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流言終結者》原住民以前哪有霰彈槍打獵?別鬧了,連日本AKB48偶像美眉霰彈槍執照都到手了

1K2cgtw

 

昨日拜讀了《 雪羊視界 Vision of a Snow ram》分享的 〈當我們還在為自用狩獵爭論不休,霰彈槍的彈殼已噹啷落地〉 小品文,著實令人滿心疑惑。

打從什麼時候「使用制式霰彈槍就不是正牌的獵人」這個觀念根深蒂固地存在每個跑山的人腦海裡啦?這不要說自絕於歐美日潮流了,甚至還有悖於本島山區歷史,您知道嗎?

 

早期族人不用霰彈槍的原因:火力太弱

霰彈槍射程短、穿透力又低,在那個偶爾還需要跟鄰村或是漢人大火拼的時代,拿這種小兒科的東西通常沒什麼好下場。

姑且不論這枚霰彈彈藥的主人是不是漢人,我認為把霰彈視為火力驚人彈種不宜打獵的觀念,是相當落伍的。

19 世紀中葉,歐美槍械技術開始發展到定裝彈的模式,亦即將彈丸、底火與發射藥裝在一個殼體內。在那承先啟後的槍械大發展時代,即便處於遙遠東方的台灣小島也在同時傳入了歐美制式定裝彈槍枝 ── 栓式步槍(Bolt action)、槓桿式步槍(Lever action)以及霰彈槍(Shot gun)。

比較令多數人意外的是,當時的原住民族偏好步槍類武器,霰彈槍則是被排除在選項之外,因為火力太鳥了 ── 跟步槍類比起來,霰彈槍射程短、穿透力又低,在那個偶爾還需要跟鄰村或是漢人大火拼的時代,拿這種小兒科的東西通常沒什麼好下場。

 

在那個百花齊放的年代,什麼歐美槍械市場新款式的玩意兒幾乎都會跑到台灣;翻開國立台灣博物館的館藏目錄來看:德國 Mauser 1871 步槍、英國 Snider-Enfield 步槍、美國 Colt .44 Lightning Carbine 幫浦式步槍還有美國 Winchester 1866 槓桿式步槍等,琳琅滿目。

150 年前的臺灣山區,基本上就處於一個比八國聯軍還要八國聯軍的裝備等級,但就是沒有霰彈槍 ── 因為火力太弱不適合作戰,沒人喜歡那種東西。

我好奇的是,如果霰彈槍叫做火力驚人,那這些射程都是以百公尺為單位的步槍要怎麼形容啊?打外星人?

大正十一年總督府府報第二千七百八號「修正村田銃ヲ蕃人ニ貸與スル件」公文。(圖片來源:國史館台灣文獻館台灣總督府府報資料庫)

 

理蕃計畫後,日人以制式槍枝管理原民狩獵

透過限縮槍枝射程、穿透力以及裝彈量,日本官方有效的控制了原住民族的火力……

當然,這些現在漢人看起來強到爆炸的火力,日本人也不喜歡。在 1895 年日本人開始實際統治台灣後,官方與原住民族的衝突亦是大小不斷;在日本軍警常常被莫名其妙打得滿頭包的情況下,1910 年台灣總督佐久間左馬太展開了五年理蕃計畫,開始有計畫的對原住民族用兵討伐,並將前述那些日本人認為民間不該擁有的火力一併收繳之。絢爛的步槍時代就此告一段落,因為日本人覺得你的玩具太猛了些。

為了避免原住民族連基本的狩獵工具都沒有而產生民怨,日本人做的也不算太絕。在五年理蕃計畫結束後,日本人推出了「貸與修正村田銃」的政策,由官方提供火力比較弱的制式槍枝供原住民族使用,就是由官方生產的改裝霰彈槍。

「修正村田銃」,係指由日本官方將庫存的舊式村田十三年式與十八年式口徑 11mm 的步槍,透過日本國內的工廠統一改裝為單發裝填 28 Gauge 的霰彈槍,又稱村田式獵槍。和原本的步槍相比,透過限縮槍枝射程、穿透力以及裝彈量,日本官方有效地控制了原住民族的火力。

起碼跟五年理蕃計畫前相比,原住民現在既打不遠也打不準了,也沒有一顆子彈可以打穿兩個人這回事。

村田式霰彈獵槍與彈殼。(圖片來源:Stephen Kuo)


 

霰彈槍等制式槍枝,原為部落百年文化經驗

如果使用霰彈槍就不是一個正牌的獵人,那麼日治時期的原住民族該怎麼辦呢?

與步槍相比,霰彈槍本身就是火力相對薄弱的武器;倘若今天我們持續將霰彈槍視為火力太猛的代名詞,這不僅無法客觀看待歷史,更難以有效規劃未來的走向。

又,如果使用霰彈槍就不是一個正牌的獵人,那麼日治時期的原住民族該怎麼辦呢?是否他們即如《雪羊視界》文章中所稱的山老鼠一樣呢?那麼使用長射程的步槍彈頭飛過一個又一個的山頭還不停下來又該怎麼辦呢?

還是原住民族就應該乖乖回去用土砲?這 200 年內的文化經驗就該當作是一場夢?

我想,如執意要將 200 年內形成的文化器物排除在傳統文化之外也不是不行,反正我們漢人多數說了算。只是這樣看來美國人真可憐,開國不過才 200 年,按照台灣目前多數漢人的觀念,美國人一點文化都沒有,感恩節還是不要吃火雞吧。

日治時期泰雅族人,人手一把村田式獵槍(霰彈槍)。(圖片來源:Taipics.com,CC Licensed)

 

先進國家以霰彈槍為狩獵最低火力,我國不應反智看待

在對於槍械知識與歷史不了解的情況下,用任何臆測、暗示以及隱喻的方式討論槍械與狩獵族群的關係都是不恰當的。

制式霰彈的來源,目前在台灣是非法的無誤。但是這樣的物品出現在山上是不是某方面也代表了現行許可的獵槍是不足以狩獵族群在山林間有效使用的呢?無法有效擊倒動物的獵槍是不是也會使獵物在苟延殘喘時產生不必要的痛苦呢?

當歐美、日本,甚至中國大陸,均將霰彈槍視為狩獵活動的最低等火力時,我們卻還在用看到鬼的態度看待霰彈槍,這是不是也是某種程度的反智?

如果我們仍執意認定一個正當的原住民族獵人就是應該使用相對不穩定不可靠的自製槍枝進行狩獵,那豈不等同以使用時的危險性來加害原住民族?炸死活該?

我認為,今天我們需要的是討論完整且健全的槍械許可制度,包括建立客觀執照考核流程以及合法受官方保障的槍械來源管道。

在對於槍械知識與歷史不了解的情況下,用任何臆測、暗示以及隱喻的方式討論槍械與狩獵族群的關係都是不恰當的 ── 特別是在單發裝填制式槍枝與原住民族自製獵槍兩者槍口動能已難分軒輊的今日,兩者的顯著的差異只剩下安全性與可靠性了。
 

↓ 日本偶像團體 AKB48 永尾瑪莉亞取得獵銃免許與登記購買霰彈槍的過程。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台灣狩獵研究會,由一票路見不平的編輯所組成,成員有野生動物學者、法律人、槍砲工程師以及傳統獵人。主張以科學理性和實戰經驗的觀點破除迷信與恐懼,藉此讓群眾瞭解狩獵、槍砲、野生動物與法律。

 


 

愛原住民?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圖片來源:擷取自《ホビージャパン出版情報局》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