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幻草藥「死藤水」全球大受歡迎,倒霉的卻是亞馬遜的原住民?

Credit: Jairo Galvis Henao / CC BY-NC-ND 2.0
Credit: Jairo Galvis Henao / CC BY-NC-ND 2.0

 

來自亞馬遜森林的迷幻草藥「死藤水」(Ayahuasca),為亞馬遜原住民的傳統用藥,用於治病和通靈,據稱可治療身心靈,相傳這種文化已有 5,000 年歷史,近年備受歐美千禧世代追捧。

原來,製作死藤水的藥材,是一種只在亞馬遜森林生長的稀有藤蔓(編按1)。隨着全球市場對死藤水需求大增,這種稀有藤蔓亦遭到濫伐,價格逐年暴漲,長遠更可能令這種原住民文化無以為繼。

Credit: Apollo / CC BY 2.0

 

死藤水商品化爭議:誰的死藤水?誰來獲利?

如今有部分巫師在缺乏知識下主持儀式,有的甚至欺騙白人遊客。他期望即使死藤水商業化,亦能夠由原住民作為中介:「我們希望人們來到我們的土地,正確地服用死藤水。」死藤水以亞馬遜森林的稀有藤蔓和灌木植物製成,其中的稀有藤蔓是無法人工種植,而且需要 4 年時間生長,以致供應非常有限。面對全球對死藤水需求大增,這種稀有藤蔓亦幾乎在秘魯亞馬遜地區絕跡,價格在過去 7 年間暴漲三倍,至目前每公升 250 美元。

巴西亞馬遜原住民阿沙寧卡族(Ashaninka)族人 Moises Pianko 批評,原住民神聖儀式變成了消遣娛樂,他說:「死藤水不是用來開玩笑的。白人想把我們的儀式申請專利,為他們提供多一個賺錢途徑,但精神世界是不容出售。」

死藤水同樣發展成旅遊產業,研究亞馬遜文化的研究員 Carlos Suarez 估計,現時全球有 40 間療養渡假村專門提供死藤水,每年接待超過 4,000 人,住宿費用頗昂貴,有部分亦會提供泥浴、瑜珈課程等。

Andy Metcalfe 在秘魯經營其中一間療養渡假村。他形容,製作死藤水已經不是原住民的專利,又指大部分主持儀式的巫師不直接隸屬訴任何部落,「說到底,死藤水是來自大自然的東西。」

26 歲的原住民德索薩(Lurino Pequeno de Souza)就慨嘆指,如今有部分巫師在缺乏知識下主持儀式,有的甚至欺騙白人遊客。他期望即使死藤水商業化,亦能夠由原住民作為中介:「我們希望人們來到我們的土地,正確地服用死藤水。」

 

原民草藥遭濫用被禁,死藤水恐踏上古柯鹼後路

除此以外,部分網站亦有售賣死藤水。雖然價錢較入住渡假村為低,但品質就更難監控,若果製作不當,又或者混入其他毒品,服用死藤水足以致命,過去就有遊客服用過量而死亡,又或者在神智不清下犯案。

有原住民擔心,假如這股趨勢長此下去,死藤水很有可能被列為非法藥物。從前,南美印加族人利用古柯鹼克服高山反應,但隨着古柯鹼在全球市場盛行,可卡因最後被列為非法藥物。

原住民 Jose de Lima 憂慮指:「試想想,如果我們的藥物被禁會怎樣?難道要我們依賴藥房嗎?不要,我們要我們自己的藥房,那就森林。」

 

原住民部落領袖 Biraci Brasil 說:「我們每日戰鬥,為的是保存我們的文化。死藤水不僅是植物,它是我們的祖先。」

(本文原標題為〈亞馬遜的迷幻草藥:死藤水的熱潮〉,原刊於《Outside》。非經同意,不得轉載。)

Credit: Apollo / CC BY 2.0

 

參考資料

 

編按

  1. 死藤水主原料為南美卡皮木(Banisteriopsis caapi),一種原生於南美洲的藤本植物。

 

延伸閱讀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部落好朋友

你也有話要說、有故事要分享嗎?《Mata‧Taiwan》歡迎任何對於原住民族或南島民族多元的想法!歡迎成為我們的部落好朋友:[email protected]

You may also like...

  • Ingrid

    凋零的,不是信仰的本身,
    而是在歷經時代更迭之後,
    人們妄加詮釋、販售、包裝,賦予它各種外在的意義,
    猶如脫不掉的華服與卸不掉的濃妝,
    而使它真實的樣貌不復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