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排灣家庭遊祕魯】Part 1:在馬鈴薯的故鄉,尋找三位一體的快樂!


 
(2 月 2 日,祕魯 Písac)

朝聖馬鈴薯

幾個印第安部落復育幾百種馬鈴薯,尤其馬鈴薯可以忍受雜草,也不需施加肥料,難怪在世界史裏有重要的地位。

今天到海拔 3,500 公尺的山上拜訪房東太太娘家的田園,爬了幾段陡坡,幾乎喘不過氣,而我抱著十公斤重的兒子,真嘆不能如以往一樣像羚羊在跳了。

一家三口快斷氣時終於來到農舍,主人家在一塊不到一平方公尺的菜園裏不費吹灰之力就挖到三種 papa(即奎丘語「馬玲薯」之意)(編按 1)(編按 2),有黑的、紫的丶黃的品種,大小不一,竟然藏在一堆雜草叢中,挖起來的土壤裏也好多蚯蚓,草叢中還有類似咬人貓的草;我正要詢問時,已被刺了一針,雖感覺冷麻,仍然努力挖著 papa 們,心想這裏的生物多樣性很妙,難道這咬人植物是要保護 papa 嗎?心中不免生起敬意。主人 Valentino 說要挖多一點帶下山去吃 ── 真開心的採果樂!

主人說他們大概有十種的 papa,於是我好興奮地一一問名字,用很破的西班牙語記錄,很開心記到奎丘語,爲今天的民族植物學田野畫下滿足的終點,也許也因為晚上可以吃到跋山渉水挖來的「土豆」了,感覺很實在。

1662646_10203646756228559_1453749978_n

在回程路上,我詢問主人家,聯合國糧農組織贊許的馬玲薯(編按 3)保育園區在哪?主人說就在我們對面的山村中,但似乎已經停止經營。我好驚訝原來近在眼前,但也嘆息今天無福參觀擁有 300 多種 papa 的馬玲薯園區,來到秘魯這個馬玲薯的起源地,我竟然不能滿足我的朝聖之情,但想到我們全家親自來挖了馬玲薯,算是不虛此行了。

想到在這海拔差不多與台灣玉山同高的秘魯印加古都庫斯科(Cusco)的皮薩克鄉(Písac)的山上,有幾個印第安部落自己發心復育幾百種 papa,讓我對於高山農業及糧食安全有新的看見,尤其 papa 可以忍受雜草,也不需施加肥料,10 月間種下,2 月即可收成,中間不需太多管理,難怪在世界史裏有重要的地位。聼說 papa 救了歐洲的饑荒,也成了中國的土豆、麥當勞的薯條 ,而今晚將吃到的 papa,應該無敵美味吧!

1779054_10151938472931947_445062200_n

下山途中,遇到朋友。我們從克勞蒂亞媽媽的村莊往下走了一小時多,才到主要公路搭計程車。

1613802_10203646761388688_865629967_n

 

型爸被搭訕記

金髮媽媽說要來此設廠生產嬰兒背帶,背帶改良自秘魯印地安背法與西方的背法。她說一定會大賣……

話說全家三人一起旅行真不容易,尤其帶著一個一歲半的羅大牌(編按 4)── 我突然領悟三位一體的意思,常常就是每個人要同時作三件事,三個人要同時做不同的事!

 

今天做完法國植物致幻師的訪問,感覺自己好像得「道」了(這個故事下回分解),而這個訪問的過程就是羅大牌搗亂、莎莎(編按 5)圓場、我胡亂問的狀況下完成的,心想雖要一邊訪問,一邊顧小孩,非常忙亂無序,其實當下彼此之間還頗輕鬆,雖然常常被打亂,但卻往往引來許多與致幻植物有點關係的插話,提供我不同的角度。比如說羅大牌將法國人的玩具動物放在一艘玩具船上,上面有恐龍,我們就想到聖經裡的挪亞方舟,也讓我想到早上全家到皮薩克教會望彌薩的感覺,於是我分享了基督徒的一點心情;有了這個梗,法國人跟我談了他房間放的印度教神祇,女主人也跟我談了她在緬甸佛寺的經驗,讓我對於這兩位植物致幻師的生命旅程多了些了解。能談到這個地步,真虧羅大牌玩耍與莎莎的旁敲側擊,於是完成「三位一體」的訪問,收獲很多。

但我是如何被「搭訕」的呢?

 

由於完成工作,三人可以輕鬆一下,尤其陽光普照,決定去放空一下,我們選擇了一家看起來咖啡可能不錯的 café,就是讓莎莎獨自一人享用咖啡,我則帶著全身泥巴(堪稱型男吧!)與活力旺盛的羅大牌,在 café 沙發區讓大牌繼續撒野,莎莎可以不用管小孩,而我則在沙發區看書,於是又執行了「三位一體之分開各作各事」來完成自己的「聖事」:放空。我感覺到莎莎的咖啡很香,羅大牌在沙發區很安全地探索,我發現一本講植物的書,讓我好開心。沙發區其實也有幾位各國媽媽帶著稚齡小孩在此放空…… ㄟ,我能「了解」她們。

我繼續看書,眼角一位金髮俏麗媽媽好像正掏出奶給小孩吸,位置一直喬,我不好意思,「繼續」看書,等金髮辣媽與小孩喬好位置,辣媽竟然開始跟我聊天!

原來他們是加國人,全家三口也是「三位一體」地來此創業也搞房地產。金髮媽媽說要來此設廠生產嬰兒背帶,背帶改良自秘魯印地安背法與西方的背法。她說一定會大賣,我則很好奇。她就很興奮地拿出一個樣本,當場與她剛吸完奶的娃兒示範給我看 ── 原來是一條長布而已,但是比秘魯型還窄。她有點不太熟練地試用,第一次搞錯方向,眼看女兒在背上卡著,有點快要斜掉下去,母女倆搞得很累,我見狀問:「May I help you?」她堅持自己弄。

第二回合她就弄得很順,小女兒就很安穩地坐在母親背後的強褓中,還很得意;此時羅大牌也來看,好像很羨慕,也許已經厭倦我的袋鼠背袋了,我也覺得這真是個好的創新,簡單一塊長布就可以比起歐美要價上萬的後背背帶好,對於辛苦的秘魯婦女(希望也有男人)而言,可能是個福音吧!

我當場稱讚她的創意應該有希望,之後我們還聊了他們鬼佬(Gringo,西班牙文「老外」的意思)在此地置產的大概,也讓我對於原住民土地的問題有了一些線索。

1544353_10151936657216947_702544075_n

 

旅行的目的

旅行不能回頭,但至少我們對於下一個旅程的目的是確定的,就是尋找快樂!

胡亂聊之間,我也看完植物書上講珊瑚樹的篇章,珊瑚樹就是台灣的刺桐,心想台灣的刺桐也將要開花了,東海岸各族也將開始海洋魚撈文化與祭儀,讓我想念起了台灣。刺桐花常常伴隨珊瑚礁海岸,拉丁美洲也是。台灣的刺桐花開大約是初春三月時,可是這裡是夏天,刺桐花還不開。

此時莎莎也品味完芬芳的咖啡,大牌也有些倦意,我則想說加國辣媽的金紅頭髮,也像刺桐花一樣,希望她家在秘魯的事業,如刺桐花開,與海中美麗珊瑚呼應,欣欣向榮。

 

我們三位真的完成了各自的事,晚上羅大牌應該可以早睡,我們可以睡眠充足地一起期盼明天的行程。突然想出一句話:

旅行不能回頭,但至少我們對於下一個旅程的目的是確定的,就是尋找快樂,三位一體(trinity)!

 

(本文經原作者羅永清先生授權轉載,內容為暫時文稿,文字與圖片非經允許不得引用或轉載。)
1556385_10203656333707990_2138823977_o
編按
  1. papa:奎丘語的「馬鈴薯」之意,西班牙語的 papa(馬鈴薯)即借此字。
  2. 奎丘語:Quechua,祕魯原住民族的語言之一。
  3. 馬鈴薯:世界馬鈴薯的原產地即在南美洲,僅在此就發現上千種馬鈴薯。其中祕魯南部至波利維亞北部被視為人類開始馴化馬鈴薯之處。
  4. 羅大牌:作者的兒子,族名 Bulaluyan Kisasa,因為很大牌,所以叫羅大牌。
  5. 莎莎:作者的妻子,族名 Saiviq Kisasa,現為《臺灣原住民族國際訊息平台(IPTIP)》總編輯。

 

作者介紹

羅永清,現任荷蘭萊登大學環境科學研究中心博士、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博士,曾任邵族文化發展協會總祕書、原住民專章諮議員、聯合國文件特約翻譯人、太魯閣族經濟研究計畫田野專任助理、原委會傳統領域調查計畫祕書長,及台灣文化史前博物館部落地圖助理研究員。

羅永清的妻子為台東大武排灣族人。他說:「我不是原住民,但透過田野調查,我可以花一輩子去了解他們。」 

1617309_10203656329827893_2076539596_o


相關故事推薦

 

關於部落或原住民的大小事,你也有故事要分享嗎?
歡迎來信:[email protected]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文字、圖片來源:羅永清,非經允許不得引用或轉載。

羅 永清

羅永清,現任荷蘭萊登大學環境科學研究中心博士、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博士,曾任邵族文化發展協會總祕書、原住民專章諮議員、聯合國文件特約翻譯人、太魯閣族經濟研究計畫田野專任助理、原委會傳統領域調查計畫祕書長,及台灣文化史前博物館部落地圖助理研究員。 羅永清的妻子為台東大武排灣族人。他說:「我不是原住民,但透過田野調查,我可以花一輩子去了解他們。」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