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因二二八受刑後,爺爺被判無期徒刑:高一生逝世週年,一位鄒族學生回憶「被」消失的原住民故事

 

這幾年來,臺灣彷彿陷入一種尋回自身歷史的集體焦慮,開始尋找一些名字、事件來記憶,像是 228 事件中的陳澄波、湯德章,白色恐怖中的四六事件、丁窈窕等,越來越多讓人開始認識。

但在這麼多的「毋通袂記」中,原住民族的身影卻像是在多元族群中被稀釋與隱沒了。

 

不論是課本,或是近年百花齊放的論述中,228 事件的受害者好像都只發生在漢人的世界裡。他們被逮捕、被私下判刑,失去了親人和朋友,活在陰影之下,而與我們這些在山上的原住民無關,可是真的是這樣嗎?

以前的我也曾這麼認為,以為 228 事件只有跟漢人有關,跟原住民一點關係也沒有。但後來才發現,其實不然。這種感覺,就像歷史課本中出現的臺灣原住民篇幅,章節大部分只有短短一章,簡簡單單說了臺灣原住民有幾族、社會結構、生活方式、分布範圍等,但其實原住民族在臺灣歷史當中,不應僅僅是如此而已。

 

高一生,消失在歷史中的 228 受刑人

這一群曾在白色年代大聲疾呼原住民自治的人,就此消失在社會上;也因著「不要亂說話」的時代氛圍,消失在歷史中。

Uyongu ‘e Yatauyungana 就是一位沒有在教科書上出現的原住民,漢名高一生,出生於阿里山,鄒族。他小時候被日本家庭收養,取日本名為矢多一生,於臺灣總督府臺南師範學校(今臺南師範大學)畢業,是當時少數受到高等教育的原住民。

他畢業後回到家鄉(今阿里山鄉)擔任第一任鄉長,而此時的統治者已經是從中國敗退來臺的國民黨政府了。

高一生擔任鄉長期間,帶領族人開發今茶山村一帶,改善了族人的經濟狀況。他對於原住民自治的渴望與藍圖,漸漸於言行間顯露,並與當時的泰雅族菁英樂信‧瓦旦(Losing Watan,漢名林瑞昌)有過相關書信往來。新的政權,總讓人有新的期待,然而急於鞏固統治政權的國民黨,容不得任何一點異聲,更遑論原住民自治議題,直接就令人連想到獨立叛亂。

當 228 事件延燒到嘉義時,阿里山上的鄒族人也參加了水上機場的戰役,我爺爺當時也是其中一員。不過,與嘉義民兵會合後,兩方卻對於行動的認知意見都不同,高一生最後選擇撤退回阿里山保護自己的家鄉。事後,國民政府雖然逮捕了高一生,但在樂信‧瓦旦力保下,高一生「自新」後釋放。

只不過,曾參與 228 事件的地方指揮者,加上不避諱高呼族群自治,讓國民黨政府始終沒停止過監視這號人物。1951 年,國民黨認為掌握了足夠的「證據」,便以貪汙、叛亂等罪名將高一生、湯守仁等人起訴,並在 1954 年 4 月 17 日槍決。

這一群曾在白色年代大聲疾呼原住民自治的人,就此消失在社會上;也因著「不要亂說話」的時代氛圍,消失在歷史中。

高一生(圖片來源:Wikipedia,CC Licensed)

 

高一生走後,武爺爺被判無期徒刑

原住民在這段歷史記憶裡,依舊是「被」缺席多過於在場,就如同原住民總是「被」忘記一直「存在」於每個人生活的周遭。

小時候,我的親戚一提起「武義德」這位爺爺時,除了哭,還是哭,甚麼都沒講,所以我也甚麼都無法知道,到底是怎麼了。時至今日,再回去問老人家,老人家才說,當時的國民政府認為阿里山鄉一帶窩藏了許多匪諜,被列入特別關注的地方,所以高一生、湯守仁、樂野村的村長武義德等地方行政人員以及其他原住民族菁英如樂信‧瓦旦都被以窩藏匪諜、貪汙等莫須有的罪名逮捕。

經過審判之後,高一生、湯守仁、樂信‧瓦旦等人槍決,武義德則判處無期徒刑,關入綠島監獄。

 

高一生、湯守仁都是從來沒有出現在教科書上的人物。

歷史課本中提到 228 永遠是查緝私菸、爆發衝突、清鄉、道歉、最後設立紀念碑,以線性思考的方式非常簡單地帶過及陳述。即使近年來記憶 228 的聲音高漲,原住民在這段歷史記憶裡,依舊是「被」缺席多過於在場,就如同原住民總是「被」忘記一直「存在」於每個人生活的周遭。

但我們不是一個過去,而是一個還在持續的進行式。

即使近年來記憶 228 的聲音高漲,原住民在這段歷史記憶裡,依舊是「被」缺席。圖為同樣因二二八被判刑的泰雅族人樂信·瓦旦。(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CC Licensed)

 

他們趕來為我爺爺送行

每個人都已經是白髮蒼蒼、撐著拐杖在行動了,但他們仍舊不辭辛勞地來到爺爺的靈堂前跟他做最後的道別。

時間這樣的過去,傷痕依舊感覺得到。一年一度的掃墓節到了,跟著家中長輩來到了親人墓前問好,眼角不經意看向一邊,墓前寫了往生者的名字「湯守仁」。我默默看著,他的生卒年沒有寫上去,但我們都知道他是白色恐怖時期的受難者,跟高一生一起被槍決。當然這個「我們」指的大概只有山上的族人、他的後代以及少數學者們才知道。

再往旁邊走,我弟弟說是武義德爺爺的墓。我們三姊弟在墓前拜了三下,武義德爺爺是在 2013 年 8 月 25 日走的,他是少數在白色恐怖時期活下來的人,被判無期徒刑的他在綠島關了好長一段時間;在他要下葬的前幾天,有許多 228 受難者也趕來爺爺的靈堂前跟他道別。

每個人都已經是白髮蒼蒼、撐著拐杖在行動了,但他們仍舊不辭辛勞地來到爺爺的靈堂前跟他做最後的道別。

 

我不知道哪天能夠到高一生的墓前去看看,沒有什麼特別的目的,就單純地想看看他跟他聊聊天也可以,讓他知道我們都在努力讓你的事情能被記錄下來。你所做的都不是白費的,他寫給妻子的那封遺書,成為許多人的心靈支柱,包括我自己。

「健康勝過一切,
儘管那些白銀黃金寶玉相勝千萬數,
也抵不上兒女珍寶。

妳記得這首歌嗎?
只要有家和土地的話更好。

家裡有許多堂堂正正優秀的孩子,
物品讓人取去也無所謂。
我冤情日後必會昭明。

縫紉車被沒收之前,我特別想穿妳縫製的衣服。
一件白色的衛生褲(冬天的一些物品不衛生),
像短褲那樣附有繫帶,下面是長褲的樣式。
白色的方巾(四尺左右)一條。

田地和山野,隨時都有我的魂守護著。
水田不要賣。」

這些原住民菁英前輩的事情都應該被記錄下來,傳給後人,就算遇到困難也不該輕易放棄,讓他們的事蹟永遠被流傳下去,也更希望可以讓更多的臺灣人能看到他們,以及其他也在努力的我們。

 

時間帶走許多事物,我們只能努力記錄

他一臉疑惑地跟我說:「原住民跟 228 哪有什麼關係?」

如果不是接觸歷史的關係,以前 228 對我來說真的只是一個可以放假的日子,離開學校,離開考試。我只知道228那天發生了事情,許多人被殺,就這樣,以為跟自己的族群根本沒多大的關係,後來去深入去了解才知道事情沒那麼簡單,而且對後代有著非常大的影響。

如果沒有 228,是不是這些長輩就不會遇到那些事情?

當然事情發生了,這些事情是不可能改變的。現在要努力尋找那些被遺忘的事情,不能忘記曾經發生的痛,那是一件血淋淋的事情。

 

在我為了這篇文章蒐集資料的時候,同學湊過來好奇地問我:「你在幹嘛?」「在做 228 跟原住民的相關資料啊。」我邊說邊看著資料,他一臉疑惑地跟我說:「原住民跟 228 哪有什麼關係?」我靜靜地看著他沒說什麼,只把手上資料拿給他。

我身邊的漢人朋友,很多都像這位同學一樣、跟我以前一樣,普遍認為 228 跟原住民一點關係也沒有,但事實不是這樣的。

 

時間很殘忍的,它帶走了許多事物,而且永遠不會再回來了。我們能做的,就是努力把這些事情都能記錄下來,不要讓它們消失。

我希望這件事情都能被大家注意,注意那些曾經為了自己的國家、自己的族人而努力的人,希望他們的事蹟都能一直被傳頌著而不會被時間所遺忘。

 

我並不是想搞什麼族群對立,但我也不想讓這件事情,只因一句什麼「放下仇恨」、「過去就讓它過去,別再去追究了」就這樣慢慢地被遺忘。

我想要繼續努力尋找那些不被一般人看到的人,在教科書不會出現的人,他們的故事。

時間很殘忍的,它帶走了許多事物,而且永遠不會再回來了。我們能做的,就是努力把這些事情都能記錄下來,不要讓它們消失。圖為高一生與其家人合影。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Asuka,鄒族人,高中以前以為自己會去中文系創作寫文章當個原住民文藝青年,結果因為上了原住民課程跟聽了高一生的事情而慢慢轉去朝歷史發展。

目前就讀中興大學歷史系,也慶幸自己遇到一個為文化和美食奮鬥的姐姐加良師。


 

愛原住民?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圖片來源:Wikipedia,CC Licensed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You may also like...

  • Michk99

    友善轉載,

    這裡有一個很嚴謹的228的研究資料給大家看一看。

    ………………

    以下的內容才是二二八的歷史真相,

    友善轉載:

    參考一下臺灣光復前後當年的歷史紀錄, 這個跟經濟學或者是貨幣銀行學有一點關係。

    ………………

    228前因 台灣金融體系的崩壞

    作者: 授權轉載 | 二月 29, 2016

    文/歷史流言終結者

    昨天在聊天室看到一段對話很有意思,留個紀錄:

    廖彥朋: 『其實我覺得歷史非常難處理謠言,因為歷史本身就可能是謠言。』
    Chen-Wei Wu: 『「人人都是自己的史學家」,這句話是正確的,但是歷史不能是修理業也不能是製造業,不能隨自己喜歡就切割。以二二八為例,很多人熱愛引用「臺灣事變內幕記」記述的國府軍如何慘烈屠殺臺灣人、如何軍紀敗壞,陳儀施政如何失敗之類云云,但是對該書所寫臺灣人如何在街頭開日文檢定生死鬥,攔路殺外省人等卻一字不提,好像這本書裡面從來沒有這內容一樣。

    結果他們就製造一種幻覺,二二八是臺灣人都溫良恭儉讓在家安居樂業,突然國府就派人殺過來把臺灣人殺了一遍,這完全就牛頭不對馬嘴,這就是所謂「歷史謠言」。』

    另外,也看到有朋友提到關於228的看法是[不釐清前因] 自然無法 [理解後果]。
    所以今天試著找些關於228前因的補充資料如下:

    二戰末期日本本土與台灣均陷於物資與糧食嚴重缺乏的狀態,故1941年時日台均已實施米穀配給制度。在台灣,1942年時甚至連肉、青果、鮮魚、油、鹽等民生必用物資也實施配給。
    1945年春夏,一切副食品幾乎都從市場銷聲匿跡。停戰當時,台灣已到了商店幾乎看不到商品的經濟破產窘境。在美軍的大轟炸下,有關米糧的生產,台灣總督府的農業主管機關官員,瞭若指掌,並預測1945年將大大減收。
    1945年夏,日本殖民當局已辦妥當年八月份繳納米穀的分配,完全已經知道米穀收成的悲慘情況。
    1945年的台灣糙米實際產量約僅63.8萬公噸,僅及上(1944)年產量的59.8%。也就是說,即使仍實施日據末期配給嚴重不足的米糧配給制度,1946年春時台灣仍缺糧約三分之一。如果米糧是在市場自由買賣,則台灣缺糧約超過一半。當時日本本土也是處於糧食嚴重不足的狀態,日人形容當時是糧食的地獄。但就在要將台灣歸還我國前的九月上旬,日人在日本本土仍續實施嚴厲的米糧配給制度但在台灣卻發動蓄意放棄對糧食與各項物資一切管制的經濟戰。就個別(Micro)百姓而言,使得各地的餐廳如雨後春筍市場頓時供應充沛;就台灣整體(Macro)社會而言,此時一、二個月間所大肆浪費的糧食可維持台灣半年份的食用。故到了明(1946)年的二、三月,台灣社會乃將進入饑餓狀態。

    由於戰爭接二連三失利、資源短缺匱乏、對外交通受阻,導致經濟活動無法互動交流,加上各項設備又頻遭美軍空襲破壞,在上述種種不利因素交相衝擊,又遭逢政情不穩以致台灣物價急遽飆漲,形成嚴重的通貨膨脹。此時正飽受內外交逼的總督府可說已無暇他顧,對於台灣島內之政、經情勢再也無法像昔日能做嚴苛有效的全面掌控,於是只好採濫發鈔票的惡質手段來挹注與因應日本殖民政權在台灣所面臨的金融經濟問題及財務窘境。

    日據時代在本地流通之臺灣銀行券,一向是由日政府所屬的印刷局在日本當地印製完成後再運來台灣。後因台、日間的海、空交通運輸受到同盟國軍隊強力反撲之影響,以致制海權、制空權盡皆落入對方手中,使其聯外交通受阻。因此原由日本國內印製之「臺灣銀行券」此時只好採取分地印製、就近供應的措施,改為先在日本製版,再交付給總督府由台灣自行印製。此種在大戰末期由島內印製的臺灣銀行券謂之「現地刷」。據曾任臺灣銀行副頭取的日人「本橋兵太郎」於1964年編纂發行的《臺灣銀行史》一書所述得知:為躲避盟軍空襲,印鈔機係藏在台北金瓜石 廢舊坑道內暗中作業。這些鈔券因紙張差印刷粗劣,又為了提高印製效率盼能在短時間內迅速增加發行量,和想迴避與掩飾濫發貨幣所須承擔的政治責任,所以在印製過程中故意將可管控總發行量的鈔券號碼都省略不印。

    由於物價不斷上漲,民間對貨幣的需求更甚以往,而先前所印製之各版鈔券面額均較小,最大面值也僅壹百圓,雖加上「現地刷」龐大的印製量但還是不敷使用。故在裕仁天皇正式宣布投降前,其實台灣總督府就曾向日本當局提出緊急供應大面額千圓鈔券以因應島內迫切需要的請求。大戰末期蠻橫的日本軍方原還高唱「本土決戰」、「一億玉碎」的主戰口號,仍癡心妄想覺得局勢還可有所作為,尚想繼續負嵎頑抗。但因德國投降導致歐戰結束,接著美國先後在廣島、長崎兩地投下原子彈,另蘇聯也把握時機落井下石立刻對日宣戰,受到上述種種不利的國際局勢因素內外交相衝擊,原本仍持好戰態度的日本軍方,至此才深知大勢已去再也無法獨力挽回,所以才在1945年8月15日由天皇親自宣布無條件投降。

    1387853775-722248811

    現若自投降當天算起至國府正式接收台灣止,在這兩個多月的過渡期間,日政府為因應復員需要,並為了發放為數巨大的資遣及補償經費,故將其原擬在本土使用的部分武尊千圓券大量空運來台,這批鈔券緊急運送到台灣後,隨即趕工加蓋「株式會社臺灣銀行」及代表董事長或總裁之義的「頭取之印」等紅色戳章,由台銀背書立刻發行 (參見袁穎生著《臺灣光復前貨幣史述》一書第411頁)。根據當時擔任臺灣總督府主計課長鹽見俊二,於1979年公開出版《秘錄‧終戰前後的台灣》這本書的部分內容所述得知:在二次大戰結束後不久,大藏省 (財政部)及日本銀行,曾指派鹽見俊二在1945年9月9日當天,將為數甚多原計畫在日本國內流通的大面額紙幣,在得到美國麥克阿瑟司令部核可下,派遣一架專程運載此批紙鈔的水上飛機,於上午六時自橫濱起飛,因飛行速度不快竟歷經10小時航程,才在下午4時安全降落台灣北部的淡水水上機場。

    10846511_780339528687397_844325280919458107_n依書上記載,當時機艙內滿載著高面額紙幣,數量多到竟連隨行的鹽見俊二也只能坐臥爬行於裝滿鈔幣之大木箱上,幾乎毫無轉身空間 (該書中文譯本於2001年11月由文英堂出版社發行)。親自監運該批大鈔順利抵台的鹽見俊二,首先就「預付」在台日本公務員、官員至翌年3月合計共半年的薪餉及退職金;另又再支付給戰爭末期建造島內各項要塞的工事人員津貼。此外其他一切必要之相關經費也皆藉此全數付清。由於這一大筆不須負擔政治責任及經濟風險且有意「濫發」的貨幣,盡皆落入日本軍人、官吏、公務員的口袋,使他們一夕之間人人都成「暴富」。但由於日僑 (在台日人)、日俘 (在台日軍)遣返作業實施在即,日本當局也深怕過多的貨幣若循此返鄉回國的管道又回流到日本國內,恐會擴大引發日本本土連續性的通貨膨脹。

    故當時遭遣返的日人在歸國時規定每人皆只限帶一千元。反正這些憑空得來的貨幣不花白不花,否則一旦時過境遷成為廢紙,那就白白蹧蹋對不起自己。因此手中擁有甚多餘錢的日人開始在台瘋狂採購消費,但因戰後台灣物資匱乏,不久即形成嚴重的通貨膨脹並導致各地物價飆漲。因此一場影響台灣甚巨的金融災難已風雨飄搖悄然掩至,一年半後釀成社會巨變的二二八事件其遠因之一也於此刻暗自埋下。

    今若從8月15日,裕仁天皇宣布無條件投降算起,到10月25日中、日雙方在台北舉行受降典禮止,在這兩個多月幾近無政府狀態的空窗期內,日本駐台當局假復員需要濫發高額鈔票所造成的通貨膨脹,使承受戰亂破壞,本質早已不良的台灣金融體系更有如雪上加霜,整體經濟在短期間內急速變壞,也間接導致36年2月底二二八事件的發生 (根據1945年10月底的官方統計,當時臺灣銀行券發行總額已高達二十八億九千七百八十七萬餘元,數目已是同年2月底的3.15倍)。

    這位參與光復後日人在台發動經濟戰的鹽見俊二早在1946年1月17日,即陳儀抵台才二個月就預言「糧食不足狀態可決定台灣今後數年之命運 也可能發生將決定在台日本人命運的重大事態。治安混亂乃起因於糧食不足」

    「今後的治安混亂將是非常可怕的」也就是說,鹽見俊二精準地預見台灣未來將會發生類似二二八影響往後台灣命運的社會事件。

    陳儀抵台時,面對的是工業癱瘓、大地殘破、民生物資極度匱乏的台灣。當時的台灣沒有大量民生物資可供陳儀政府「不斷搬往大陸」。

    歷史流言終結者簡介:

    本專頁支持各界對於誠實面對228事件與查明真相的呼籲,
    但最近發現許多網站又開始散播關於228事件的謠言跟假照片,
    瘋狂造謠抹黑國軍與國府,說他們在搞種族清洗之類的大屠殺等等,
    很明顯地看到造謠者想操弄族群仇恨以牟取他們私人的政治利益,
    而且造謠者為了爭搶政治利益不擇手段,也不思考後果,
    所以本專頁在此要對那些網站與背後的有心人士提出強烈譴責,
    並呼籲政府有關單位應該正視這個禍國殃民的嚴重問題,停止用鄉愿的態度姑息養奸。

    ===

    本專頁要在此強調一點: 228事件當時國府當然有其該負的責任,
    但之所以有228事件,最重要的原因是日本發動侵略戰爭造成的經濟崩盤,
    詳細內容可參考以下連結—
    https://www.facebook.com/HistoryMythbusters/photos/a.780338792020804.1073741828.779641082090575/780339528687397/?type=1

    https://www.facebook.com/HistoryMythbusters/photos/pb.779641082090575.-2207520000.1423374876./780766588644691/?type=3&theater

    https://www.facebook.com/HistoryMythbusters/photos/pb.779641082090575.-2207520000.1423450772./782750401779643/?type=3&theater

    https://www.facebook.com/HistoryMythbusters/photos/pb.779641082090575.-2207520000.1423450772./782140005174016/?type=3&theater

    其他同時期的經濟崩盤例子還有:
    1.1947年一個約400萬人口的海島在戰後回歸到了原來的屬國,迅速因為經濟困境與種族衝突發生武裝暴動,宗主國派兵上萬到了該地進行了強力的鎮壓,造成約1~10萬人死亡。

    這個海島叫馬達加斯加,相較之下,台灣228在國府的處理下,傷亡已經算是非常少了,目前根據各種可信的資料(包含日殖時期完整的戶籍資料)估計當時本省人死亡680人,失蹤176人,加總是856人,准予自新的名單有137人,要是國府像謠言所述那麼愛殺並且實行種族清洗,為何還有准予自新名單137人呢?另外,當時外省人死亡約8百多人(由於當時大部分遇害的外省人沒有戶籍資料,所以關於外省人死亡的數據是根據給蔣介石的報告)。

    2.1944年德軍一撤出希臘馬上就因經濟崩潰而讓共產黨勢力大增,造成內戰,死了約15萬人。

    3.1947年法國因經濟崩盤讓共產黨帶領工會造成幾乎整年的全國大罷工。

    推薦對228這段歷史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考中研院黃彰健院士的相關著作、許介麟教授的《戰後台灣史記》、中研院台史所許雪姬所長的相關著作、賴澤涵、馬若孟(Ramon H. Myers)、魏萼合著的《悲劇性的開端:台灣二二八事變》、以及戴國煇教授的《愛憎二二八—神話與史實:解開歷史之謎》。

    喜歡看影片的朋友可參考日本NHK的影片”大罪日本治台50年”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90-A8NendFo

    另外,感謝歷史老師蔡爾健先生提供的建議:強烈建議研究臺灣史的學人讀一點韓國近代史。有對照,臺灣史的某些事件才能有較準確的世界史定位。例如二二八事件與韓國的濟州島事件、麗水港事件一對照,就可以明白二二八事件絕不是孤立的偶發事件,而是在從殖民體制轉變到自立自主體制過程中非常可能發生的事件。從這個角度來觀察,就可以知道在二二八事件裡族群衝突可能不是主要的因素。看了幾本中文寫的韓國史,只能推薦朱立熙的那本韓國史。篇幅適中、資料也算較新。不過裡面還是有點小錯。

    ===
    歡迎想深入瞭解關於228謠言與假照片的朋友到社團聊天室參觀討論—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408669542757374/permalink/1435671796723815/

  • Michk99

    現在可以用美麗島事件的前因後果來推測二二八當時發生的一些事情。

    談到美麗島順便就把一些相關的網路文件摘要性的貼出來。

    如果是讀政治的朋友可以參考參考。

    以下這個組織的網路文獻,

    在這部份絕對客觀公正。

    講的真的很坦白。

    特別是下面這一段其中有談到一些暴力事件的處理……

    「 所以接下去在1980年後,

    在美國國民黨的辦公廳或是有關機構,

    尤其是中華航空公司,

    開始先後收到很多的武力爆炸威脅。

    親像王昇的兒子王步天在洛杉磯差點被炸死;

    高雄事件幫忙國民黨,

    王玉雲的小舅子李江林在洛杉磯被炸死。

    種種代誌的發生帶至聯邦調查局於1980年2日又開始再次很忙碌,」

    ……
    ……

    http://www.wufi.org.tw/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美國本部-與-美國聯邦調查局的互/

    這組織包括台灣獨立聯盟、

    獨立台灣會、

    台灣臨時政府、

    台灣協志會、

    台灣民主運動海外同盟、

    美麗島週報社、

    台灣民主運動歐洲同盟、

    潮流、

    台美公民協會與台灣人民自決運動等等台獨團體。

    他們的主張就是對國民黨政權立刻採取全面持續性不容情的攻擊,

    直到這個罪惡的政權澈底地從這整個地球上消失為止,

    這組織包括台灣獨立聯盟、

    獨立台灣會、

    台灣臨時政府、

    台灣協志會、

    台灣民主運動海外同盟、

    美麗島週報社、

    台灣民主運動歐洲同盟、

    潮流、

    台美公民協會與台灣人民自決運動等等台獨團體。

    他們的主張就是對國民黨政權立刻採取全面持續性不容情的攻擊,

    直到這個罪惡的政權澈底地從這整個地球上消失為止,

    這是一個很大的決心。

    所以接下去在1980年後,

    在美國國民黨的辦公廳或是有關機構,

    尤其是中華航空公司,

    開始先後收到很多的武力爆炸威脅。

    親像王昇的兒子王步天在洛杉磯差點被炸死;

    高雄事件幫忙國民黨,

    王玉雲的小舅子李江林在洛杉磯被炸死。

    種種代誌的發生帶至聯邦調查局於1980年2日又開始再次很忙碌,

    他們又開始和我接觸做出種種的訪問及拜訪。

  • Michk99

    這個是一個片面之詞,

    不可信。

  • Michk99

    呵呵呵

    https://udn.com/news/story/6837/2663150

    蚊子工業地近千頃 蔡政府再砸200億加蓋

  • Michk99

    武裝叛亂講那麼好聽!

    我在台灣生活的經驗告訴我 民進黨的人最喜歡二二八。

    問題也在這裡,

    大部分民進黨的從政人員很少是二二八受難者的家屬。

    這開始有一點奇怪?

    好像是他們撿到政治戰利品?

    參考一下下面的連結。

    http://xn--m8t83jvx5c.com

    本專頁的主持人是本省家庭長大,父母雙方的家庭都是本省人,所以在民國36年時,有經歷過二二八事件。

    我父親是民國36年生,就是二二八那年出生。他小時後也聽過他父親(也就是我祖父)談起二二八事件。

    先講一下我祖父,我祖父在日據時代參加過軍隊,也就是「台籍日本兵」,受到日本長官的賞識,讓他升到「准尉」,這是很少台灣人能得到的階級(台籍日本兵最高只到中尉銜),所以在他住的那「庄」小有名氣。 (「庄」相當於現在「里」)

    在二二八事件發生沒多久,在他住的那庄里就有人透過擴音器在點名呼叫,要庄里有受過日本軍事訓練的男性都到指定地點集合,其中就有點到我祖父的名字,還在廣播中拱他當隊長。

    那時我祖父和我祖母抱著還在強褓中的我爸爸上街買菜,我祖父聽到有人報他名字還興沖沖的想要去,而我祖母雖然不知道那廣播點名是做什麼,但是就反對他去當什麼隊長,並將還是嬰兒的我爸爸塞到我祖父身上,要他記得自己已經為人父親,家庭重要過一切。於是我祖父就打消去當「隊長」的念頭。

    我祖父沒去指定地點集合當「隊長」,當然就不知道去那邊是要做什麼。但是有個鄰居有去,那晚他在半夜敲我祖父家的門,我祖父一聽是鄰居的聲音,就開門讓他進屋。這鄰居滿手、滿臉的是污泥,他說:「好多死人啊,到處都有人被殺!要借屋子來躲。」

    我祖父也趁機問清楚,到底是發生什麼事?

    鄰居說:「去集合後,就開始發武器,主要是棍棒與刀械,要拿到武器的台灣人站路口,逢人就問『會不會台語、會不會日語、唱一段日本軍歌』,不會的就打殺。」

    「這種殺人的事,實在做不來,我就找機會逃走。但是那些人以為我是要通報警察,也要追打我,所以到你們家,讓我躲一躲。」

    然後那幾天,街上到處都有這種暴力殺戮,這是發生在台北市內江街附近的事。

    這個經歷,不是只有我祖父母講,我外祖父母那邊也講。任何經歷過二二八事件的本省人,都有同樣的回憶。

    甚至連參與過二七部隊,與國軍交戰的陳明忠,他講起二二八,也親眼看見有本省流氓暴打外省孕婦,而被他拿槍阻止。

    只是現在民進黨與「覺醒公民」談起二二八事件,刻意略過「本省暴民對外省民眾進行『日語生死檢定』」的事實。更年輕的一輩,他們的祖父母、曾祖父母可能都已凋零,更沒機會聽他們講自身經歷過的二二八事件,只靠政客宣傳品了解二二八事件。

    民進黨告訴年輕一輩的二二八事件,就只剩下「國民黨屠殺台灣人,蔣中正下領屠殺台灣人,有計畫的消滅本省菁英」。甚至直接把國民黨比喻為納粹黨,蔣介石就像希特勒。

    年輕一輩的對國民黨、蔣中正會有如此的痛恨,要對銅像潑漆、砍除、推倒、縱火,就是來自於這種歷史謊言宣傳。

    二二八事件毫無疑問是個歷史悲劇,早年國民黨不願提起,這歸納出幾個原因:

    1.法難責眾:一個人、十人個集體犯罪,法律還可以制裁。但是上百人集體都參與過的犯罪,要全部逮捕,就非常困難。但是不逮捕,公理又難以伸張。那乾脆就少提。

    2.擔心起而效尤:二二八事件一度給國府在台的統治極大的重創,很多縣市長要逃到軍營避難,甚至還被「俘虜」(台中縣長劉存忠,被暴民抓到,遭到痛打),大量的武器被暴民取得。這種事國府可不想再多經歷一次。如果還繼續講二二八,有可能讓後輩認為「原來國府統治那麼脆弱,我們也再發起一次」。

    所以用強制力壓制這樣的談論,以免再次觸發起這種奪權行動。

    3.招安:很多參與過二二八事件的人都是地方士紳,就像帶頭的蔣渭川、李萬居、郭國基…之類的。國民黨還安排他們進入政府服務,以降低他們對政府的不滿。如果再一直提起二二八,會讓他們認為「政府還是會找機會對付他們,不如再次發動暴亂」。

    4.降低省籍心結:在二二八期間,有本省暴民打外省人;國軍開到後,就有國軍追勦本省人,雙方都有犯錯。然而彼此都要生活在同一塊土地,就不該再相互敵視,不談這件事,就是不想再糾結誰對、誰錯等問題,也是國民黨避談二二八的原因。

    5.在鎮暴過程難免會傷及無辜,有無辜者被政府打死,這事對政府非常難堪,也會想盡量少提。

    國民黨不想再提二二八,是基於上述這些原因,結果埋下了伏筆,丟失了自己的話語權。

    民進黨就直接指「國民黨還隱瞞實情」,並且編造出各種謊言來抹黑,像是「蔣介石下令寧可錯殺一百,不可放過一人」。至今找不到這個電文(因為根本沒這指示),民進就說「國民黨還在隱瞞」。只要民進黨編的謊言找不到證據,民進黨就能理直氣壯的說「要公佈真相」。

    如果找出的紀錄是暴民殘殺外省人,民進黨與其信徒還可以反指「公文不可信」。

    馬英九主政時期,想要「息事寧人」,所以他定調二二八事件為「官逼民反」,意思就是當時本省人對公署政府的攻擊也有正當性。他以外省人總統的身份把所有罪狀一肩扛起,慎重的向台灣民眾道歉,希望能平息泛綠人士每年炒作二二八。

    就算是「官逼民反」,那本省暴民為何要對外省民眾進行「日語生死檢定」?公署政府做得不好,就去向公署政府抗議啊,為何打殺所有外省民眾?又不是每個外省民眾都是「官」。

    這種行為就像…今天洪慈庸的特助涉嫌買票賄選,所以我們要打殺所有的台中市民。有沒有道理啊?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早就公開大白,只是部份政黨不願承認那是真相,因為真相不夠悲情、不夠慘,會拆穿民進黨的謊言,所以他們要繼續「追查二二八真相」。

  • 明明就是暴徒,

    結果喊自己是清白的受害者!

    不要臉!

  • 有功勞走第一,

    出事情都別人扛。

    http://www.haodoo.net/?M=hhd&P=636

  • Michk99

    「綠營為了安插自己人馬才想盡辦法額外開缺」

    https://theme.udn.com/theme/story/6773/2898580

    好文!

  • Michk99

    講,

    慰安婦是自願的,

    讓日本皇軍幹是為國捐獻身體的光榮事情,

    只要是女人當妓女都是自願的?

    什麼亂七八糟的想法!

    下面的才是人家研究的成果,

    完全事實。

    二二八事件真相還原

    發佈日期|2015.04.06

    文 / 朱浤源

    朱浤源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
    台灣大學教授

    我在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擔任研究工作,已經二十二年。十多年來注意二二八的深層研究。近來因為獲得民進黨政府的二二八基金會有關當年受難人數的統計,(詳見表一)以及昔年的史料,而有新的突破。

    一、二二八基金會統計表大披露
    根據基金會執行長所提供的統計表,可以清楚看到:七年多以來,全國因二二八而死亡,並申請得到補助的,竟然不是史明所說的十多萬人,也不是昔年賴澤涵教授領導的研究小組所估計的一萬八千到二萬八千人,而是六七三人。表一:

    表一:民進黨政府的二二八基金會受難人數統計表歷次董事會通過公告名單受難縣市統計表縣市別死亡失蹤其他小計台北市922885205台北縣711742130基隆市793424137桃園縣1723958新竹市1207789縣市別死亡失蹤其他小計新竹縣601824苗栗縣421824台中市1834667台中縣2434168南投縣1902847彰化縣1213952雲林縣41113284嘉義市631735115嘉義縣421081133台南市815665台南縣221187120高雄市8615126227高雄縣1052439屏東縣1837596宜蘭縣1772145花蓮縣61176183台東縣006363澎湖縣5319其他地區1034合計6731741,2372,084(資料時間:93.01.02.)
    :非因二二八而死亡,卻算入。
    備註:
    1. 其他包括:羈押或徒刑、傷殘、健康名譽、財務損失…等(通常為多項併計)。
    2. 其他地區包括江蘇省、福建省、浙江省、廣東省。

    二、即使是六七三這個數字,也遭灌水
    由於差別太大,我特別要求赴基金會進行了解,但被該會執行長拒絕。不過,我的研究團隊根據基金會網站的資料,竟有進一步發現:原來六七三人的死亡人數,居然仍遭該會灌水,把並非因為二二八事件而死亡者,也置入其中,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澎湖。據許雪姬研究員研究,澎湖並無任何人因此死亡或失蹤,但上表之內,澎湖欄中,赫然列著五人死亡與三人失蹤。其他地區,例如台南,我們也知道有這種現象。但是因為基金會的資料,被鎖在會中,不給看,而無法追蹤研究,十分遺憾。

    三、十五年來追蹤研究的一點成果
    十五年以前,我與許雪姬研究員就開始以口述歷史方法,展開對二二八的研究。當時就發現有許多疑點,但是沒有餘暇來解答。不過,卻看到賴澤涵研究員所主持的行政院研究小組的報告,有許多偏見存在。我覺得非常遺憾,但也無能為力,因為這個研究工程實在太大了。

    兩年前開始,我與黃彰健院士合作研究,在數名博碩士班研究生:田立仁、沈哲煥、楊晨光、林碧芳、楊欽堯、鄭仰峻、黃文德的協助下,以及名翻譯家黃文範的參與,才重新根據十多年來新出現的檔案,進一步加以探討,而開始有許多新的突破。
    我們強調,當年政府在二二八之後,一再忍讓,前後有一個星期。在這段期間,政府與全省人民,特別是外省人,成為被批判與毆打的對象。突然出的一大群有組織、有武裝、有計畫的暴徒,迅速在全省串聯, 並且搶奪軍隊武器,同時在台北、台中、嘉義、高雄、鳳山等地展開攻擊,致使政府人員、軍隊以及人民傷亡慘重。被掠劫的武器相當的多,財物方面也有重大損失。

    根據台灣省警備司令部參謀長紐先銘在民國三十六年五月二十六日記者招待會上答詢(《新生報》,民國三十六年五月廿七日,版四),從二月廿八日開始,全省各地政府、部隊、及一般人員被傷害,武器被搶的情形十分嚴重。根據司令部統計:2月28日至5月26日,原被劫掠的武器,數量相當驚人。因此政府人員與軍隊,都處於嚴重挨打的地步,最後被逼在三月六號以及十號以後開始鎮壓,並收繳被奪的武器。非常令人訝異的事情:根據統計,到五月下旬已收繳回來的步槍與手榴彈,竟然高過各部隊所報被搶的數量。但是,手槍則遺失非常之多,如表二:

    表二:二二八事件中遭暴徒搶劫的武器及收回情形對照表武器種類前遭搶奪量後經收回量步騎槍2,532枝2,748枝軍刀3,977把3,578把手槍1,607枝200枝手榴彈36,846個37,027個資料來源:《新生報》,民國三十六年五月廿七日,版四。

    在國軍被迫出兵之前的一週中間,政府機關人員與民眾被傷害的數量,今天已經無法精確統計。但根據當時各單位事後報給警備司令部的資料,計有470人死亡或失蹤,2,131人受傷。死亡的部分:公務員72人,軍警130人,民眾268人,共470人; 受傷的部分:公務員1,351人,軍警397人,民眾383人,共2,131人。(參見表三)財務損失,私人方面,共四億四千萬台幣;公家財產為一億七千萬台幣。

  • Michk99

    這是一篇腦筋不清楚的文章。

    讓我們看看真正用理性分析,

    根據是什寫出來的文章是什麼樣子!

    這個網站的文章很多沒有水準,

    既是幻想又是白賊!

    ……
    ……

    我們不怕台灣獨立,

    但是我們怕台灣獨立拖垮我們!

    講台灣獨立的就是一群豬!

    像下面這篇文章所說的台灣人是根本就不配講台灣獨立。

    網路上可以自己找。

    說得好~

    Interesting……

    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樣的政治家,既然民眾的要求如此荒謬而不切實際,那麼政客只能用荒謬而不切實際的話來耍弄他們。

    愚人的狂歡當然會以敷衍愚人的方式結束。

    ……
    ……

    在中國爲什麼沒有人嘲笑日本反核?卻喜歡嘲笑臺灣反核?

    ……
    ……

    我看不出臺灣有什麼本事可以承擔非核又不願意付出代價。那麼除了得到【用愛發電】之類的文青式囈語,以及未來接二連三的大停電之外,他們還配得到什麼?

    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樣的政治家,既然民眾的要求如此荒謬而不切實際,那麼政客只能用荒謬而不切實際的話來耍弄他們。愚人的狂歡當然會以敷衍愚人的方式結束。

    中國大陸的知乎網站有個好問題,是關於臺灣反核問題的。題目如下:

    臺灣反核電,大陸這邊一片諷刺和嘲笑,用愛發電這種冷嘲熱諷太多了,而且幾乎就是一邊倒。而日本反核電,可大陸卻無人嘲笑,甚至不少支持的,幾乎沒有嘲笑諷刺日本反核電人群的。原因是什麼?

    最佳回答: 

    因為兩邊在人格上有著等級的差距。

    臺灣一邊是在放嘴炮,只想著要好處卻不願意承擔任何義務以及付出(在那個島上這種人真的很多),83.7%的民眾贊成以綠能替代核能,考慮到民調的正負1.6誤差範圍,按照臺灣有848萬戶算,根據民調結果,最少應該有689萬戶希望以綠能替代核能。政府據此推出了居民自願認購綠能,就是說既然民衆支持綠能,那麼肯定願意承擔相對的成本。認購制度讓願意承擔成本的人用上綠能,而不支持綠能的可以繼續原價用電。然而臺灣實際認購綠能的僅僅有4434戶,和表態反核的6890000戶大相徑庭,也就是說只有不到0.01%的反核人士真正願意承擔綠能成本。只想著要好處卻不願意承擔任何成本,這不是放嘴炮是什麼?

    日本一邊卻真真正正地承擔了,願意為自己的意願而付出,盡國民的義務。不論你喜不喜歡日本,它還是令人尊敬的。

    自從2011年東日本大海嘯造成福島危機之後,日本人廢止了核電的商業運營,核電占國家總發電量的比率從30%下降到了1%,真真正正地廢止了核電。

    這需要很大的勇氣,因為日本資源貧乏,替代核電就意味著要大量進口能源和燃料,這就代表著電價要上漲,而電價上漲的承受者最後只能是一般民眾。

    沒錯,用“勇氣“來形容並不為過,因為最近幾年日本政府一直都在遮遮掩掩地想要恢復核電,但是每次都引起了抗議,民眾寧可忍受高漲的電價(家庭漲價接近25%,工廠等商用發電漲價40%),也要廢止核電。

    同時,日本人還以同樣的努力發展節能技術,在總發電量下降的情況下,實現了出口的增長(如果沒有他們的這種努力的話,安倍就算用貨幣超寬鬆帶來貨幣貶值,也無法擴張出口,因為製造業需要電力。)

    不過,最終日本還是恢復了核電。原因很簡單,日本貿易逆差不斷擴大,主要就是進口發電用的天然氣大增。最終超出了政府以及全社會的承擔能力。

    我個人認為,縱使中國有很多人討厭甚至仇恨日本,但是對日本人的某些品質是應該予以認可和讚揚的。

    如果臺灣人民願意承受廢止核電的必然代價,並且努力克服這種代價,那麼政府不會不顧及民意一意孤行,可是現在臺灣人要的是什麼?一邊是要電價不許漲,一邊是要限制核電,那麼除了得到【用愛發電】之類的文青式囈語,以及未來接二連三的大停電之外,他們還配得到什麼?

    更何況日本這樣的世界第三大經濟體都承受不了非核的負擔,我看不出臺灣有什麼更好的資源或能力可以承擔非核。

    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樣的政治家,既然民眾的要求如此荒謬而不切實際,那麼政客只能用荒謬而不切實際的話來耍弄他們。

    愚人的狂歡當然會以敷衍愚人的方式結束。

  • Michk99

    https://udn.com/news/story/10930/3000128

    228國軍達姆彈殺台灣人?

    專家:

    下流的欺騙

    國史館本月22日發表新書,解密國際檔案中的二二八事件,書中提到,當時美國書中披露,美國領事步雷克在1947年3月3日向美國駐中國南京大使司徒雷登呈報的機密報告提到,台灣人達姆彈攻擊,資深國防諮詢委員、軍事專家宋兆文在臉書貼文痛批,這是政府卑鄙下流的欺騙。

    宋兆文指出,國史館與高雄市立博物館,將散落在海外所謂的機密檔案翻譯成冊,在2月22日舉辦—望轉靜默-新書發表,書中提到國軍70軍使用達姆彈鎮壓台灣人。

    他說,這是一種非常可恥的欺騙,每年228前後民進黨必用一些手段,繼續欺騙傻傻的台灣人,今年連達姆彈殺人都搬出來了!達姆彈是打進人體會爆開的歹毒子彈,
    當年國軍兵工廠完全沒有製造達姆彈的技術,

    更沒有生產的機具,

    國軍的任何部隊當然沒有達姆彈;

    而八年抗戰時,日本卻經常使用達姆彈和毒氣彈殘殺我們軍民同胞。

    他表示,達姆彈是英國人發明的,在1897年由印度加爾各答的達姆兵工廠生產,到1899年就被海牙公約禁止使用,口徑是零點303吋,由英國造的303步槍專用,303步槍子彈是十發裝填,槍上的彈艙成梯型的突出槍腹,與一般步槍完全不同。

    228事件登陸的70軍,全軍使用中正式五發子彈裝填的79步槍,子彈是7.92公厘銅頭彈,跟彈頭灌鉛的點303口徑的達姆彈完全不同,達姆彈根本塞不進79步槍的槍膛,要如何用達姆彈去鎮壓?!

    請大家唾棄這種無恥瞎掰的欺騙手段!

  • Michk99

    二二八暴動全是暴民

    https://m.facebook.com/edits/?cid=2074027659279680

    少了一個之後。

    不要再說二二八時期八堵車站外的事件是無差別殺人了,它是一場復仇行動。報復二二八隔日的三月一日,同樣在八堵車站發生的事件。

    那一天,軍人同樣有佩槍,但在三、四十人圍毆下依然沒有開槍。結果是三支手槍被搶,帶兵的軍官遭綑綁,其餘七名士兵遭打傷,一名失蹤,根據口述歷史的說法,一名士兵逃出,在眾人追趕下自己跳河淹死了。是的,就是八堵、瑞芳車站外的那條,居然把人淹死了。

    八堵事件不是無差別殺人,而是有針對性的,軍人就是要找火車站員工。為什麼針對他們,同樣根據口述歷史的還原,打軍人的不是別人,正是火車站的搬運工人。

    把這麼明顯的事情,硬要說成無差別殺人,這是一種……,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大家可以自行腦補我想說的。

    同樣的還有基隆的浮屍案,良心建議,看到「無差別殺人」,首先要想到的,就是解釋成無差別對誰最有利。

    是的,對更早挑起紛爭的人最有利。

    大家猜是基隆要塞司令史宏熹幹的,又猜是台北憲兵團團長張慕陶幹的,咦?怎麼七十一年過去了,就是沒人猜是基隆警察局長郭紹文幹的?

    要我猜,我第一個猜他。基隆警察局在二二八一開始就被民眾打了,還被搶了槍。基隆走私盛行,在地警察與走私集團有利益糾葛、與議會又有恩怨情仇。論動機,警察系統絕對有嫌疑。

    各位可以去看基隆雨港二二八,去看裡面的口述,有多少是警察幹的?有多少是同案嫌犯一個送軍方、一個送警察局,結果送軍方的回來了,送警察局的死了?有多少是警察帶著軍人去抓人的?

    包括今年二二八總統頒回復名譽證書的楊阿壽,他的兩個小孩,當年就是一個送軍方,一個送警方,結果送警方的,再也沒有回來。

    這麼明顯的事情,為什麼從未朝這個方向解讀?大家眾口一詞罵中國兵?

    我很不客氣的說,如果不是有人硬要把歷史朝特定方向解讀,基隆浮屍案可能早就真相大白了。

    二二八時期的警察,是台籍佔大多數(陳儀的政策),這或許就是不能朝此方向解讀的理由。

    再者,基隆警察局長郭紹文(不是網路上所稱的郭昭文),這個人非常有問題,對岸流傳著一則二二八當時感人故事:對岸的「進步青年(就是來台灣潛伏的共黨份子)」來台灣都是從基隆進出,有次因洩漏身份被捕,結果由警察局長郭紹文親自救出。

    跳脫「無差別殺人」強加給你的思考框架,你可以離真相更近。才不會發生像陳朝輝案那樣,連來把陳帶走的人,穿黑色軍服、還對他們說日語,屍體發現時是用日本綁腿布矇眼,跡象都這麼明顯了,還對於這是中國兵濫殺無辜深信不疑。殺死他的,多半是九份礦區的某個台籍日本兵。陳在會社被帶走的三月十三日,正是軍方打下金瓜石的隔日,陳的死,或許是有人怕陳把自己這一夥人供出來的緣故。

    這是第二次去了,一路上依然是毀了不少蜘蛛網。選在今天三月一日,正是因為這是八堵車站被殺害軍人的忌日。

    少了一個之後,時光仿佛凍結,七十一年前無人聞問,七十一年後,仍然是沈睡在荒郊野嶺。

    已在這則貼文中新增 1 個媒體。

    張若彤

    3月1日 13:56

    少了一個之後。

    不要再說二二八時期八堵車站外的事件是無差別殺人了,它是一場復仇行動。報復二二八隔日的三月一日,同樣在八堵車站發生的事件。

    那一天,澳底的軍人要去採辦糧食,同樣有佩槍,但在三、四十人圍毆下依然沒有開槍。結果是三支手槍被搶,帶兵的軍官遭綑綁,其餘七名士兵遭打傷,一名失蹤,根據口述歷史的說法,一名士兵逃出,在眾人追趕下自己跳河淹死了。是的,就是八堵、瑞芳車站外的那條,居然把人淹死了。

    八堵事件不是無差別殺人,而是有針對性的,軍人就是要找火車站員工。為什麼針對他們,同樣根據口述歷史的還原,打軍人的不是別人,正是火車站的搬運工人。

    把這麼明顯的事情,硬要說成無差別殺人,這是一種……,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大家可以自行腦補我想說的。

    同樣的還有基隆的浮屍案,良心建議,看到「無差別殺人」,首先要想到的,就是解釋成無差別對誰最有利。

    是的,對更早挑起紛爭的人最有利。

    大家猜是基隆要塞司令史宏熹幹的,又猜是台北憲兵團團長張慕陶幹的,咦?怎麼七十一年過去了,就是沒人猜是基隆警察局長郭紹文幹的?

    要我猜,我第一個猜他。基隆警察局在二二八一開始就被民眾打了,還被搶了槍。基隆走私盛行,在地警察與走私集團有利益糾葛、與議會又有恩怨情仇。論動機,警察系統絕對有嫌疑。

    各位可以去看基隆雨港二二八,去看裡面的口述,有多少是警察幹的?有多少是同案嫌犯一個送軍方、一個送警察局,結果送軍方的回來了,送警察局的死了?有多少是警察帶著軍人去抓人的?

    包括今年二二八總統頒回復名譽證書的楊阿壽,他的兩個小孩,當年就是一個送軍方,一個送警方,結果送警方的,再也沒有回來。

    這麼明顯的事情,為什麼從未朝這個方向解讀?大家眾口一詞罵中國兵?

    我很不客氣的說,如果不是有人硬要把歷史朝特定方向解讀,基隆浮屍案可能早就真相大白了。

    二二八時期的警察,是台籍佔大多數(陳儀的政策),這或許就是不能朝此方向解讀的理由。

    再者,基隆警察局長郭紹文(不是網路上所稱的郭昭文),這個人非常有問題,對岸流傳著一則二二八當時感人故事:對岸的「進步青年(就是來台灣潛伏的共黨份子)」來台灣都是從基隆進出,有次因洩漏身份被捕,結果由警察局長郭紹文親自救出。

    跳脫「無差別殺人」強加給你的思考框架,你可以離真相更近。才不會發生像陳朝輝案那樣,連來把陳帶走的人,穿黑色軍服、還對他們說日語,屍體發現時是用日本綁腿布矇眼,跡象都這麼明顯了,還對於這是中國兵濫殺無辜深信不疑。殺死他的,多半是九份礦區的某個台籍日本兵。陳在會社被帶走的三月十三日,正是軍方打下金瓜石的隔日,陳的死,或許是有人怕陳把自己這一夥人供出來的緣故。

    這是第二次去了,一路上依然是毀了不少蜘蛛網。選在今天三月一日,正是因為這是八堵車站被殺害軍人的忌日。

    少了一個之後,時光仿佛凍結,七十一年前無人聞問,七十一年後,仍然是沈睡在荒郊野嶺。

    張若彤

    3月1日 14:05

    少了一個之後。

    不要再說二二八時期八堵車站外的事件是無差別殺人了,它是一場復仇行動。報復二二八隔日的三月一日,同樣在八堵車站發生的事件。

    那一天,澳底的軍人要去採辦糧食,同樣有佩槍,但在三、四十人圍毆下依然沒有開槍。結果是三支手槍被搶,帶兵的軍官遭綑綁,其餘七名士兵遭打傷,一名失蹤,根據口述歷史的說法,一名士兵逃出,在眾人追趕下自己跳河淹死了。是的,就是八堵、瑞芳車站外的那條,居然把人淹死了。

    八堵事件不是無差別殺人,而是有針對性的,軍人就是要找火車站員工。為什麼針對他們,同樣根據口述歷史的還原,打軍人的不是別人,正是火車站的搬運工人。

    把這麼明顯的事情,硬要說成無差別殺人,這是一種……,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大家可以自行腦補我想說的。

    同樣的還有基隆的浮屍案,良心建議,看到「無差別殺人」,首先要想到的,就是解釋成無差別對誰最有利。

    是的,對更早挑起紛爭的人最有利。

    大家猜是基隆要塞司令史宏熹幹的,又猜是台北憲兵團團長張慕陶幹的,咦?怎麼七十一年過去了,就是沒人猜是基隆警察局長郭紹文幹的?

    要我猜,我第一個猜他。基隆警察局在二二八一開始就被民眾打了,還被搶了槍。基隆走私盛行,在地警察與走私集團有利益糾葛、與議會又有恩怨情仇。論動機,警察系統絕對有嫌疑。

    各位可以去看基隆雨港二二八,去看裡面的口述,有多少是警察幹的?有多少是同案嫌犯一個送軍方、一個送警察局,結果送軍方的回來了,送警察局的死了?有多少是警察帶著軍人去抓人的?

    包括今年二二八總統頒回復名譽證書的楊阿壽,他的兩個小孩,當年就是一個送軍方,一個送警方,結果送警方的,再也沒有回來。

    這麼明顯的事情,為什麼從未朝這個方向解讀?大家眾口一詞罵中國兵?

    我很不客氣的說,如果不是有人硬要把歷史朝特定方向解讀,基隆浮屍案可能早就真相大白了。

    二二八時期的警察,是台籍佔大多數(陳儀的政策),這或許就是不能朝此方向解讀的理由。

    再者,基隆警察局長郭紹文(不是網路上所稱的郭昭文),這個人非常有問題,對岸流傳著一則二二八當時感人故事:對岸的「進步青年(就是來台灣潛伏的共黨份子)」來台灣都是從基隆進出,有次因洩漏身份被捕,結果由警察局長郭紹文親自救出。

    跳脫「無差別殺人」強加給你的思考框架,你可以離真相更近。才不會發生像陳朝輝案那樣,連來把陳帶走的人,穿黑色軍服、還對他們說日語,屍體發現時是用日本綁腿布矇眼,跡象都這麼明顯了,還對於這是中國兵濫殺無辜深信不疑。殺死他的,多半是九份礦區的某個台籍日本兵。陳在會社被帶走的三月十三日,正是軍方打下金瓜石的隔日,陳的死,或許是有人怕陳把自己這一夥人供出來的緣故。

    這是第二次去了,一路上依然是毀了不少蜘蛛網。選在今天三月一日,正是因為這是八堵車站被殺害軍人的忌日。

    同志為了幫他報仇,殺了許多無辜之人,又為了他在福隆車站附近不起眼的山坡上,立了這座汪同志烏家殉難紀念碑。只是當年最初那批喊打喊殺的搬運工人,從此在歷史上蒸發。他們可曾為此感到一丁點的愧疚?

    少了一個之後,時光仿佛凍結,七十一年前無人聞問,七十一年後,仍然是沈睡在荒郊野嶺。

    張若彤

    3月1日 22:16

    少了一個之後。

    不要再說二二八時期八堵車站外的事件是無差別殺人了,它是一場復仇行動。報復二二八隔日的三月一日,同樣在八堵車站發生的事件。

    那一天,澳底的軍人要去採辦糧食,同樣有佩槍,但在三、四十人圍毆下依然沒有開槍。結果是三支手槍被搶,帶兵的軍官遭綑綁,其餘七名士兵遭打傷,一名失蹤,根據口述歷史的說法,一名士兵逃出,在眾人追趕下自己跳河淹死了。是的,就是八堵、瑞芳車站外的那條,居然把人淹死了!?

    八堵事件不是無差別殺人,而是有針對性的,軍人就是要找火車站員工。為什麼針對他們,同樣根據口述歷史的還原,打軍人的不是別人,正是火車站的搬運工人。

    把這麼明顯的事情,硬要說成無差別殺人,這是一種……,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大家可以自行腦補我想說的。

    同樣的還有基隆的浮屍案,良心建議,看到「無差別殺人」,首先要想到的,就是解釋成無差別對誰最有利。

    是的,對更早挑起紛爭的人最有利。

    大家猜是基隆要塞司令史宏熹幹的,又猜是台北憲兵團團長張慕陶幹的,咦?怎麼七十一年過去了,就是沒人猜是基隆警察局長郭紹文幹的?

    要我猜,我第一個猜他。基隆警察局在二二八一開始就被民眾打了,還被搶了槍。基隆走私盛行,在地警察與走私集團有利益糾葛、與議會又有恩怨情仇。論動機,警察系統絕對有嫌疑。

    各位可以去看基隆雨港二二八,去看裡面的口述,有多少是警察幹的?有多少是同案嫌犯一個送軍方、一個送警察局,結果送軍方的回來了,送警察局的死了?有多少是警察帶著軍人去抓人的?

    包括今年二二八總統頒回復名譽證書的楊阿壽,他的兩個小孩,當年就是一個送軍方,一個送警方,結果送警方的,再也沒有回來。

    這麼明顯的事情,為什麼從未朝這個方向解讀?大家眾口一詞罵中國兵?

    我很不客氣的說,如果不是有人硬要把歷史朝特定方向解讀,基隆浮屍案可能早就真相大白了。

    照理來說,郭紹文是外省人,在追究二二八基隆的責任時不該被漏掉,但大家所不知道的是,二二八時期的警察,是台籍佔大多數(陳儀的政策),這或許就是不能朝此方向解讀的理由。

    再者,基隆警察局長郭紹文(不是網路上所稱的郭昭文),這個人非常有問題,對岸流傳著一則二二八當時感人故事:對岸的「進步青年(就是來台灣潛伏的共黨份子)」來台灣都是從基隆進出,有次因洩漏身份被捕,結果由警察局長郭紹文親自救出。當時被救出的進步青年,其後人感懷恩人郭紹文,留下了這麽一篇文字。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171dc700102vsie.html

    跳脫「無差別殺人」強加給你的思考框架,你可以離真相更近。才不會發生像陳朝輝案那樣,連來把陳帶走的人,穿黑色軍服、還對他們說日語,屍體發現時是用日本綁腿布矇眼,跡象都這麼明顯了,還對於這是中國兵濫殺無辜深信不疑。殺死他的,多半是九份礦區的某個台籍日本兵。陳在會社被帶走的三月十三日,正是軍方打下金瓜石的隔日,陳的死,或許是有人怕陳把自己這一夥人供出來的緣故。

    這是第二次去了,一路上依然是毀了不少蜘蛛網。選在今天三月一日,正是因為這是八堵車站被殺害軍人的忌日。

    同志為了幫他報仇,殺了許多無辜之人,又為了他在福隆車站附近不起眼的山坡上,立了這座汪同志烏家殉難紀念碑。只是當年最初那批喊打喊殺的搬運工人,從此在歷史上蒸發。他們可曾為此感到一丁點的愧疚?

    少了一個之後,時光仿佛凍結,七十一年前無人聞問,七十一年後,仍然是沈睡在荒郊野嶺。

    張若彤

    3月1日 22:19

    少了一個之後。

    不要再說二二八時期八堵車站外的事件是無差別殺人了,它是一場復仇行動。報復二二八隔日的三月一日,同樣在八堵車站發生的事件。

    那一天,澳底的軍人要去採辦糧食,同樣有佩槍,但在三、四十人圍毆下依然沒有開槍。結果是三支手槍被搶,帶兵的軍官遭綑綁,其餘七名士兵遭打傷,一名失蹤,根據口述歷史的說法,一名士兵逃出,在眾人追趕下自己跳河淹死了。是的,就是八堵、瑞芳車站外的那條,居然把人淹死了!?

    八堵事件不是無差別殺人,而是有針對性的,軍人就是要找火車站員工。為什麼針對他們,同樣根據口述歷史的還原,打軍人的不是別人,就是火車站的搬運工人。

    把這麼明顯的事情,硬要說成無差別殺人,這是一種……,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大家可以自行腦補我想說的。

    同樣的還有基隆的浮屍案,良心建議,看到「無差別殺人」,首先要想到的,就是解釋成無差別對誰最有利。

    是的,對更早挑起紛爭的人最有利。

    大家猜是基隆要塞司令史宏熹幹的,又猜是台北憲兵團團長張慕陶幹的,咦?怎麼七十一年過去了,就是沒人猜是基隆警察局長郭紹文幹的?

    要我猜,我第一個猜他。基隆警察局在二二八一開始就被民眾打了,還被搶了槍。基隆走私盛行,在地警察與走私集團有利益糾葛、與議會又有恩怨情仇。論動機,警察系統絕對有嫌疑。

    各位可以去看基隆雨港二二八,去看裡面的口述,有多少是警察幹的?有多少是同案嫌犯一個送軍方、一個送警察局,結果送軍方的回來了,送警察局的死了?有多少是警察帶著軍人去抓人的?

    包括今年二二八總統頒回復名譽證書的楊阿壽,他的兩個小孩,當年就是一個送軍方,一個送警方,結果送警方的,再也沒有回來。

    這麼明顯的事情,為什麼從未朝這個方向解讀?大家眾口一詞罵中國兵?

    我很不客氣的說,如果不是有人硬要把歷史朝特定方向解讀,基隆浮屍案可能早就真相大白了。

    照理來說,郭紹文是外省人,在追究二二八基隆的責任時不該被漏掉,但大家所不知道的是,二二八時期的警察,是台籍佔大多數(陳儀的政策),這或許就是不能朝此方向解讀的理由。

    再者,基隆警察局長郭紹文(不是網路上所稱的郭昭文),這個人非常有問題,對岸流傳著一則二二八當時感人故事:對岸的「進步青年(就是來台灣潛伏的共黨份子)」來台灣都是從基隆進出,有次因洩漏身份被捕,結果由警察局長郭紹文親自救出。當時被救出的進步青年,其後人感懷恩人郭紹文,留下了這麽一篇文字。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171dc700102vsie.html

    跳脫「無差別殺人」強加給你的思考框架,你可以離真相更近。才不會發生像陳朝輝案那樣,連來把陳帶走的人,穿黑色軍服、還對他們說日語,屍體發現時是用日本綁腿布矇眼,跡象都這麼明顯了,還對於這是中國兵濫殺無辜深信不疑。殺死他的,多半是九份礦區的某個台籍日本兵。陳在會社被帶走的三月十三日,正是軍方打下金瓜石的隔日,陳的死,或許是有人怕陳把自己這一夥人供出來的緣故。

    這是第二次去了,一路上依然是毀了不少蜘蛛網。選在今天三月一日,這是八堵車站被殺害軍人的忌日。

    同志為了幫他報仇,殺了許多無辜之人,又為了他在福隆車站附近不起眼的山坡上,立了這座汪同志烏家殉難紀念碑。只是當年最初那批喊打喊殺的搬運工人,從此在歷史上蒸發。他們可曾為此感到一丁點的愧疚?

    少了一個之後,時光仿佛凍結,七十一年前無人聞問,七十一年後,仍然是沈睡在荒郊野嶺。

    張若彤

    3月1日 22:26

    少了一個之後。

    不要再說二二八時期八堵車站外的事件是無差別殺人了,它是一場復仇行動。報復二二八隔日的三月一日,同樣在八堵車站發生的事件。

    那一天,澳底的軍人要去採辦糧食,同樣有佩槍,但在三、四十人圍毆下依然沒有開槍。結果是三支手槍被搶,帶兵的軍官遭綑綁,其餘七名士兵遭打傷,一名失蹤,根據口述歷史的說法,一名士兵逃出,在眾人追趕下自己跳河淹死了。是的,就是八堵、瑞芳車站外的那條,居然把人淹死了!?

    八堵事件不是無差別殺人,而是有針對性的,軍人就是要找火車站員工。為什麼針對他們,同樣根據口述歷史的還原,打軍人的不是別人,就是火車站的搬運工人。

    把這麼明顯的事情,硬要說成無差別殺人,這是一種……,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大家可以自行腦補我想說的。

    同樣的還有基隆的浮屍案,良心建議,看到「無差別殺人」,首先要想到的,就是解釋成無差別對誰最有利。

    是的,對更早挑起紛爭的人最有利。

    大家猜是基隆要塞司令史宏熹幹的,又猜是台北憲兵團團長張慕陶幹的,咦?怎麼七十一年過去了,就是沒人猜是基隆警察局長郭紹文幹的?

    要我猜,我第一個猜他。基隆警察局在二二八一開始就被民眾打了,還被搶了槍。基隆走私盛行,在地警察與走私集團有利益糾葛、與議會又有恩怨情仇。論動機,警察系統絕對有嫌疑。

    各位可以去看基隆雨港二二八,去看裡面的口述,有多少是警察幹的?有多少是同案嫌犯一個送軍方、一個送警察局,結果送軍方的回來了,送警察局的死了?有多少是警察帶著軍人去抓人的?

    包括今年二二八總統頒回復名譽證書的楊阿壽,他的兩個小孩,當年就是一個送軍方,一個送警方,結果送警方的,再也沒有回來。

    這麼明顯的事情,為什麼從未朝這個方向解讀?大家眾口一詞罵中國兵?

    我很不客氣的說,如果不是有人硬要把歷史朝特定方向解讀,基隆浮屍案可能早就真相大白了。

    照理來說,郭紹文是外省人,在追究二二八基隆的責任時不該被漏掉,但他就是被漏掉了。大家所不知道的是,二二八時期的警察,是台籍佔大多數(陳儀的政策),這或許就是不能朝此方向解讀的理由。

    再者,基隆警察局長郭紹文(不是網路上所稱的郭昭文),這個人非常有問題,對岸流傳著一則二二八當時感人故事:對岸的「進步青年(就是來台灣潛伏的共黨份子)」來台灣都是從基隆進出,有次因洩漏身份被捕,結果由警察局長郭紹文親自救出。當時被救出的進步青年,其後人感懷恩人郭紹文,留下了這麽一篇文字。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171dc700102vsie.html

    跳脫「無差別殺人」強加給你的思考框架,你可以離真相更近。才不會發生像陳朝輝案那樣,連來把陳帶走的人,穿黑色軍服、還對他們說日語,屍體發現時是用日本綁腿布矇眼,跡象都這麼明顯了,還對於這是中國兵濫殺無辜深信不疑。殺死他的,多半是九份礦區的某個台籍日本兵。陳在會社被帶走的三月十三日,正是軍方打下金瓜石的隔日,陳的死,或許是有人怕陳把自己這一夥人供出來的緣故。

    這是第二次去了,一路上依然是毀了不少蜘蛛網。選在今天三月一日,這是八堵車站被殺害軍人的忌日。

    同志為了幫他報仇,殺了許多無辜之人,又為了他在福隆車站附近不起眼的山坡上,立了這座汪同志烏家殉難紀念碑。只是當年最初那批喊打喊殺的搬運工人,從此在歷史上蒸發。他們可曾為此感到一丁點的愧疚?

    少了一個之後,時光仿佛凍結,七十一年前無人聞問,七十一年後,仍然是沈睡在荒郊野嶺。

    張若彤

    3月1日 22:33

    少了一個之後。

    不要再說二二八時期八堵車站外的事件是無差別殺人了,它是一場復仇行動。報復二二八隔日的三月一日,同樣在八堵車站發生的事件。

    那一天,澳底的軍人要去採辦糧食,同樣有佩槍,但在三、四十人圍毆下依然沒有開槍。結果是三支手槍被搶,帶兵的軍官遭綑綁,其餘七名士兵遭打傷,一名失蹤,根據口述歷史的說法,一名士兵逃出,在眾人追趕下自己跳河淹死了。是的,就是八堵、瑞芳車站外的那條,居然把人淹死了!?

    八堵事件不是無差別殺人,而是有針對性的,軍人就是要找火車站員工。為什麼針對他們,同樣根據口述歷史的還原,打軍人的不是別人,就是火車站的搬運工人。

    把這麼明顯的事情,硬要說成無差別殺人,這是一種……,我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大家可以自行腦補我想說的。

    同樣的還有基隆的浮屍案,良心建議,看到「無差別殺人」,首先要想到的,就是解釋成無差別對誰最有利。

    是的,對更早挑起紛爭的人最有利。

    大家猜是基隆要塞司令史宏熹幹的,又猜是台北憲兵團團長張慕陶幹的,咦?怎麼七十一年過去了,就是沒人猜是基隆警察局長郭紹文幹的?

    要我猜,我第一個猜他。基隆警察局在二二八一開始就被民眾打了,還被搶了槍。基隆走私盛行,在地警察與走私集團有利益糾葛、與議會又有恩怨情仇。論動機,警察系統絕對有嫌疑。

    各位可以去看基隆雨港二二八,去看裡面的口述,有多少是警察幹的?有多少是同案嫌犯一個送軍方、一個送警察局,結果送軍方的回來了,送警察局的死了?有多少是警察帶著軍人去抓人的?

    包括今年二二八總統頒回復名譽證書的楊阿壽,他的兩個小孩,當年就是一個送軍方,一個送警方,結果送警方的,再也沒有回來。

    這麼明顯的事情,為什麼從未朝這個方向解讀?大家眾口一詞罵中國兵?

    我很不客氣的說,如果不是有人硬要把歷史朝特定方向解讀,基隆浮屍案可能早就真相大白了。

    照理來說,郭紹文是外省人,在追究二二八基隆的責任時不該被漏掉,但他就是被漏掉了。大家所不知道的是,二二八時期的警察,是台籍佔大多數(陳儀的政策),這或許就是不能朝此方向解讀的理由。

    再者,基隆警察局長郭紹文(不是網路上所稱的郭昭文),這個人非常有問題,對岸流傳著一則二二八當時感人故事:對岸的「進步青年(就是來台灣潛伏的共黨份子)」來台灣都是從基隆進出,有次因洩漏身份被捕,結果由警察局長郭紹文親自救出。當時被救出的進步青年,其後人感懷恩人郭紹文,留下了這麽一篇文字。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171dc700102vsie.html

    跳脫「無差別殺人」強加給你的思考框架,你可以離真相更近。才不會發生像陳朝輝案那樣,連來把陳帶走的人,穿黑色軍服、還對他們說日語,屍體發現時是用日本綁腿布矇眼,跡象都這麼明顯了,還對於這是中國兵濫殺無辜深信不疑。殺死他的,多半是九份礦區的某個台籍日本兵。陳在會社被帶走的三月十三日,正是軍方打下金瓜石的隔日,陳的死,或許是有人怕陳把自己這一夥人供出來的緣故。

    這是第二次去了,一路上依然是毀了不少蜘蛛網。選在今天三月一日,是八堵車站被殺害軍人的忌日。

    同志為了幫他報仇,殺了許多無辜之人,又為了他在福隆車站附近不起眼的山坡上,立了這座汪同志烏家殉難紀念碑。只是當年最初那批喊打喊殺的搬運工人,從此在歷史上蒸發。他們可曾為此感到一丁點的愧疚?

    少了一個之後,時光仿佛凍結,七十一年前無人聞問,七十一年後,仍然是沈睡在荒郊野嶺。

    看得到貼文的人都能看見編輯紀錄。

  • Michk99

    http://city.udn.com/50971/4536000

    為整編第二十一師尋找歷史真相

    丘智賢╱軍事研究者

    儘管各界對於二二八事件的研究已是汗牛充棟,但是對於奉命來台平亂的整編第二十一師,多半只是予以污名處理,這支源出四川川軍體系的部隊,在抗戰中轉戰南京、浙江、江西,立下赫赫戰功。

    在偶然的機緣下,筆者與二二八事件當時身任該師一四六旅馬國榮副旅長的後人取得聯繫,並透過介紹,得知首批在基隆登陸的該師一四六旅四三八團第一營營長吳官明仍健在四川,儘管已屆八九高齡,電話中吳營長清晰提及,四三八團乘搭登陸艇上岸,當時基隆台北局勢混亂,後來駐紮於現在的南海路植物園附近。

    二二八事件時,任整編第二十一師師長的劉雨卿,以及參謀長江崇林,後來均在台灣故世,書面回憶中,綜述該整編師來台的背景,因台北上海定期開航的中興輪在二二八後,航至基隆港附近遭遇射擊無法靠泊,意味台灣與大陸間的交通線行將被切斷。對照當時南京政府國防最高委員會的會議記錄,于右任等中央大員對於陳儀處置失控均感不滿,同時憂慮台灣將可能遭受外力介入,台灣確切的情勢不明,當時台灣全部駐軍僅五千餘人,分散佈置在要塞及各地的倉庫,政府方決定由內地派軍前往,並且先後派出楊亮功、白崇禧等中央大員前往善後。

    在劉雨卿師長抵台後即呈交蔣中正主席的報告中,對於台灣民眾教育普及、遵守秩序予以讚揚,對於台灣失業嚴重、國軍抵台部隊部分軍紀軍容不良直言無諱,對照蔣中正主席多次於函電公告中,指示不得報復,如今卻被指摘為事件元兇,令人莫名所以,至於該師副官處長何聘儒廣為引用的文史資料,寫作時間在大陸反國民黨肅反的氣氛當中,何聘儒所謂的屠殺場景,又非親眼得見,可靠性自然仍須商榷。

    第四三八團抗戰中駐防江西浮梁時,當地民眾回憶這支部隊紀律良好,官兵不准擅離營區,離去時歸還借物,並且徵詢當地民眾意見,得到民眾支持,在長江沿岸布雷作戰中,及浙贛會戰當中,一四六師經歷多次惡戰,成功布雷阻擊日軍師團長酒井中將。該部來台前已經更換為美式裝備,同時駐紮上海。根據當時官兵陸續於大陸發表的記述,部隊來台後並未遇到太多的阻力,主要僅在埔里一帶遭遇謝雪紅的「二七部隊」,當時民兵擁有步機槍、手榴彈等武器,戰鬥中互有傷亡,作戰事實與政府動輒使用的「屠殺」字眼大相逕庭。

    按照現有的史料與口述回憶,駐防台灣的該師官兵,在台灣有些參與了集團結婚,亦有與各地民眾結為友人。未久該部奉命調回參與戡亂,整編第二十一師最後在上海失利,部分官兵輾轉回到四川重建,部分官兵隨政府來到台灣,該部中高階幹部,在隨之而來的反革命與文革風暴中,甚多難以倖免。

    在歷史動亂中,死難有之,冤屈有之,但是如果不能從史論史,尋找證據,對於親身經歷過歷史的當事人來說,則不能誑稱正義。在把抗戰勁旅整編第二十一師釘上內戰屠手的永罪碑前,還有太多的歷史真相未及發掘。

    出處: 丘智賢2007-3-2〈為整編第二十一師尋找歷史真相〉 – 反共反獨 – udn城市http://city.udn.com/50971/4536000#ixzz58xajaq9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