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華人過新年,西雅圖原住民趁機海撈百萬美金!──象拔蚌上億商機背後的部落百年護漁大戰

15961896847_705f9e982f_k

 

全球華人忙著過新年之際,太平洋對岸的美西華盛頓州也不得閒,當地美洲原住民紛紛潛入西雅圖西岸的普捷灣(Puget Sound),採集一種世界上最大的蚌類(註1)── 象拔蚌!

 

象拔蚌,每年上億的美國西北「部落產業」

僅在短短兩週不到的華人新年期間,就可為普捷灣區的潛水夫們帶來 2 百萬美金的收入;以其中的 Suquamish 族為例,每年光靠象拔蚌就可賺進 6 百萬美金。象拔蚌原產於北美洲西海岸北太平洋沿海,華盛頓州及溫哥華海岸尤其盛產,是當地原住民族的傳統水產 ── 事實上牠的英文 geoduck 正是來自當地原住民的語言,在 Nisqually 族的 Lushootseed 語裡稱為 gʷídəq,字尾 -əq 意思正是「生殖器」(看看牠的外型就知道啦)(註2)

這種外型特殊、料理起來有點讓女人臉紅、讓男人心驚的水產,在 1970 年代開始成為一種產業;但當時白人並不喜歡牠的口感,不甚受市場青睞,「回到 40 年前,美國西北地區以外的人根本還不知道什麼是象拔蚌。」直到後來日本及華人意外發現這種口感彈滑柔韌的水產,大為驚艷!從此象拔蚌成為亞洲老饕最愛的桌上賓之一。

到了 21 世紀,象拔蚌早已成為普捷灣每年輸出 4 百萬磅的水產業,一隻要價可達每磅 15 美金(每隻平均 1.5 磅)(然後到了餐廳可再數倍價錢賣給有錢的亞洲饕客)。於是僅在短短兩週不到的華人新年期間,就可為普捷灣區的潛水夫們帶來 2 百萬美金的收入;以其中的 Suquamish 族為例,每年光靠象拔蚌就可賺進 6 百萬美金。

 

據美國自然資源部規定,普捷灣一半的水產貿易權是專屬於當地原住民族,這也是為何美國西北部的部族可以享受如此豐厚的水產商業利益…… 但這個令人稱羨的部落產業背後,卻是當地族人超過 150 年以上的抗爭過程

其中最有名的,便是連當年馬龍白蘭度等美國藝人也涉入其中的「護漁之戰」(the Fish Wars),以及後來劃下美國原住民族權益里程碑的「美利堅合眾國訴華盛頓州案」(United States v. Washington 或 Boldt Decision,下稱「華盛頓州判例」)。

象拔蚌(Credit: Kevin Tao / CC BY-ND 2.0)

 

以土地換漁權保障,部落 1856 年簽 ⟪奧林匹亞條約⟫

美國西北太平洋沿岸各部落傳統領域盛產水產,尤其是當地哥倫比亞河沿岸盛產的鮭魚,讓當地族人不僅滿足內需,還能與他民族交易,甚至外銷到現在的紐約,使他們成為 19 世紀中最有錢的北美原住民族。

當時白人欲建立華盛頓州,其中包含了多數的原住民族傳統領域。當地部落或主動、或被迫放棄祖先留下來的土地,但仍堅持在傳統領域享有漁獵權。於是就在這個脈絡下,當時 Quinault 族代表與白人雙方分別在 1855 年及 1856 年簽訂了⟪奎纳爾特河條約⟫及⟪奧林匹亞條約⟫。

其中⟪奧林匹亞條約⟫規範到,美洲原住民族與所有公民共同享有當地漁權,以及其他如狩獵、林產採集等專屬權:

“The right of taking fish at all usual and accustomed grounds and stations is secured to said Indians in common with all citizens of the Territory, and of erecting temporary houses for the purpose of curing the same; together with the privilege of hunting, gathering roots and berries, and pasturing their horses on all open and unclaimed lands. Provided, however, That they shall not take shell-fish from any beds staked or cultivated by citizens; and provided, also, that they shall alter all stallions not intended for breeding, and keep up and confine the stallions themselves.”(⟪奧林匹亞條約⟫,1856 年)

⟪奧林匹亞條約⟫之後,美國聯邦政府也與其他各部落簽訂了類似的條約,均保障原住民族在華盛頓地區享有漁權。

美國西雅圖西岸的普捷灣(Credit: Wikipedia / CC BY SA 2.0)

 

州政府屢違約,部落開始 30 年「護漁之戰」

我們已是一個將死的民族,為了活命我們必須戰鬥,如同我們過去 500 年所做的一樣。簽約是簽了,但後續當地白人墾荒者或商人仍明裡暗裡侵害部落的漁權:例如 1905 年 Winans 一案中,白人以魚輪阻擋鮭魚洄游到原住民的漁區;1914 年 Seufert Bros. Co. 一案,該公司阻擾 Yakima 族原住民在部分哥倫比亞河捕魚。而華盛頓州政府也屢屢遭批偏袒白人,例如允許白人在原民傳統領域蓋魚罐頭工廠,或無視商人在漁區大肆營運休閒漁業,卻以「保育」為由限制原住民族傳統漁具使用 ── 即便這些訴訟案上了法庭,法官仍多以 19 世紀的條約判決政府違法。

 

1945 年,一位 14 歲 Nisqually 族青年 Billy Frank 因以魚網捕魚被逮捕,導致普捷灣鄰近部落開始對華盛頓州政府的一連串抗爭,是歷史上有名的「護漁之戰」(the Fish Wars):許多族人刻意忽視政府對原民歧視的禁漁法令,藉由每次「違法捕魚」被逮捕,讓社會大眾知道一件事 ── 當年美國政府可是有和部落簽約,說好要保障原住民族的漁獵權!

美國原民對華盛頓州政府的護漁之戰延燒到 1964 年,開始引起全國媒體的關注,如同 2016 年美國原住民抗議北達科他輸油管一樣,許多名人也公開挺身支持原住民族運動 ── 男演員馬龍白蘭度甚至因參與其中 Puyallup 族的和平抗爭而被逮捕。

並非所有抗爭都如此和平,1970 年 9 月,一名 Puyallup 族漁夫持來福槍與警方對峙,只為了保護他的漁網,說:

「擁槍抵抗是如此悲哀,但我們已是一個將死的民族,為了活命我們必須戰鬥,如同我們過去 500 年所做的一樣。」

護漁之戰當年的 Nisqually 青年 ── Billy Frank 2014 年的留影(Credit: Ecotrust / CC BY 2.0)

 

1974 年華盛頓州判例後,原民漁權始落實

後來美國聯邦政府介入,在華盛頓州政府對不同部族的案件中都做出對族人有利的判決,但州政府仍無視判決結果,持續逮捕以網具捕魚的原住民。

1974 年,審判法庭法官 George Hugo Boldt 重新檢視了 1854 年至 1855 年間各部落與美國政府簽訂的條約,再次做出一項判決:部落與墾荒者應均分漁業利益。而根據 Boldt 所採用的計算方式,當時原住民約只得到整個華盛頓州約 18% 的漁獲,因此要求州政府限制非原民的商業捕魚量,以還原部落應有的漁權。對於州政府屢以「保育」為由限制原民捕魚,Boldt 也要求州政府應證明其所謂保育法令不會成為只針對原民,而不針對非原民捕魚的歧視性法令。

做出裁決後,Boldt 進一步命令美國海巡署及聯邦執法機關強制執行這項裁決,有效保障了當地原住民族的權益,成為讓許多原住民族權益人士津津樂道的「華盛頓州判例」,結束這場長達近 30 年的護漁之戰。

 

依據「華盛頓州判例」,美國西北各部落成立「普捷灣貿易協定部落」(Puget Sound Treaty Indian Tribes),和華盛頓州政府共同管理當地所有漁業資源與產業,州政府也明定非原民在當地進行漁業,該如何與貿易協定部落取得聯繫。貿易協定部落還共同成立了「西北印第安漁業委員會」(the Northwest Indian Fisheries Commission,簡稱 NWIFC),希望能以原住民族自己的力量,以更進步、更有組織的方式,有效管理當地漁業,更提供部落漁民產業方面的諮詢服務。

從西雅圖一旁普捷灣的深澳到台北某家餐廳的餐桌,一顆顆碩大美味的象拔蚌不僅旅行了 9,700 公里,更承載了美洲原住民過去 150 年的抗爭與努力,即便無奈放棄了土地的所有權,也要捍衛他們合理使用祖先土地的權利。

 

下回享用春節大餐,看見餐桌上一顆要價上千元的象拔蚌,相信你也會想起牠們背後的另一種「公平貿易」吧!

做成壽司的象拔蚌(Credit: City Foodsters / CC BY 2.0)

附註

  1. 嚴格來說,是世界上最大的挖穴蛤蜊(burrowing clams),最大可達 14 磅,約 6.35 公斤。
  2. gʷídəq 在 Lushootseed 語的另一個解釋是「深掘」之意。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我是小編

《Mata‧Taiwan》主編 Benson 專用帳號,在支持原民自治與平埔正名的路上,歡迎大家多多批評指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