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原住民 阿美族末代巫師:我一生都在抗拒成為一位巫師

阿美族末代巫師:我一生都在抗拒成為一位巫師

by MataTaiwan_author

  Sikawasay:透過酒與祖靈溝通 [epq-quote align=”align-right”]我們不是愛喝酒,因為透過酒我們才能和祖靈溝通![/epq-quote]能了解他們的世界與聽 sikawasay 的交流是件有趣的事。昨日東昌村聚集了僅存的巫師群,而我不小心地坐到了 sikawasay 們之中。被活寶藏們包圍的感覺很奇妙,而我也自動變成米酒、檳榔、保力達 B、啤酒傳遞員的角色。 「我們不是愛喝酒,因為透過酒我們才能和祖靈溝通!」ina(阿美語,指女性長輩)用母語說。 此時我旁邊的一位 sikawasay 拿起杯子邀我喝一杯,趕緊接下。她伸出食指沾著酒杯裡的酒,嘴裡念念有辭。「要等她念完了才能喝!」旁人提醒我。 我沒有多問她唸了些什麼。有些事你可以自己體會。   Sikawasay 為人帶來正面力量 [epq-quote align=”align-right”]我的一生都在抗拒成為 sikawasay,但這不是我可以選擇的,而替祖靈服務帶給我力量。[/epq-quote]有人問:「如果能讓妳選擇,還會想再成為 sikawasay 嗎?」 「當然不想,誰想啊!我的一生都在抗拒成為 sikawasay,但這不是我可以選擇的,而替祖靈服務帶給我力量。」 我好奇難道她們只帶來正面能量嗎?神話故事裡的那些詛咒、懲罰呢? 「我們不做那些事,負面的事也會帶給我們自己負面的影響,啊…… xx 族和 xx 族的巫師比較壞啦!」(怕引起戰爭在此不解釋 XD)   現在的 sikawasay,不久未來的祖靈 [epq-quote align=”align-right”]對於身邊還能有活著的 sikawasay 們的時刻感到珍惜,因為不知 5 年、10 年後再來,7 個裡面還能剩下幾個。[/epq-quote]巫師文化的逐漸沒落原因眾多。年初在都蘭時,藝術家朋友志明哥民宿旁鄰居搭棚了好幾天,熱鬧非凡。某日來客人數多到連機車都從自家院子排滿到馬路外,好奇的問是什麼活動?得到的答案是:當地最後一位巫師過世。 末代的消失聽了讓人辛酸,因為,沒了就是沒了:禁忌太多無人繼承、西方宗教的敵對、族人生活方式改變,都是沒落原因。 在很多儀式當中,往往還需要巫師指示如何進行;末代巫師的消失,也等於傳統文化的消失,未來沒有人可以告訴你對錯。 想到這裡,對於身邊還能有活著的 sikawasay 們的時刻感到珍惜,因為不知 5 年、10 年後再來,7 個裡面還能剩下幾個。   如果有興趣,10 月即將到來的巫師祭、祖靈祭,可以體會一下。     插畫作者是排灣族藝術家巴豪嵐‧吉嵐,住在阿美族部落觀察巫師生態,創作品多半與此相關。我喜歡他的畫作,在他的畫裡,有 5 分寫實,5 分魔幻。 畫中的 9 位 sikawasay,只剩 7 位,昨天圍繞著我,可能不久後也將成為未來的祖靈。

「Sakaurip ita / Sakararum ita / Sakalemet ita!」

(我們賴以為生的 / 我們對存在的鄉愁 / 源自靈域我們共享的福份。)

  延伸閱讀   作者介紹 Denise Lin,電影工作者,曾參與《賽德克‧巴萊》幕後製作,現為電影製片。 工作之餘四處體驗不同生活。有感於台灣自身文化的美好,對於原住民等少數民族文化習俗充滿景仰,並持續不斷學習。
[AdSense-A]

   

愛原住民?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圖片來源/藝術家巴豪嵐‧吉嵐
]]>

或許你會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