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Author: Vanessa Lai

翻攝自《割愛》預告片。

從動物靈的復仇到部落同志於傳統與現代間的掙扎——原住民在2017台北電影節

  今(2017)年台北電影節的關鍵字是「連結」,策展人郭敏容希望透過影展串連台灣與東亞、東南亞等地區的創作網絡⋯⋯ 但為什麼是「連結」? 在放映週報的訪談,郭策展人提起在去年金馬獎公佈得獎結果後,因台灣電影大敗而開始出現檢討聲浪;就在典禮隔天,她前往新加坡電影節,在名為「東南亞電影創作基地」的工作坊旁聽來自東南亞各國的年輕創作者們,分享自己的作品故事,而突然意識到台灣的拍片環境其實比東南亞國家成熟,創作者也更多,然而台灣的電影創作者在許多社交場合上卻往往是孤身一人 —— 如果金馬獎是華語電影發揮影響力的重要舞台,那麼台北電影獎可以在鄰近區域間扮演何種角色?

19512326_1992774947414836_1104495931_n

將外婆口中的歷史搬上漫畫舞台——《北投女巫》不談女巫,談當代青年與台灣認同的曖昧

  《北投女巫》這部連載漫畫,描述隱身於都會的 7 位女孩,其實是擁有植物、動物、光明、魅惑、預知夢等不同性格與神秘力量的女巫,這些讓讀者深深著迷的角色,不僅討論熱度高,也成為許多 cosplay 愛好者的靈感來源。 《北投女巫》是簡士頡的代表作,一方面結合了他本身喜愛的女巫或有時尚感的魔女角色,另一方面也是將自己從小長大、卻其實很陌生的天母,透過北投的文史景點或建築融入作品裡,邊畫邊重新認識原居於此地的凱達格蘭族。

Credit: 原青陣藝術小組

當代「排漢公主」的尋人啟事:你的最《LAU 烙》你自己定義!

  「我回部落,到底是我出生的地方,還是我媽出生的地方?」   Djubelang(詹陳嘉蔚)在美術學院休學前給自己「畫了一幅自畫像」。「詹」是排灣族母親的姓氏,「陳」是父親的姓氏,Djubelang 則是 vuvu(排灣語,指祖父母輩)給她的名字。 小時候回排灣族母親的部落,族人說「妳是白浪」,到台北念書,又因為黝黑的膚色、深邃的輪廓,被看成是原住民的標準特徵。

翻攝自「2017政大財政系啦啦比賽 (20170519)」

服裝穿錯原住民小題大作?政大啦啦隊文化挪用風波延燒,意外開啟溝通契機

  政治大學 90 週年校慶創意啦啦隊錦標競賽在 5 月 19 日舉辦,其中財政學系(下稱「財政啦啦」)的表演以迪士尼電影《海洋奇緣》作為主題,由於隨意拼湊類似「原住民文化」的服飾引來爭議,政大搭蘆灣社批評「當天的表演產生錯誤的文化傳遞,使得觀賞者留下錯誤的刻板印象」。

本圖為示意圖,攝於司馬庫斯部落小學。

原民學生休退學率高主因是程度差?大錯特錯!教育部最新報告告訴我們的原民教育現況

《原住民族教育法》(下稱《原教法》)立法以來已逾18年,雖有助於有心從事原住民族教育工作的族人或工作者因法制化逐步累積成果,然而在一些重要的教育指標如在學率、休學率等,仍可見到原民學生與一般學生的顯著差距。教育部 6 月 1 日公佈最新的「105 學年原住民族教育概況分析」,以下將透過統計數據報告來認識當前原民教育的四個重要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