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台語」不是原住民族語或客語?來自一個福佬人的反思:小英道歉,台灣族群矛盾解了嗎

Ein_formosan-3

 

過去 400 年的漢人與原住民的衝突史,福佬人無疑是開啟衝突的主要戰犯。

福佬人透過「開墾」(如:三張犛、六張犛)、設城(如:頭城、二城、頭結、二結、三結)、立牆(如:木柵)等方式,侵佔原本屬於原住民的土地;也使人數也相對少的客家人,在閩粵械鬥之下,只能在桃園、新竹、苗栗、美濃六堆、花東等山區內的小平原、丘陵、山坡落腳,再度排擠原住民往深山、東部的地區移動。

 

原民語言不被稱「台語」,只因福佬人是最大族群

福佬話(或閩南語)被稱為「台語」,客語、台灣原住民語言卻不會被稱為「台語」,也顯示了福佬人在台灣族群中的位置,福佬人至今仍是台灣人數最多、最大的族群。臺灣福佬話也有一句俗語「有唐山公、無唐山嬤」,福佬移民來台時,大多數為男性,許多福佬人後代其實是漢原通婚的結果。

但在父系族譜傳統下,我們留下了來自福佬祖先的大部份文化,雖然也有少部分原住民族痕跡(如:艋舺、加納等地名),許多台灣漢人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哪些祖先是來自中國大陸、哪些祖先是原住民族,但從身體、地名、風俗特徵都顯示,祖先們確實與原住民族有密切往來,甚至我們身上流著部分原住民的血統,只是我們自認是福佬人、漢人。

福佬話(或閩南語)被稱為「台語」,客語、台灣原住民語言卻不會被稱為「台語」,也顯示了福佬人在台灣族群中的位置,福佬人至今仍是台灣人數最多、最大的族群。

 

民進黨如何漸漸成為「福佬人」的黨

國民黨在黨國威權統治下,1970 年代拉攏台灣各族群菁英、地方派系入黨參選後,原住民、客家族群的具聲望者也被拉攏其中,福佬話成為民進黨主要語言,不少原住民、客家人因語言文化差異,在民進黨內有被排斥感

相形之下,使用「國語」為主的國民黨內,反而容易溝通、親近,國民黨政府也投入資源拉攏,也因此在客家、原住民聚集者較多地區的台中、桃園、新竹、苗栗、南投、台東、花蓮等地,國民黨可長期執政。南台灣的美濃等六堆地區因 1990 年代反美濃水庫議題留下反對國民黨傳統,逐漸支持民進黨。

從民進黨發展過程來看,民進黨更被原住民、客家等族群視為福佬人的黨,特別是在蔣經國死後,1988 年至 1994 年之間,部分外省統派被鬥離開民進黨, 1990 年起民進黨走向與李登輝結盟的「本土路線」成形,特別是 1994 年底的陳水扁、趙少康、黃大洲的台北市長選舉,新黨被視為「外省人」的黨,陳水扁與趙少康對壘,形成福佬 vs. 外省人代表之間激烈對抗。

此後,民進黨正式成為一個以福佬人為主的政黨;儘管民進黨的黨綱、黨章都寫明尊重各族群,但福佬話在民進黨內是主流、優勢語言,外省、客家、原住民在民進黨內是少數,也會被其他黨內成員標記。使用「台語」可以很容易的與民進黨內人士溝通對話,展現大家都是「自己人」的姿態,這都是民進黨內眾所皆知的事

 

爭取原民信任,需民進黨長遠布局

如今,民進黨擊敗代表「黨國威權」舊勢力的國民黨執政,儘管選出的是一個不太會客語的客家籍總統,但不可否認的是,民進黨內福佬人是優勢族群,大家都清楚民進黨仍是福佬人為主的黨,因此在原住民族群的版圖仍小,儘管民進黨徵召過不少原住民的名人參選,但仍勝少敗多,原住民族難以信任民進黨仍是主因。

就算是 2016 年初蔡英文大勝,在民進黨 6 席原住民立委中,陳瑩這席次還是靠 2002 年扁政府拉攏陳瑩的父親、國民黨籍台東縣長陳建年擔任原民會主委後,以不分區立委將陳瑩鞏上國會而奠定的基礎。

在這樣的情況下,民進黨要在原住民族爭取支持,由蔡英文以總統身分代表漢人道歉,更是民進黨在原住民族長遠布局的政治之路。

 

蔡英文道歉了,但台灣族群矛盾化解了嗎

蔡英文的道歉也引出我們必須面對的根本問題:臺灣漢原之間族群矛盾化解了嗎?原住民族已不被台灣社會歧視嗎?從許多網友對張震嶽質疑蔡英文道歉「噁心」的強烈反撲、歧視用語來看,潛藏的族群矛盾仍舊持續,人們說不出口的族群歧視仍在

對原住民族而言,部落自主、原住民教育、語言傳承等文化領導權仍未被國家完全確立,在土地等山林資源,原住民族仍無法享有傳統領域保護,原住民族部落仰賴的生產工具、生產關係仍常常流失,經常使用原住民語言者仍不斷減少中,原住民文化傳承、保護仍是急迫議題,離開原鄉的原住民族下一代,能以族語與長輩溝通者仍屬少數。

 

我們更必須監督蔡英文政府落實對原住民的承諾,才是在原漢衝突的歷史情境下,屬於台灣福佬人、漢人真心的反省與道歉。面對原住民族在台灣幾百年來被滅絕、欺壓的血淚歷史,作為曾在台灣生活的數十年到數百年的福佬人或漢人後代子孫,替長輩、祖先們向原住民族道歉,還給台灣原住民族一個公道,是一件無可迴避的事!

 

同時,就如 228 事件真相該還原一樣,我們必須設法挖掘數百年來原住民族被滅絕、欺壓的真相,也有責任讓原住民族文化繼續流傳、繁衍,這都不只是蔡英文的事,也是你我的事,也是我們子孫們的事,我們更必須監督蔡英文政府落實對原住民的承諾,才是在原漢衝突的歷史情境下,屬於台灣福佬人、漢人真心的反省與道歉

(本文原標題為 〈「向原住民道歉」的族群與政治問題–一個福佬人的反省〉,獲原作者林恕暉授權轉載。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面對原民在台灣幾百年來被滅絕、欺壓的血淚歷史,福佬人或漢人後代子孫替長輩、祖先們向原住民族道歉,是一件無可迴避的事。

 

延伸閱讀


 

愛原住民?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主圖來源/Wikipedia,CC Licensed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You may also like...

  • savethewhale

    台語的大埔/查某Tabo/Zabo ,男人/女人,南島語系
    , 禁忌,男女分開,英文Taboo緣由於南島語系
    男狩獵捕魚,女織布採果,男女有別。夏威夷Kapu

    查某的由來,夏威夷沒有S,T,Z. 都改用K,所以Zabo 就是Kapo. 她是生兒育女的女神

    Zabo is woman in Taiwanese that has no Chinese connection, in Hawaiian there is no T, S or Z, they are all replaced by K.

    In Hawaiian mythology, Kapo is a goddess of fertility, sorcery and dark powers who can assume any shape she wills. She is the mother of Laka, although some versions have them as the same goddess. She is the sister of Kāne Milohai, Kamohoaliʻi, Pele, Nāmaka and Hiʻiaka.

    Kapo also had a detachable vagina, which she once used as a decoy to aid her sister Pele to flee the overzealous Kamapua’a.

    She saved Pele from being raped by Kama-pua’a by sending her flying vagina (kohe lele) as a lure. Kama followed this to Koko Head, Oahu, where it left an imprint. Later Kapo hid it in Kalihi Valley.

  • 轉好友

    先聲明我是客家人
    我覺得這篇文章莫名其妙,借用臉友的回應:
    此文號稱是福佬人的自我反省,但反省的內容是這樣的:「1990年代福佬話成為民進黨主要語言,不少原住民、客家人因語言文化差異,在民進黨內有被排斥感,相形之下,使用『國語』為主的國民黨內,反而容易溝通、親近」
    福佬人愛用自己的語言叫做福佬沙文,使用「容易溝通、親近的國語」才配稱多元包容。
    但是,福佬人議員要求原住民主委使用「容易溝通、親近的國語」 ,也叫做福佬沙文(怎不是「國語」沙文?),要尊重原住民使用自己的語言才是多元包容。
    話都給你說就好了嘛!
    反省?這叫做「中華民國本位福佬人的代位自省」。

    台語這名詞究竟有何好爭?
    平常一堆人很愛「憑甚麼只有你的『閩南語』才是台語!不准叫台語!」,結果人家嘲笑「台味好濃好好笑」、「台客好沒水準」、「台妹都臭鮑魚」的時候,怎都不見有人說「憑甚麼你『閩南味』才叫台味!我這也叫台味!」、「憑甚麼『閩南客』才叫台客!我OO族群也是台客!」
     
    對「台」的汙名你有要共同承擔嗎?
    沒有阿

    一天到晚靠腰福佬沙文,規模更大影響更深的「國語」沙文就通通當自然沒看見,我才不信你們是真的要追求平等多元包容。這篇文章帶給我最大的收穫就是,即使是表面上是在追求多元進步,事實上骨子裡還是在維繫中華霸權結構,在中華沙文框架下打擊較有反抗能力的奴隸,以防奴隸主真的被他打倒,到時候沒有主人餵飼料就得自己去覓食了,根本就是無藥可救的奴才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