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假「雙語教育」行文化滅絕?新疆和田全面禁說維吾爾語,7年前早有譜!

和田地區的維吾爾男孩(Credit: Colegota / CC BY-SA 2.5)
和田地區的維吾爾男孩(Credit: Colegota / CC BY-SA 2.5)

 

中國新疆和田地區當局最近發出指令,要求學校教育單位全面禁止使用維吾爾語。官方消息也表示,若有不貫徹執行、違反該命令者,將予以「嚴肅處理」。這個禁令被視為有史以來,北京強加同化穆斯林維吾爾族人,最強烈的壓迫手段之一

 

新疆和田禁維吾爾語,早從 7 年前開始規劃

據《自由亞洲電台》(RFA)報導,今(2017)年 6 月下旬,中國教育部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和田縣(維吾爾語:خوتەن ۋىلايىتى)發布 5 項指示(見下),命令該地區從 2017 年 9 月起,從學齡前幼稚園到高中,全面禁絕使用維吾爾語言和文字。4 名匿名官員證實這項消息,並稱當地政府將會在秋季學期實施這項命令:

「一、依法堅持全面普及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加授本民族語言的雙語教育根本原則。
二、堅定不移從2017年秋季學期開始,學前三年全面實行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學,從小學一年級起、初中一年級起全面推行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學,到2020年實現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教學全覆蓋。
三、堅決糾正對漢語言教師進行維吾爾語言培訓的錯誤做法。
四、堅決禁止在教育系統內、校園內使用只有維吾爾語言的文字、標語和圖片。
五、堅決禁止在教育系統集體活動、公共活動、管理工作中使用維吾爾語言。

凡對雙語教育政策、原則不貫徹、不執行、不落實,搞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搞陽奉陰違、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的,一律按“兩面派”對待,按“兩面人”予以嚴肅處理。」

 

美國維吾爾協會主席 Ilshat Hassan 更認為,中國此舉是企圖以「雙語教育」的名義,從根本摧毀維吾爾語,「無異於文化滅絕」。但其實今年 6 月發出的加強「雙語教育」的指令,是早在 7 年前就有的規劃。

2010 年,自治區雙語教學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為了有系統地推廣少數民族學前和中小學雙語教育工作,依據《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推進新疆跨越式發展和長治久安的意見》和《教育部等十部門關於推進新疆雙語教育工作的實施意見》制定《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少數民族學前和中小學雙語教育發展規劃(2010-2020 年)》,並明確提出推動「雙語教育」的目的:

  1. 有利於增強各民族學生的祖國意識和對中華民族的認同感。
  2. 以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為主、本民族語言文字為輔的雙語教育,是提高少數民族教育質量,培養民漢兼通少數民族人才的戰略舉措。
  3. 深入實施西部大開發戰略,建設社會主義和諧社會,實現新疆跨越式發展的必然要求。
  4. 是維護民族團結和祖國統一,促進各民族共同發展、繁榮和進步,實現新疆長治久安的迫切需要。

 

然而,「雙語教育」在新疆的實施早名不符實,已變成對中國少數民族推行的「漢語教學」,本身即違反中國憲法第 4 條:「各民族都有使用和發展自己的語言文字的自由」,及第 121 條:「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機關在執行職務的時候,依照本民族自治地方自治條例的規定,使用當地通用的一種或者幾種語言文字」。美國維吾爾協會(Uyghur American Association)主席 Ilshat Hassan 更認為,中國此舉是企圖以「雙語教育」的名義,從根本摧毀維吾爾語,「無異於文化滅絕」(It is nothing short of cultural genocide)。

 

「雙語教育」不符名,實為針對少數民族的漢語教育

和田師範專科學校的許多會教授在他的研究中回顧,當今社會之所以會簡單地認為「雙語教學」等同於「漢語教學」,是有其歷史原因。

早在 2003 年,《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貫徹〈國務院關於深化改革發展加快民族教育的決定〉的意見》中就明確提出「2001年到 2010 年期間改進和加強雙語教學的基本任務」;但此時以前,官方報告仍幾乎採用「漢語教學」一詞,且是針對「少數民族」進行。最早可追溯到 1978 年,當時自治區黨委人民政府決定「民族小學從三年級開設漢語課」,「到 1995 年,高中畢業生要達到『民漢兼通』」,成為中國官方將新疆地區的「雙語教育」與「漢語教育」劃上等號的濫觴。

 

許多會也在他的研究指出,許多人把「雙語教師」簡單地看作「漢語教師」,但這是錯誤的理解,因為雙語老師的前提是也要會少數民族的母語 —— 現實是「許多漢族教師基本不懂維吾爾語,給少數民族學生講授漢語課、數理化課,學校全部把『漢語老師』簡單地劃分為『雙語教師』之列,原因是和田地區雙語教師數量嚴重短缺」。

以和田地區為例,2010 年自治區開出 1,500 名特崗教師名額,按照學段招聘,60 分就可以通過,但實際上參加招聘的人只有 360 多人,缺口多達 1,100 人 。

許多會說,許多學校為了匯報成果,符合上級指示,把「雙語教學」變相做成「雙語班」,區分出「雙語班」和「普通班」,把重點資源放在前者,而疏於對後者的管理,造成「社會上產生一切圍繞『雙語班』教學開展少數民族教育的情況」,雙語教育就成了「四不像」的領頭羊。

 

反分裂教育,反形塑出少數民族意識

《紐約時報》一篇報導提到,一位維吾爾人艾爾肯回憶小時候還沒有實施「雙語教育」時,每個維吾爾家庭在孩子上學的時候就已經都面臨兩種選擇 —— 上漢語學校還是維語學校。他因為從小愛與哥哥唱反調,當哥哥選擇了「民考民」(少數民族學生用族語接受教育並參加族語高考),他就成了「民考漢」(少數民族學生用漢語接受教育並參加漢語高考)。

直到 1997 年 2 月,艾爾肯小學四年級,那年發生了伊犁事件 —— 一系列維吾爾人在伊犁哈薩克自治州伊寧市的抗議示威,最終釀成 2009 年七五事件以前新疆境內最大規模的社會動盪。從那時開始,學校挑出了「民考漢」的維吾爾族學生,要他們一起單獨接受「民族團結和反分裂」教育,而漢族同學則完全不用。

艾爾肯說,從那時開始,他就好像被注入了一種意識,一種逐漸在學校養成的民族意識 ——「你們是少數民族,你們跟別人不一樣」。

和田地區的維吾爾男孩,非本文所指涉之任何個人。(Credit: Colegota / CC BY-SA 2.5)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Vanessa Lai

Vanessa,讀社會學、人類學的大學生。現為《Mata‧Taiwan》採訪編輯。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