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達邦樹|無聲的吶喊

Credit: Camilo Rueda López / CC BY-ND 2.0

大公司的洗髮精和牙膏比較「永續」?── 一場菜籃裡的人權大戰⎪達邦樹

棕油的用處極為廣泛,無論是冰淇淋、巧克力、洗髮水還是牙膏,棕油的身影隨處可見,對棕油的需求也因而非常龐大。大多數的公司都會告訴消費者,他們用的棕油是「永續的」(sustainable)── 意味著棕油對環境無害,從事棕油生產的工人也應享受公平的待遇。

但是事實並非如此。

Credit: Rusdhi Mohamad, CC licensed

不同民族對生活空間有什麼不同想像?東馬原住民:大地是部落的糧倉,更是精神信仰|達邦樹

  在歐洲殖民和詹姆士布洛克前來婆羅洲以前,伊班人已有一套成熟的土地習俗和管理模式。伊班人祖輩流傳下來的智慧,目前也受國際環境權威和環境組織的認可,認為其傳統土地管理是永續性,且對環境友善。馬來西亞聯邦法院過去也承認原住民土地慣俗。

27836438_152258612e_o

聯合國特派員:生態威脅漸增,保育人士應與原民站同一陣線|達邦樹

  ► 本文承上篇 〈聯合國人權報告:最好的自然保護區是原住民居住的地方〉 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特派員 Vicky Tauli-Corpuz 表示,現今世界上生態保護區的真實情況必須公開 ── 儘管生物多樣性仍然充滿活力和受到保護、生物多樣性永續發展,但這些保護區都是與原住民族領土重疊。如此才能讓大眾更加了解一件事實:更好的保護區是原住民族居住的地方。

Credit: PrettyGoodProductions, CC licensed

聯合國人權報告:最好的自然保護區是原住民居住的地方|達邦樹

  原住民族總是自然保護的受害者,因他們被驅離從祖輩居住至今的千年土地。但原住民土地是生物多樣性受到保護的最好地方,這要感謝其原住民族以傳統的方式保護與培養。   「全世界應該看清楚,所謂由政府管理的自然保護區皆遭破壞,而有原住民族管理的則是極佳的情況:森林更多更大,動植物也還在森林內。」

f2e5c36b49c8fec1265b82ccb52eee97

貧窮不是沒有錢,而是當人們脫離了共享的社會狀態:我們何時能從更多元的角度解決社會困境?── 達邦樹

  「我們不希望本南族成為外界凝視與觀察之下的人體活標本,而任由世界的腳步從他們身邊擦肩而過。政府執行發展政策的目的就是要將這群人帶入社會主流當中,沒有必要對這群正感無助的、處於半飢餓狀態和被疾病纏身的人注入各種浪漫的想像。」 (馬哈迪,1990 年,歐洲經濟共同體與東南亞國家協會部長會議上談話) 砂拉越本南族(Penan)作為東南亞地區少數僅存維持著狩獵采集游牧生活型態的民族,在過去數十年來的政治經濟與生態環境的課題上,成為媒體爭相報導的「寵兒」。

我們的男女平權,在他們眼裡是放蕩── 一片森林如何讓一個部落的性別平等開倒車 ── 達邦樹

  65 歲的柏麗伊(化名)來自東加里曼丹的弄瑟卡(Long Segar),自小隨著父母搬遷至該村莊迄今,她見證了婆羅洲印尼在移工、伐木和油棕發展下,產生巨大轉變。 「父母用籃子背著我和弟妹們,以船行以及沿河走了很長的路,才來到這個村莊定居至今。」

11041848594_6ec0cecee0_b

印尼原民:我們不談「擁有森林」,我們和森林彼此照顧 ── 達邦樹

  這是一個與達雅普南族(Dayak Punan)的雨林之行,從中討論原住民的權利,包括了解他們如何管治領土: 達雅普南族視森林為他們的宗教、食物、水源、庇護、醫藥和防禦場所。他們照顧和守護這個森林有幾個世紀了。 印尼原住民發動抗爭爭取他們的土地權益。印尼總統 Jokowi 許諾優先通過他們期待已久的法律權利,但進度卻是緩慢。 一些人擔心,如果印尼原住民被賦予土地的絕對權力,那他們只會以拍賣的方式將土地賣給叫價高的出價者。 近期的研究顯示,原住民是最適合管理森林的保護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