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的幼兒部落帶 互助托育爭合法

Screen-Shot-2015-12-01-at-11.27.59-PM-470x260-2

 

汽車的右前輪就這麼卡在道路旁的圳溝之上,金天立下車,無奈望向輪胎。本打算到平和部落處理部落托育的事,才一進部落,就因不熟路況而發生悲劇。

一名男子見狀走來,在車旁喃喃幾句,又轉身離去。幾分鐘後,金天立聽到部落傳來廣播聲:

「各位村民,我是村長,村口有輛車卡在水溝,有空的人快去幫忙!」

廣播後不久,十多位壯漢陸續出現,眾人圍攏車身,齊聲吆喝幾聲,就這麼徒手把車搬回路上。

 

「部落的互助精神,就這麼具體展現在我面前。」部落互助托育行動聯盟執行秘書金天立驚嘆,他聽說平和部落許多人練過舉重,有「大力士村」稱號,沒想到這些力氣竟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集結,解決了他的難題。

 

回歸部落互助傳統,解決幼教托育需求

排灣語的 mazazeliuliulj,意指「互助換工」,田地勞動相互幫忙……,就連照顧小孩也是部落一起承擔的責任。

位於屏東縣泰武鄉的平和部落(Piuma),原先在北大武山西北的半山腰處,海拔約 2,800 公尺,1968 年集體遷村到平地,也就是現在的平和部落所在。由於遷村較晚,又是集體遷移,平和部落至今仍保留排灣族的傳統文化,例如排灣語的 mazazeliuliulj,意指「互助換工」,田地勞動相互幫忙,建築蓋屋,也靠村民勞力輪工,就連照顧小孩也是部落一起承擔的責任。

然而,從日治、戰後一直到現在,部落的傳統生計模式受到市場經濟的衝擊。

壯年人為了生活,紛紛到都市謀生,部落文化遭遇土崩瓦解的危機,再加上,部落幼兒教育資源缺乏,使得原民幼童的托育需求無法得到滿足。

 

根據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員會統計,原住民族鄉鎮共 55 鄉 826 個部落(編按1),原住民 6 歲以下的幼兒約 2 萬 6 千名,設在村落中的公立托兒所有 211 間,估計能收 1 萬名幼兒;此外,設在部落內的國小 356 所,其中有 180 間設有附設幼兒園,估計能收 6,600 人。

也就是說,部落有 2 萬 6 千名幼兒,公托加上國小附設幼兒園只能照顧 1 萬 6,600 個幼兒,有  1 萬名部落幼兒被落在國家的幼教照顧資源範圍外,由家長自己想辦法。更重要的是,這項統計只提到公托、國幼班的容量,尚未衡量這些機構與部落的距離。

為了照顧部落幼兒,原民會在 2008 年推動「原住民族地區幼托服務暨保母訓練與輔導試驗計畫」,培訓部落在地的媽媽擔任照顧者,成立部落托育班,照顧幼兒,也創造部落婦女的就業機會,除了幼教老師的工作機會,送小孩去托育班的媽媽,也有機會外出就業。

「部落適合」計畫回應在地需求,獲得不錯迴響,最高峰時曾在苗栗、南投、屏東等地成立 18 個部落托育班,聘用 44 位在地幼教老師,照顧 229 位原民幼兒。

平和部落豐年祭,托育班老師帶著小孩一起進場。(圖片來源:平和社區教保中心)

 

托育班面臨關閉危機,部落媽媽奮起爭取

在違法認定及經費延緩撥款下,當初原民會輔導成立的 18 間部落托育班紛紛不支關閉……

金天立開車前往的平和部落,也成立部落托育班,雖然設備簡陋了些,但絕對堪用,20 個部落幼兒受到照顧,部落媽媽們懷著照顧部落小孩的心情,打算好好傳承自己部落的文化。

但是不到一年,一切都變了樣 ── 平和部落托育班被主管機關取締,原因是,托育班裡沒有兒童專用的小馬桶、建物沒有建築使用執照,不得作為兒童托育的使用場所……

內政部認為,如果部落托育班所用的土地建物不合法、無建築使用執照、托育設施設備不符《兒童及少年福利機構設置標準》及衛生、消防、建築法等相關規定,那麼部落托育班即為違法。

原民會推的「部落托育班」計畫,形同被內政部掌摑,卻也因此凸顯部落地區幼兒托育長久以來的困境。

在違法認定及經費延緩撥款下,當初原民會輔導成立的 18 間部落托育班紛紛不支關閉,只剩屏東的美園、平和這兩所部落托育班還堅持住,持續向公部門爭取幼兒托育的合法制度空間。

 

其實不只部落托育班被迫關閉,2012 年幼托整合後,幼兒教育的主管機關由內政部改為教育部,也造成一波公托倒閉潮,全台有 194 間公托關閉,減少 4,500 多個就托名額。關閉的公托有 8 成是因場所不符建築法規要求,無法取得建築物使用執照而倒閉。

監察院在 2013 年便提案糾正教育部,認為教育部未依《幼兒教育及照顧法》(下稱「幼教法」),落實提供「優質、普及、平價及近便之教保服務」,導致目前全台公托與私托的比例呈現 28.1%及 71.9%的懸殊差距。

監察委員沈美真在調查報告中也強調,「教育部所定不利條件幼兒之標準,未盡周延,與社會實際現況脫節,以致經濟貧困、家庭功能或資源不足之弱勢幼兒無法就托於公立幼兒園,接受優質、平價之教保服務,應予檢討改進。」

當部落托育班因法令問題陸續關閉時,一群部落托育工作者不願坐等制度改善,集結組成「部落互助托育行動聯盟」,與公部門展開漫長協商,向地方政府說明他們的處境,北上內政部、教育部、原民會等中央部會開會,也拜訪當時擔任原民會主委的孫大川,並獲得孫大川當面允諾,會讓托育班繼續走下去。

 

部落托育需求一直在,卻一直被忽略

都市家長有許多為孩子選擇的機會,為什麼我們不能為自己的孩子選擇部落托育班呢?

現在全台共有 5 所部落托育班,全落在屏東,分別為美園、平和、旭海、馬兒、佳平等部落。他們爭取到制度的合法空間,名為「社區互助教保服務中心」,這是與公立托兒所、私立托兒所平行的一種幼托機構,法源依據為《幼教法》第 10 條:

「離島、偏鄉於幼兒園普及前,及原住民族幼兒基於學習其族語、歷史及文化機會與發揮部落照顧精神,得採社區互助式或部落互助式方式對幼兒提供教保服務。」

「台灣有很多地方都有托育需求,」金天立說,「可是很少人知道《幼照法》第 10 條,可以用社區互助的幼托模式,今天不是我們這 5 個部落托育班才有托育需求,部落托育的需求一直都在,也一直被忽略。」

關於偏鄉幼托需求,為了因應幼托整合後的公托關閉潮,教育部以國小附設幼稚園增班作為回應措施,若住家距離國幼班太遠,則由政府補助交通車費用。

南投縣仁愛鄉翠巒部落原先有部落托育班,因內政部指出托育班違法而關閉,只剩「國幼班」與「鄉托」這兩個選項,但是國幼班名額有限,而鄉托則是在一小時車程外的力行部落。當地居民吳明德無奈地說:

「都市家長有許多為孩子選擇的機會,為什麼我們不能為自己的孩子選擇部落托育班呢?真希望部落托育班可以繼續下去,孩子還小的時候要多愛一點,不然,長大後他們就要到外面唸書,到時就沒機會愛了。」

美園托育班老師認為,整個社區都是托育班小孩學習的資源。(圖片來源:美園社區教保中心)

 

全台 5 所社區教保中心全由部落托育班轉型

給這些居民在地化的學前教育機構,給他們除了公幼與鄉托以外的選擇,真的,有這麼困難嗎?

長期研究幼教領域的台北市立教育大學教授邱志鵬,曾進行一項教育部的委託研究案《研擬社區互助式教保服務管理辦法(草案)之專案研究》;在研究案裡,他也為偏鄉部落說話:

「用『與外界隔絕』來形容,一點也不過份,給這些居民在地化的學前教育機構,給他們除了公幼與鄉托以外的選擇,真的,有這麼困難嗎?」

如今,《幼教法》第 10 條明文指出,幼兒園普及前,「社區教保服務中心」可作為幼兒托育的選項。但至今全台只有 5 所社區教保中心,主管機關為教育部,但經費全來自原民會,而且全都是原民會推動的「部落托育班」轉型而來,教育部並未推動成立任何一所。

金天立認為,部落托育班的制度空間是部落爭取來的,放在《幼教法》第 10 條的社區教保中心,讓教育部有政績可講、有便車可搭,「怎麼變成是你讓我們合法存在?」

試想,若沒有部落托育班的堅持,《幼教法》第 10 條「社區教保服務中心」的這條法令之下,還有什麼?

(本文原載於《人本教育札記》第 317 期(2015年11月號),原標題為〈部落的幼兒部落帶 互助托育爭合法〉,獲人本教育基金會、原作者楊鎮宇及部落托育聯盟授權轉載。)

 

編按

  1. 此為原民會官方統計,尚不包含未被正名的平埔族群部落。

旭海托育班帶孩子走訪社區,並認識社區帶見的植物。(圖片來源:旭海社區教保中心)


相關文章推薦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部落好朋友

你也有話要說、有故事要分享嗎?《Mata‧Taiwan》歡迎任何對於原住民族或南島民族多元的想法!歡迎成為我們的部落好朋友:[email protect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