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擊台灣最早的「草仔粿」記載?原住民掃墓祭祖不只吃粿,還要「揹祖靈」回家!

175400887_4b6214d595_b

 

台灣族群多元和文化融合得無痕無跡,可從清明祭祖習俗洞窺部份端倪。

 

粿,18 世紀即有記載的原民美食

…… 酒飯各二種。飯不拘秫、糯,炊而食之;或將糯米蒸熟,舂為餅餌,名都都。

40、50 年前農業時代的「手工台灣」時期,「草仔粿」主要用在清明節掃墓(喜慶節日做的是「紅龜粿」),一般家戶都自己動手做。隨著台灣列名「世界工廠」,外食機會興起,可口的「草仔粿」成為大眾的甜食點心,甚至是今日新北九份的觀光產品。

文獻最早記載台灣的「草仔粿」,是清吏黃叔璥著《台海使槎錄》寫《番俗六考》,記述由北至南平埔族群的習俗和居處、飲食、衣飾、婚嫁、喪葬、器用等,其中記述巴布拉(Papora,或譯拍瀑拉族)大肚諸社「飲食」指出:

「…… 酒飯各二種。飯不拘秫、糯,炊而食之;或將糯米蒸熟,舂為餅餌,名都都。」

「都都」就是今日的「草仔粿」。

巴布拉人至今亦如此稱呼「草仔粿」,是巴布拉族祭祖主要祭品之一;近代平埔人因應通用語言河洛話而稱為「按啦粿」(編按1),取其以香蕉葉、月桃葉為包裹材料,摺按成形而炊,以名之。中部平埔各族群都熟習其製作法。

台灣許多地區草仔粿均以鼠麴草為原料。(圖片來源:素珍 徐,CC Licensed)

 

夏天才過清明節,「揹祖公」把祖靈背回家

巴布拉「揹祖公」祭儀又聯結「俯身葬」葬禮,是巴布拉族祖靈祭儀的完全表徵。

至於祭祖,巴布拉族數千年居住在台灣西岸中部地區,至今尚舉行「揹祖公」祖靈祭儀。每年農歷 7/1 上午,聚落族人聚集約定處,結伴前往聚落旁茄苳圳邊「土崙仔」,面向溪圳大聲呼喚「ataw malaw,bam be yo!」(巴布拉語:「祖公祖嬤,回家囉!」);幾度高聲呼喚後,一行人雙手交握背後作揹負狀,敬謹揹負祖靈回家。在家裡以魚、都都粿、糯米飯和米酒等 4 樣巴布拉族傳統祭品孝敬祖靈。

同一天,聚落也舉辦具有健身競技、族系選才、婚姻繁衍意向的「走鏢」活動,和緬懷先祖、教誨族人、吟唱傳承意向的夜慶「牽田」活動。惜乎「牽田」今已式微。

 

巴布拉族的原鄉在今日大台中市,數年來台中已出土數目可觀的「番仔園文化考古期」的「俯身葬」千年遺骸。根據考古學者研究,台中地區史前時代的番仔園文化就是巴布拉族祖先的遺留。

人類祭儀聯結了族群的生命價值觀,是族群傳統文化的最高彰顯;巴布拉「揹祖公」祭儀又聯結「俯身葬」葬禮,是巴布拉族祖靈祭儀的完全表徵。這是台灣島嶼目前繼續進行的祭祖儀式之一。

台灣族群多元和文化的久遠豐富,台灣教育體系教導後代完全沒有這一塊。

(本文原刊於《自由評論網》,原標題為 〈拍瀑拉 草仔粿 揹祖公〉,獲原作者張麗盆授權轉載。)

 

編按

  1. 按啦粿:同樣居住於南投埔里的噶哈巫族有類似的食物為「阿拉粿」,或以族語稱 tupalis yamadu,然而是以糯米粉加上黑糖製成。無論巴布拉族的「按啦粿」或噶哈巫族的「阿拉粿」,都是來自閩南語的 ah-lê(壓的),意思是「壓成的粿」。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張麗盆,巴布拉族大肚社人,前南投縣埔里鎮大城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平埔正名推動工作積極成員,現居住在南投縣埔里鎮大肚城聚落。


 

愛原住民?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主圖來源:mutolisp,CC Licensed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部落好朋友

你也有話要說、有故事要分享嗎?《Mata‧Taiwan》歡迎任何對於原住民族或南島民族多元的想法!歡迎成為我們的部落好朋友:[email protected]

You may also like...

  • Conan Yang

    從「按拉粿」思想起

    每逢清明時節,許多台灣人都會製作「草仔粿」作為掃墓祭祖供品,而在埔里的中部平埔各族群,卻有一種流傳於族群間的特殊美食,稱為「按拉粿」,這個就是現代草仔粿包裝方式的演化。

    按拉粿是至今埔里許多聚落的族人都會在祭祖前製作的傳統美食,是將一種名為「刺殼仔」的植物搗碎並與糯米漿攪和瀝去水分後,放在月桃葉或芎蕉葉上,然後將兩側葉片按壓,包覆成長方形狀,放到蒸籠裡去蒸,蒸熟後的粿會呈現淡綠色,且有濃郁草香。

    雖然在埔里地區河洛話的說法一般通稱為「按拉粿」,但在各族群語言中卻有各自詮釋;例如道卡斯族將粿稱為「hinpu」,巴宰族稱為「umu」,而拍瀑拉族則稱為「tutu」。

    早期埔里地區族人大部分生活並不富裕,因此族人能吃到「按拉粿」機會並不多,通常是在一年當中舉辦祭典時才有機會能夠品嚐按拉粿,然而真正按拉粿的傳統作法在食材採集和處理過程中十分繁複,加上當代許多年輕族人旅外生活,失去傳承和學習的環境,耆老也逐漸凋零,使如此特殊的傳統飲食文化面臨斷層,能看到按拉粿的機會也越來越少。

    道卡斯族傳統巴代(patai)祭祖時間是農曆二月八日,與漢民族清明祭祖時間很接近,族人早期祭祖時遭受其他族群異樣的眼光,因而在文化相互影響中,族人們也逐漸變為在清明節時刻進行巴代祭祖;道卡斯族傳統祭祖時,會準備酒、醃鹿肉及包著小魚乾的飯糰,放置大廳地面竹籩上,有的家族還會在大廳四個牆角也擺放飯糰,象徵給祖靈食用,在長輩帶頭對祖靈唸完祭詞後,族人才可享用這些食物,至今仍有許多族人保留這樣的傳統祭祖。

    中部平埔各族群的傳統信仰文化,都有其延續傳承千百年的智慧和內涵,甚至許多研究都指出,台灣是南島語族的起源地之一,但許多生活在台灣島嶼的人民卻對這些文化感到陌生,而年輕族人也在時代進步與傳統文化傳承中面臨兩難,每一種文化的消逝,便使得台灣土地又少了一種詮釋美麗的方式。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1888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