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平權與原住民族有何相干?

by 讀者投書

 

親愛的陳慈美您好:

 

很多原住民同志更努力爭取原住民族的相關權利、文化傳承,她/他們常常是站在第一線的原住民同胞,因為她/他們更能體會被歧視、被剝削的感覺。今早(11/28)聽聞妳在修改民法公聽會上的發言,首先我要謝謝妳很用力地幫原住民族的權益說話:

妳大聲地把原住民部落面臨的資源分配不足,大聲地說出來;

妳大聲地把土地權益不公,大聲地說出來;

妳把國家政府對於原住民族的文化消費,大聲地說出來;

妳把國家對於原住民族的刻板印象與歧視,大聲地說出來。

但我要說的是,妳說完這些對於原住民族群不公不義的事情後,卻說「勿將原住民的議題,綁在同運的議題裡面。」

 

這句話讓我對於妳的發言感到難過。妳似乎將「原住民裡面也會有同志」的事實忘記了。

原住民族裡當然也會有同志,而且很多原住民同志更努力爭取原住民族的相關權利、文化傳承,她/他們常常是站在第一線的原住民同胞,因為她/他們更能體會被歧視、被剝削的感覺

 

部落的「健康家庭」,原本就有各種樣貌

如果妳有走在部落過,…… 有多少家庭是長得「一模一樣」?在臺灣開始漸漸地重視多元文化、原住民族權益的社會氛圍下。妳打著原住民的旗幟,想要阻擋婚姻平權的路;認為婚姻平權是會影響原住民的社會地位,破壞原住民族「對於家的傳統價值觀念」。

那我更要說,原住民族在過去對於「家」的概念,根本就不是現在你所謂「健康家庭」的樣貌

 

過去對於家的概念可能是一個部落、可能是一個家族、可能是左鄰右舍 ── 整個部落的照顧體制,和現在根本不同。

妳口口聲聲說現在整個社會、政府、媒體對於「健康家庭觀」不再友善,我更想知道你心中的「健康家庭」是什麼樣貌?一夫一妻加孩子嗎?還是三代同堂?我想問的是,如果妳有走在部落過,妳有看見多少家庭長得是這個樣子的?有多少家庭是長得「一模一樣」?

我們口中的多元家庭,不就是要接納各式各樣的家庭,要去除非核心家庭樣貌的污名嗎?我看見的原住民部落,就是有各式各樣的樣貌。

 

不接納身為同志的孩子,如何說要保護孩子

在妳發言過後,她/他們要面對的還有一個來自與自己族群內部的歧視。再來,妳認為妳的發言是在保護孩子的權益?妳想過有些孩子是同志嗎?當她/他們聽到自己是不被祝福的生命,沒有辦法被部落接納的生命,妳還要期待她/他們受到什麼保護嗎?

我所知道的是,部落對於多元性別的看法是不說不談的,要說要談也是私底下的空間,不會直接公開討論或是指責,因為這會破壞部落的和諧氛圍。因此原住民族在被殖民前對性傾向的認知,或許已沒有辦法考證。然而,我們明確知道現在課本上或是社會對於家的想像是外來文化

妳現在還確定妳口中的家,是「傳統」的家嗎?

更何況,傳統是被選擇過的,沒有一個人可以代表「傳統生活」來發言。我們只能靠著大家的集體意識,來推砌出我們要的那個「傳統生活」。

 

原住民同志今天要面對的不只是性別歧視,也同時和妳一樣要面對種族歧視 ── 或許今天,在妳發言過後,她/他們要面對的還有一個來自於自己族群內部的歧視。

 

請勿隨意拿族群的大刀,砍向自己的同志

當妳手上握有發語權的時候要小心,因為妳會不小心被認為是整個族群的發言人,妳也會是砍殺原住民同志的一把大刀。今天妳因為是原住民,而有著特殊的發言位置,我相信妳也知道自己處的位置與今天公聽會的大家不同,更有「多元聲音」的政治正確性,說話的力量也可能有它的代表性與意義。(不然妳也不會在一開始就講出自己阿美族的身份。)

我一樣也身為原住民,但我沒有辦法站在妳今天站的那個位置替很多想要說話的原住民發聲,這就是階層(stratification)的差異。

當妳手上握有發語權的時候要小心,因為妳會不小心被認為是整個族群的發言人,妳也會是砍殺原住民同志的一把大刀。

 

原住民同志也需要婚姻平權。

傳統是被選擇過的,沒有一個人可以代表「傳統生活」來發言。我們只能靠著大家的集體意識,來推砌出我們要的那個「傳統生活」。圖攝於禮納里部落,非本文所指涉之特定部落。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Remaljiz Mavaliv(董晨晧),排灣族,高雄師範大學性別教育研究所研究生。


 

愛原住民?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留下您的看法

或許你會想看

繼續瀏覽本網站,以同意我們的服務條款與隱私權聲明。 我同意 了解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