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消失族群也滅亡?藍立委謬論遭外國學者打臉:請尊重沒身份卻仍努力傳族語的原住民

IMG_4248 copy

 

昨日(4/13)上午立法院舉辦了一場會議,主要目的是審查各版本的《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草案》,整天的議程中,絕大部分的委員都對草案表示支持。在這樣一片和諧的氣氛中,還不時會聽到一些令人莞爾的言論,宛如整個主流社會對原住民族不理解的縮影,卻透過部分立委的嘴裡說出,例如:

「請問夷將主委,您在這個 16 族 42 方言當中,會說幾種?」

其實換個角度,我們也可以反問提出這個問題的立委:「立委,在閩南語、客語、閩東語(馬祖話)、軍家話(在桃園一帶有使用者)、其他外省各方言等語言方言中,不知道您自己又會幾種呢?」

 

但南投的噶哈巫族會講的人還有 12 人,直到現在卻一直都沒有身分。而國民黨的簡東明跟那位漢人立委比起來,也是不遑多讓,青出於藍而更甚於藍 —— 出身排灣族的簡東明,認為語言滅,民族就亡:「為什麼平埔族群無法正名呢?因為沒有語言。」

真的如此嗎?所以平埔族群都已經滅亡了?

就語言使用上,現在平埔耆老在當年的情況,就跟現在許多原住民青年是蠻類似的情況的,面臨主流社會的壓力與更嚴重的歧視,部落居民間的連結也開始被現代化與資本主義化帶來的影響沖散、瓦解;當時的語音保存技術較差,也沒有像現在那麼發達的網路 —— 更殘酷的事情是,當這些耆老活到了現在,卻還要繼續被無知的人在傷口上灑鹽。

 

平埔語言沒消失,噶哈巫語仍努力傳承

過去缺乏緩衝與保護措施的情形下,許多原本尚活躍的平埔語言已急速沒落。圖為道卡斯語。(Credit: Mata Taiwan)

說「語言消失,族群就滅亡」這樣的話語,的確太過嚴重,畢竟就從目前語言保存情況上來看,大部分的族群都還是有隻字片語透過各種形式流傳下來的,甚至中部的噶哈巫族、巴宰語都還有部份母語使用者

有著西方白人面孔、講著一口磨練 25 年極其流利中文的中研院研究員齊莉莎,就隨即打臉簡東明的錯誤言論,義正嚴詞地為平埔族群辯護:

「請你們尊重 —— 目前還沒被認定的語言,還有一些人會講,如果這些人死掉了,就沒人會講了。」

「我們現在卡那卡那富族的長老在加護病房,如果他過世了,那這個語言可能救不回來了,」齊莉莎老師補充說,「但是噶哈巫族還有 12 個人在講。但南投的噶哈巫族會講的人還有 12 人,直到現在卻一直都沒有身分。」

 

文化認同不受政府重視,平埔語言逐漸沒落

有趣的是,簡東明認為語言消失不該夠怪罪給國民政府,只是事與願違,這件事情的責任還真的是在國民政府身上。

當時的國民政府既沒給平埔族群應有的身分地位,又毫不重視平埔族群的文化語言,在缺乏緩衝與保護措施之餘,也讓本來就不甚樂觀的情勢急轉直下。也因此,原本透過日治時期學者的調查保存,傳承本來還稱得上完整的巴宰語、道卡斯語、巴布拉語、宜蘭噶瑪蘭語等,至今卻急速沒落。

如今巴布拉語幾乎只有單字了,只剩巴宰語道卡斯語還能簡單對話,還有原本被學者分類成巴宰語底下分支的噶哈巫語,仍然保存得相當多,甚至部分長輩還能以族語對話。

這些語言的使用人數少,流傳下來的詞彙也不多。想必在那段只能說「國語」的年代裡,長輩們受的委屈也少不了吧。

 

「語言滅民族亡」是出於對平埔歷史的無知

回過頭來說,語言固然重要,畢竟一種語言的消失,就象徵著一種觀察、理解、與世界對話的方式消失了,但還有其他部分是可以透過其他形式被保存下來的。但在那樣充滿壓抑的時空背景,又能如何?

一次返回自己的部落大肚城時,聽到長老語帶悔恨地說:「早知道這個語言這麼重要、會有人來問,我當時應該就要想盡一切辦法跟長輩學習了。」

總而言之,輕易脫口說出「語言滅民族亡」這件事情,完全是奠基在對平埔族群全然的無知與漠視之上。筆者在此強烈建議,作為一個具有諾大影響力的簡大立委,下次在做出這樣的推斷以前,真的應該親自去平埔部落了解一下,各部落的祭儀與語言保存情況為何,文化復振在鮮少資金的情況下,還有多少年輕人不肯放棄文化,而回到部落串聯族人繼續努力耕耘,同時又辛苦的跟體制奮鬥著。否則就一句話族群亡,就連同黨的劉政鴻(編按1),也被他隔空搧了一個大巴掌。

作為一位巴布拉族青年,我完全無法認同「語言滅族群亡」的說詞,世界上也有其他原住民族,遭受了長期的苦難後,被迫從自己的母文化被抽離,這樣的痛苦,被拿來消遣說「啊哈,你們也不會你們的語言,你們也不是原住民了」對我而言是嚴重的冒犯而且不道德的,相信對於其他世界上的原住民族而言也是。

 

儘管如此,也很幸運的是,台灣還有齊莉莎那麼優秀的老師,還有其他跟老師一樣選擇和平埔族群站在一起的人 —— 作為平埔的後輩,努力學習並且接下前輩們的工作,應該就是我們這一代可以回報的事了吧。

面臨主流社會的壓力與嚴重歧視,過去平原地區的原住民語言傳承並不容易。圖攝於苗栗道卡斯族新港社。(Credit: Mata Taiwan)

 

編按

  1. 前苗栗縣長劉政鴻為道卡斯族。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羅義惇,台中人。中山大學社會學系學生,熱愛鄉土,關心原住民文化議題。巴布拉族名 Aitu Awan。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