四個例子則是赤裸裸地警示著我們,到底我們有多麼不了解在同一塊土地生活的不同族群。

過往的教育沒有提供給我們了解的機會,固然必須譴責政府,但與此同時,也許我們也該問問自己,我們有想要了解過嗎?為什麼穿族服就等於要表演?又為什麼部落好像一定要是個很偏僻落後的地方呢?一直以來,我們到底是用什麼樣的方式在想像原住民呢?

這個活動就像照妖鏡,當你瀏覽過一次,你就會發現這個社會的醜陋不堪,發現這個社會還未學會尊重多元文化,將一直以來原住民族群所受的遭遇,重現在所有人面前。

 

補助與加分,從不只是福利

現行的教育對原住民而言本就是不公平的,就像國民政府入台初期,台灣知識分子面臨的困難一樣。

第二部分牽涉到的是補助/加分問題。

如果要討論這個問題,我們必須先知道,這些所謂的「優惠政策」實際上是一種賠償,對於原住民被迫進入現今體制中生活而漸漸失去自己文化的一種賠償。就像每年的二二八相關紀念活動時,總是會有輿論說:

「都得到賠償與道歉了,你們到底還想怎樣?」

但道歉和賠償難道就夠了嗎,難道我們能做的只有這樣而已、政府該做的只有這樣而已?絕對不只如此吧,何況政府還未向原住民道歉呢!

有了前述的共識後,也許還是有人要問,那我們到底該如何看待這些政策?

事實上,他們進入的這個體制本身就是不公平的,以教育來說,課本與試卷使用的都是中文,所教導的也是與自身文化、生活完全無關聯的知識,先不論到底要有什麼樣的教育(註1) ,現行的教育對原住民而言本就是不公平的,就像國民政府入台初期,台灣知識分子面臨的困難一樣,原本書寫使用的日文,生活中對話的日語,通通都變成「無用的東西」。

 

多點同理心,理解他人的故事

當我們真正學會何謂同理心,就能理解都更而家破人亡的傷痛,就能理解國家機器對人權的迫害。

在一句話惹毛身心障礙者大賽被檢舉停掉之後,「一句話惹毛原住民」大賽的主辦人顧慮到若有被檢舉的可能,這個空間因此消逝會相當可惜,因此在 8/31 結束這個活動頁面,並且成立交流社團,存續這些平日難以被看見卻真實發生在許多原住民身上的故事。

雖然是一句話大賽,但有兩篇來自非原住民的長文投稿為這個大賽下了很好的註解,一篇寫到:

「當我們真正學會何謂同理心,就能理解都更而家破人亡的傷痛,就能理解國家機器對人權的迫害,就能理解老農看著被翻爛的田地時心中的淌血,就能理解原住民飄蕩在所謂『文明都市』裡的流離失根。」

另外一篇則訴說自己過去因為講錯話而失去朋友的經驗,最終寫下:

「對於外語,我們或許會說上一兩句他們的語言,會用他們的語言、他們的名字稱呼他們,但對這片土地的原民,卻連用他們的語言呼喊他們的名字,用他們的文化來詮釋這個世界都辦不到,這真的很令人難堪。

真心希望這個活動能讓更多人看到,我不想再因為說錯話又少掉原民朋友了。」

 

最後,不要再問為什麼原住民都要投國民黨了,根據原住民族委員會最新統計,目前原住民有 543,661 人,就算這些人全部都有投票權並且都投給國民黨好了,國民黨也不會當選。這個問題要問的對象是台灣社會,別把問題推給原住民了。

(本文原刊載於《極光電子報》,原標題為 〈啊,我被惹毛了--淺談一句話惹毛原住民大賽 [蔡喻安]〉

 

附註

所謂的「優惠政策」實際上是一種賠償,對於原住民被迫進入現今體制中生活而漸漸失去自己文化的一種賠償。

 

關於作者

蔡喻安,台南女中台灣文化隊第九屆學生。


相關文章推薦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圖片來源:coolloud(CC Licensed)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部落好朋友

你也有話要說、有故事要分享嗎?《Mata‧Taiwan》歡迎任何對於原住民族或南島民族多元的想法!歡迎成為我們的部落好朋友:[email protect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