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台東

screen-shot-2017-01-08-at-17-51-53

我不是阿拉伯人也不是熟族,我是活在當代的台灣原住民⎪沒有名字的人

初見到俊偉,他有著讓人無法逼視的面貌。俊偉自己也說,常常被認為是阿拉伯地區的外國人。

臉是人類最容易辨識的器官,雖然人臉與膚色、種族一樣,其實是連續的、光譜的,我們無法確切的界定一條界線用來劃分人群。用臉孔來分辨族群,是最簡單,但不那麼絕對的一種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