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40歲完成赴美留學夢想卻棄高薪回台傳醫!鄒族護士Apu’u:下半輩子想讓孩子記得祖先的呢喃

DSC06493_Fotor-470x260

颱風過後的山區,近日下午總是會嘩啦啦地為山林帶來豐沛的雨水。我們今日起了個大早,在嘉義往阿里山的中途石棹與鄒族部落的樂野集合。

鄒族的天神哈莫,搖動楓樹,落下來的楓葉成了鄒人。天神尼夫努的一腳踏在特富野,下一步踏在達邦,再走去石棹,走到公田,走到嘉南平原:

「鄒人呀,你們可在我踏平的地居住!」

想起鄒族起源的神話傳說故事,一路上看著道路兩側的拉拉巫雅(鄒語:lalauya,「楓樹」)── 鄒族樂野部落(Lalauya)正是因滿山楓樹得名。夏日翠綠的楓葉,經過昨日雨水的洗禮,更顯得神清氣爽,為今日的山林故事揭開了序幕。

族語原意為「楓樹」的樂野部落,現已成為產茶的原鄉。(圖片/Mata Taiwan)

 

Apu’u,楓林中的民族文化傳承者

Apu’u 可說是元老級人物,從全部病床共 15 床的護士一路相隨,勝任至護理長、護理督導,歷經 10 年的護理服務。

穿越楓林,映入眼簾的是右邊精緻的小花園和左側一幢漆著鵝黃色的民宿。一位個子嬌小,留著一頭俏麗短髮,踏著穩健的步伐,神采奕奕的 Apu’u Vayaeyana 老師(漢名:汪朝麗)招呼著大家來到了民宿的客廳。有著舒適寬敞的交誼廳、几淨窗明又多肉小盆栽努力深呼吸的窗台、充實資訊與知識的書櫃、部落農產品展售櫃和觀光資訊交流的服務台,環顧四周這多功能的客廳在佈置上的巧思,依然讓人感到舒適。

Apu’u 老師於 2014 年 7 月出版了《阿里山鄒族語彙拼音鄒漢詞典-單字篇》。在嘉義基督教醫院醫事處主任退休後,放下護理的專業回到家鄉的 Apu’u 老師,現於部落從事族語教學,並致力於族語的保存。而這驚人的行動力,卻是經歷了長久的人生粹練才得以付諸實現。

 

鄒族樂野部落的汪家是屬於鄒族兩大社(達邦與特富野)其一特富野的頭目家族, Apu’u 老師的本家正是特富野頭目家族。小學畢業後,成績優異繼續升學至初中,山上來的孩子們因空間移動上的種種不便,當年阿里山的主要交通工具,正是現在名聞遐邇的阿里山小火車。

從樂野步行一個小時左右至奮起湖火車站,搭上那兩天僅僅一班車次的木柴車,下山到嘉義(現為臺鐵阿里山小火車的森鐵本縣路段),原先預計就讀嘉義女中的 Apu’u,因校方無宿舍可供住校,輾轉送至屏東女中就讀。

護專畢業之後,於埔里、彰化、嘉義基督教醫院服務。當年嘉義基督教醫院創立之際, Apu’u 可說是元老級人物,從全部病床共 15 床的護士一路相隨,勝任至護理長、護理督導,歷經 10 年的護理服務。美國路德教會在台成立的嘉義基督教醫院,每 2 年皆有隸屬該教會的醫生來台行醫;在這 10 年間,Apu’u 老師不畏語言的差異,總是勇於學習與外籍人士英語溝通。

 

十年護理與外語磨練,不惑之年一舉考取留學

每一關似乎都有上帝在前引領 Apu’u 前進,彷彿 Apu’u 老師的這趟留美之行是神賦予的任務……

有一次,有一位美國醫生到鄒族各部落進行為期一個星期的醫療巡迴,從嘉義搭車到大埔,步行至茶山、新美、山美、樂野、達邦(含里佳)、特富野、來吉……,而 Apu’u 老師不只是身兼護理人員、翻譯官與地陪,在原始的山林裡行動,兩側斷崖的陡坡,美國醫生一時重心不穩地滑落, 她出身於山林的體魄更有如救命天使般地即時給予支撐,讓醫生平安地度過困難地形,一路順利地完成該次在鄒族部落行醫旅行。

就是這位美國醫生對 Apu’u 老師的專業工作能力及態度、語言能力和部落巡迴時驚險的經歷印象深刻,因而準備了 2 萬美金(約當時 80 萬的台幣)讓 Apu’u 老師有機會到美國一遊,參訪國外的醫療體系。帶著觀光簽出國的 Apu’u 就這樣在美國醫生和嘉義基督教醫院的溝通之下,意外地開啟了留學之旅。

當時嘉義基督教醫院十分看中 Apu’u 老師的工作能力與態度,有意升 Apu’u 老師為護理主任,希望 Apu’u 老師能再進修,同時美國醫生也提議讓 Apu’u 老師留美。護理專業與語言能力已有 10 年磨練的 Apu’u 老師也順利地在各大學的入學考試中,驚險地考取了美國明尼蘇達州立聖保羅技術學院護理學系。

 

然而人生就如闖關遊戲,遇到關卡也是要一關一關過,每一關似乎都有上帝在前引領 Apu’u 前進,彷彿 Apu’u 老師的這趟留美之行是神賦予的任務 ── 入學考過關,下一關是觀光簽轉留學簽,美國移民局的首次回應卻是:「No way!」(不可能!)

 

三場全英文演說,Apu’u 順利募款入學

在訪美旅行結束後就返回台灣時……「鈴… 鈴… 鈴……!」美國醫生家的電話鈴聲突然響起,移民局來電:「We can talk.」

正當 Apu’u 決定依照原訂計畫,在訪美旅行結束後就返回台灣時……「鈴… 鈴… 鈴……!」美國醫生家的電話鈴聲突然響起,移民局來電:「We can talk.」(我們能談談。)

原來這位移民官在教會與人脈關係的牽線之下,因而理解緣由後,獲准了她的留學簽,讓 Apu’u 的美國留學夢又有了希望。

但在入學前,校方卻提出需外籍學生的保證金證明,以確保學生在異地生活上有一定的生活品質。以當時的幣值算算,財力證明一年要 2.5 萬美金,當時 Apu’u 的旅費根本不足以達到校方的要求。於是美國醫生提議 Apu’u 藉著教會活動的參與,透過全程 30 分鐘的英語演講進行募款。

就這樣,Apu’u 透過三個場次共募集 3 萬多美金。順利地取得學生證,神賜與的恩典正式地開啟了 Apu’u 老師人生 40 留美這段不簡單的旅程。

透過三個場次,Apu’u 成功募集 3 萬多美金,順利地取得學生證,正式地開啟她人生 40 留美這段不簡單的旅程。

 

畢業毅然棄高薪回台,引起美國媒體迴響

邁向人生下一個旅程的起點,Apu’u 老師面臨抉擇:一邊是需要護理專業的家鄉,一邊是美國護士高薪的誘因……

於不惑之年毅然決然地「拋夫棄子」留學去的 Apu’u 老師,夫妻倆鶼鰈情深,帶著夫婿的鼓勵和嘉義基督教醫院的金援支持之下,一人以「醫院公費生」身份在遙遠的美國,一年中有半年(11~4 月)在冰天雪地的明尼蘇達州求學,在 3 年後取到學士學位。

頭一年,校方提供外籍學生家教制度;藉著班上前三名同學的協助下,經歷一年的孜孜不倦,第二年的時候,Apu’u 已可獨立於個人學業。當年一同入學的同學有 40 位,三年後卻只有 14 位同學一起畢業。

畢業典禮的撥穗,是每位大學畢業生邁向人生下一個旅程的起點,Apu’u 老師面臨抉擇:一邊是需要護理專業的家鄉,一邊是美國護士高薪的誘因(月薪 3,000 美金),然而 Apu’u 老師的回答是:

「我要回台灣。」

Apu’u 決定把最新護理知識帶回台灣的堅定,在美國報紙上留下令人印象深刻的報導與迴響!

 

被歧視的年代,在工作崗位更加努力

「番仔」一詞就像根針一樣,深深扎進深山子民們的心中,隱隱作痛,正如同當年民眾每每說:「吳鳳是你們殺的!」

學成歸國後,Apu’u 老師在護理界出版了《護理焦點紀錄法》,把當時美國最新的護理資訊帶回台灣,並在各大醫院巡迴演講,希望提昇嘉義基督教醫院護理人員的專業訓練,以及醫護人員心理層面上的培養,在當時台灣的醫護體系注入一股新氣象。

Apu’u 如此努力,總是告訴自己「不要讓人看不起原住民」,不只在工作崗位上十分爭氣,尤其升到管理階層後,每每聽到「我們的主管是原住民耶!」類似的話語,都讓 Apu’u 對自己的工作更要求,與同仁們的社交也能應對自如,對民眾在言語上也有幽默的對話。

憶起當年初乍至平地從事基層護理工作時,一般民眾看到那陌生的臉孔,總是用閩南話問:

「你是哪裡國人呀?」

鄒族不同於漢人的臉孔,貌似西方人的五官,膚色又似亞洲,因基督教醫院定期都有外籍醫生駐院行醫,總讓民眾困惑 Apu’u 老師的國籍歸屬,下山才開始學閩南語的 Apu’u 老師生澀地回應著:「我是台灣人呀!」

民眾:「不是,妳不是台灣人。」
Apu’u 老師:「我是山上來的,吳鳳鄉來的。」
民眾:「唷,妳是番仔。」

(下接第 2 頁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Pages: 1 2

部落好朋友

你也有話要說、有故事要分享嗎?《Mata‧Taiwan》歡迎任何對於原住民族或南島民族多元的想法!歡迎成為我們的部落好朋友:[email protect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