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Bauke Dai’i

讀者投書》我該怎麼回答長輩的問題:你們族語都還在,為什麼不是臺灣原住民族?

今年度的原住民族文學獎,我也投稿了我的作品,但徵文海報上卻寫了奇怪的規定:限定「原住民族語、其他本土語言(南島語系)……

我想請問:有來自中國大陸的南島語系嗎?

如果沒有,那為何有台灣南島語系 ── 例如噶哈巫語,是不屬於任何臺灣原住民族語呢?

沒有名字的人》如果祖靈真存在,你要跟祂說中文還是族語─所以實踐文化,作最根本的反抗!

  沒有名字的人/7 號,Bauke Dai’i (潘正浩)   2014 年 Azem 祖靈祭(註1)的前一晚,埔里牛尾部落的噶哈巫人按照傳統,在日落後向東方進行祭告祖靈的儀式。 只見 Bauke 被一群 tata、baba 們(註2)簇擁到最前面,希望他和祖先講「我們的話」。他以右手中指沾米酒灑向虛空,以族語向祖先報告祭典的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