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門前突然長出超大養雞場和陣陣不散雞屎味?!新園族人:反雞場!雞在人亡!

「我們不要雞舍在這裡!!」這是個明確的訴求,很明白訴說拒絕汙染源進入的請求。

這不是一個抗議的活動,而是一個爭取原有權益的行動,一個外來產業勢力突然入侵,讓臺東向來寧靜的新園社區意識到要保衛自我的權益。里民們需要站上街頭,為了自己的生活環境,也為了下一代的成長,與資本家溝通、協調,他們必須自動集結成一股力量,守護自己的家園。

而讓原先可以安居樂業的里民們必須挺身而出的,正是極具規模、占地 5 公頃的養雞場,即將就要蓋在這個村落。養雞場背後夾帶可預期和不可預期的負面效應,然而6萬隻白肉雞卻不是當地的需求,卻會對當地造成永久性的傷害,不論是在環境污染還是健康的危害上,都造成了相對的剝奪感。

養雞場的設置,想必對一般人應是毫無頭緒。但試著想像一下,如果突然有一天,在你家旁邊突然長出了一座巨大的養雞場時,首先會是驚訝,然後最直接面對的就是日夜不散的臭味問題,而那時或許才會驚覺養雞場帶來的無奈吧?

 

養雞場違反部落自治,族人共同挺身抵業者

居民們意識到了養雞場的嚴重威脅,所以願意挺身而出,不論是身在社區哪一個位子,現在都站在了同一陣線……

2015 年 3 月 31 日於臺東縣議會召開的座談會,不過是個認定事實的陳述大會,各自表述自己的立場和見解,卻都像平行線一般,毫無交集,沒有對這塊土地有所交代,只是一味各說各話。過於理想化現在的情勢是縣政府正面臨的問題,流於形式的對話,無法有效提出具體且有效的解決方案。

當日新園里里民身著排灣族傳統服飾的守喪服,強烈表達他們心中對於養雞場未來影響之擔憂。在哀傷的情緒下,他們的訴求卻是堅定的。然而,從座談會標題的命名「臺東縣畜產業對環境污染解決之道」,便可略知一二其避重就輕,完全不是將討論焦點定位在新園里面臨養雞場建置的案件上,忽略了最重要的環節,也缺乏了正面交流與溝通的過程,對處理本議題並無太多幫助。

「在地方自治法尚未修改及未經當地居民同意,不得興建養雞場!」這是新園里里民們的吶喊。新園里的排灣族卡拉魯然部落(Kalaluran)為此次運動主要發聲者,藉由部落原有的凝聚力,再加上因為這事件而不分族群集結在一起的里民們,這是最團結的時刻。居民們意識到了養雞場的嚴重威脅,所以願意挺身而出,不論是身在社區哪一個位子,現在都站在了同一陣線,目標就是要讓養雞場不會在此落地生根。

居住的正義,是里民們所訴求的,居民的健康生活勝過了所有不切實際的經濟效益。養雞場帶來的衝擊,就像是一個外來的破壞者,破壞了原來生活環境的水平,影響到當地居民「住」基本的權益。屆時生活品質勢必會下滑,而接踵而至的會是什麼,想必業者也無法清楚交代。惡臭和疾病,是業者們無法掛保證的衝擊,要避免無底線的侵害,那就是不要讓它開始。

居民們意識到了養雞場的嚴重威脅,所以願意挺身而出,不論是身在社區哪一個位子,現在都站在了同一陣線,目標就是要讓養雞場不會在此落地生根。(圖片/林廷益)

 

族人:相對商業利益,政府應以居民福祉為優先

這塊土地本來就不應該被商業利益給左右,要以當地居民的最大利益為優先考量。

「不惜流血、誓死反對、抗爭到底、雞在人亡」…… 這些都是里民們的心聲;自己的社區自己救,面臨權益受到損害,居民早在 3 月 27 日便到縣政府明白表達自己的訴求。

這需要許多充分事前規劃和準備,每一個面向都需要有人付出心血或金錢,發出內心的聲音,將反對的鬥志化成行動,訴諸社會公平,要求政府正視居民原有的權益。社區居民以土地守護者自居,就是不能有養雞場,兩者無法共存。

Mulinu Mavaliv(杜珊珊)是卡拉魯然部落的大家長,也是部落孩子口中的珊珊媽咪。「孩子要長大!孩子要健康!」這個口號環繞著整個縣府廣場,震撼每一個人的心。這宏亮的聲音曾經是部落裡響徹雲霄的笑聲,從巷頭可以傳到巷尾的豁然大笑,如今卻是為了下一代的孩子而聲嘶怒吼。

如此的轉變,全來自於她看見了未來小孩可能會面對的處境,因此這一次,她的聲音成了守護的武器,而她的行動正是守護這片土地的先鋒,她說為了孩子的下一代,她要為這個社區抗爭到底。

排灣族青年勇士也對著縣政府大門跳起戰舞,象徵堅定的守護決心,守護這塊土地、守著祖先留給後代子孫的福分。這塊土地本來就不應該被商業利益給左右,要以當地居民的最大利益為優先考量。

反思一下我們對於土地的責任感,卡拉魯然部落對族人的關懷,從他們堅毅的眼神和果決的行動中,可以看見他們的決心,守護土地的責無旁貸、保護孩子的誓死抗爭。他們展現出十足的決心,決定奮戰到底,直到養雞場退出新園社區,為此不排除長期抗爭的可能性,這就是他們執著的信念。

試著想像一下,如果突然有一天,在你家旁邊突然長出了一座巨大的養雞場時,首先會是驚訝,然後最直接面對的就是日夜不散的臭味問題,而那時或許才會驚覺養雞場帶來的無奈吧?(圖片/反對養雞場新園里自救會新聞稿)

 

望養雞場事件成為健全地方自治法的契機

臺東縣府因此開始審慎思考相關法條的不足,將參考其他縣市的規章,並希望可以修訂出一套符合臺東在地的自治條例並制定相關管理辦法等。

臺東農會的飼料廠雄偉聳立在台 11 線上,在寬闊的道路上,「東農」二字更顯得醒目。這一幢巨大的建築物當初是默默興建完工的,不免讓人聯想到現在也正在默默籌畫建造的養雞場,而這飼料廠就像是為養雞場所鋪的路。

養雞場的總面積5公頃,卻分割成4分地進行申請,疑似間接規避了環評。對於其建造的合法性仍有待評估,未經環評卻有可能對環境帶來巨大衝擊的建置案,我想是需要經由政府之手好好替人民把關才是。畢竟在這個地方生活的主軸是人,並不是隨意就由外來業者擅自決定讓大批雞隻入住社區,那將會對彼此都造成傷害。

業者想要建置的養雞場,是建立在不尊重當地居民的表態上。他們漠視當地聲音的態度,讓新園里只能憤而透過自力救濟,在各界聲援下展開反對行動。

這一切,都只是個開端而已,反抗的這條路雖然坎坷,卻也開啟許多新契機,如居民要求在地方自治條例增列臺東所沒有的畜牧條例來做好管理。臺東縣府因此開始審慎思考相關法條的不足,將參考其他縣市的規章,並希望可以修訂出一套符合臺東在地的自治條例並制定相關管理辦法等。

在臺灣西部不受歡迎的東西或產業,往往就因此而往東部遷移,就像是核廢料儲存場的設置,或是這一次養雞場的建置。然而就因為西部的不接受,所以東部就得全盤買單嗎?反觀這些事物最大宗最主要的使用者仍是西部的消費族群,然而最後承受的卻是東部的民眾,雖然不是大部分產業皆如此,但這是我們需要重視的議題,因為在未來誰也猜想不到又有什麼需要抗爭的事實。

(本文原刊載於《環境資訊中心》,原標題為〈我們不要養雞場! 台東新園雞場爭議〉,獲原作者授權轉載。)

在臺灣西部不受歡迎的東西或產業,往往就因此而往東部遷移,就像是核廢料儲存場的設置,或是這一次養雞場的建置。然而就因為西部的不接受,所以東部就得全盤買單嗎?(圖片/林廷益)

 

關於作者

林廷益,國立臺東大學公共與文化事務學系二年級學生。此為系上「族群關係」課程實習作品,首度與族人同在抗議現場後,了解部落面臨的處境與聲音,寫下這段話,成為《反對養雞場新園里自救會》粉絲專頁的行動介紹:

「這不是一個抗議的活動,而是一個爭取原有權益的行動,一個外來產業勢力的突然的入侵,讓新園社區,意識到要保衛自我的權益,里民需要站上街頭,耗費龐大精力的與資本家溝通、協調,為了自己的生活環境,也為了下一代的成長,我們必須自動的集結成一股力量,守護自己的家園,而讓原先可以安居樂業的里民們必須挺身而出,正是占地5公頃,一個極具規模的養雞場,即將就要蓋在我們的村落。

養雞場,背後夾帶著可預期的和不可預期的負面效應,然而,6萬隻的白肉雞,卻不是當地的需求,但對當地卻會造成永久性的傷害,不論是在環境污染的部分,還是在健康的危害上,都造成了相對的剝奪感……」


相關活動串連

名稱:「不要犧牲臺東好空氣/不要變成汙染源溫床/拒絕做西部二手養雞場」靜坐行動
事由:反對新園里興建養雞場而犧牲台東,不能通過為養雞場背書的自治條例草案!
時間:4 月 14 日(二)8:30am
地點:台東縣議會外面廣場(電子地圖
新聞聯絡人:巫化牧師 
訴求:

  • 新園里居民將繼續在縣議員召開臨時會期間,以靜坐方式表達堅決反對在新園里興建養雞場。新園里居民日前召開部落會議,不分族群全體通過反對養雞場興建。
  • 請縣議員以民意為依歸,不要犧牲臺東好水空氣、不要讓臺東變成汙染源溫床,臺東拒絕做西部的二手養雞場,不得通過為養雞場背書的自治條例版本。
  • 此事也請臺東市長主持公道!!原住民立委與原民會已開始關心此事嚴重性!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圖片來源:Wikipedia(CC Licensed)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