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也忍不住想帶走的花東「桌上風景」!專訪Kamaro’an:只順著部落生長,就有更好的設計高度

Credit: Kamaro'an
Credit: Kamaro'an

 

Kamaro’an 的快閃店「太平洋的風」,今(2017)年 9 月底進駐華山玻璃屋,走進屋內,入口右側掛在牆上的帆布袋、新社香蕉絲帽子等,和懸掛在上頭暖黃色的旋草燈,溫馨、舒適的擺設,伴隨著迷人的清香,像是迎接旅人回家的暖心問候。

展示架所用的大理石板,是來自花蓮大理石工廠的剩才,Kamaro’an 把它們帶進選品店,「大家可能不會直接看到大理石板,但產品擺上去後,質感可以突顯出來。」設計師張雲帆坐在漂流木做成的椅子上,向《Mata Taiwan》介紹,他們也將一些生活物件放進格子櫃,讓客人可以聯想到居家生活的佈置,因此格外有親切感。

 

Kamaro’an 成立兩年獲國際肯定,銷售創下華山快閃店紀錄

Kamaro’an 成立僅兩年,專注在輪傘草與編織系列,以其獨特的在地手工藝設計在今年拿下 M&O「亞洲新銳設計師獎」,備受國際媒體關注,在華山玻璃屋的展售成績也創下了兩年來快閃店營業額最高的紀錄,這個月又獲得 La Vie「2017 創意力 100」十大創意品牌的肯定。

兩年前,Kamaro’an 就在華山舉辦過「輪傘草研究所」的小木屋特展,因而大幅提升品牌的知名度,這次有機會重回華山做快閃店讓團隊夥伴都很振奮,「我們那時候展了快兩個月,之後就有發現在不同場合遇到的不管是業主、客人或來看展覽的,會知道我們在華山展覽過」。這次在四面落地窗的玻璃屋,更容易吸引遊客路過的關注,他們考量到自家產品品項不多,何不把握這個機會聯合花蓮與台東,有在做工藝、在地經營的品牌或工作室參與?一起營造乾淨、自然的花東美學,也藉此翻轉外地遊客對於花東觀光紀念品仍然很樣板的印象。

為此他們籌備了半年時間,走訪、記錄這些工藝作品,在輪傘草、香蕉絲、月桃與檳榔葉鞘之間,串起了純淨、簡單,與生活方式直接連結的美好意象。你可以看見月桃編織如何承續使用的脈絡,融入老人家編織技法的歷史,或是工藝師就地取材運用香蕉絲編織,呈現平紋、菱形紋與山型紋穿插的質地。

Credit: Kamaro’an

 

「太平洋的風」,讓花東自宅職人與消費者面對面

這些創作者或工藝師的共通點,或許是「講究專心一志的做好自家產品」。就像也在「太平洋的風」參展的刊物 —— 寫寫字工作室的《自宅職人》提問:「有沒有更好的生活模式?」

「以自己的所愛為業,工作與生活結合,就是一種好方式。」

張雲帆認為「自宅職人」這個標題取的很貼切,描述一群在家從事自己喜愛的專業,提供給客人好品質的成果,同時認真感受在地氛圍的人。這份刊物訪查了花蓮 30 多個來自各行各業的案例,可能在自家一樓開店面,樓上就是工作室,成為特別而自在的工作景象。

「太平洋的風」不只引介了花東的質感設計,也期望讓在地工作者能實際與消費者直接面對面,因此透過展覽期間舉辦相關主題的講座或工作坊,讓一般大眾認識到經營的幕後脈絡,「顧店的店員都是製作手工藝的人,因為我們希望製作的人接觸消費者,可以瞭解為什麼他們會喜歡,而且外面的人也會想知道他們的想法」。

 

一半手作一半工廠代工,讓部落工藝質量兼顧

圍繞在部落生產的工藝是怎麼確保品質與穩定產出的?「我們最大特色是一半工廠生產,另一半手作,做工藝是產品最重要的地方,比如布包在台北的工廠車縫,編織的提把在部落製作,這樣可以保有精準度與品質。」張雲帆也提到,很多參與製作的人是部落裡很年輕的女性,能夠彼此交流學習如何做得更好、更快,是很重要的事。

「在十、二十年前,大家還是會覺得日本、北歐的設計很不錯,但現在我們也有遇到很多外國遊客就是想找台灣的工藝產品。」許多國外遊客對 Kamaro’an 的設計感到驚艷,喜歡帶走「桌上的風景」,或美感與實用性兼具的小配件,稍高的價格倒不是首要的考量。

 

張雲帆說,這次有些選進來的品牌,是個人的工作室,就容易面臨銷量很好,卻無法及時補貨的困境,「限量當然也是特色,但我們想做的是部落對文化有興趣的人也可以一起參加、成為一份子」。為解決這種問題,Kamaro’an 善用「規格化」的模式,盡量讓部落人力能夠有效發揮,專注在最擅長的部分,比如輪傘草系列,是在彰化工廠先做完金屬框架,再送到部落,由部落姊姊把輪傘草編到鐵架上。

「品牌要規模化,就要有穩定的訂單持續進來,才有機會和找更多人一起參與工藝。」

原先他們想過與漂流木藝術家合作的可能,但藝術創作有其門檻,通常藝術家會把心力全神貫注在一件作品,無法接下大量的訂單;相較而言,工藝家面向的是日常生活的設計,像是燈飾、窗簾等生活裡本來就有的東西,便有機會成為部落族人可以一起參與學習的技能。

「我們在設計上,讓它盡量是幾何或很基本的造型、功能結構。」張雲帆向我展示 Kamaro’an 的編織筆袋,其實是由單張皮革一體成型的立體空間,再以阿美族一條線的編織束緊筆袋。因為考量到傳統編織的籐皮愈來愈難採,籐皮改以堅韌、有彈性的牛皮替代,並選用義大利頂級製革廠的原色牛皮植鞣革,表面光華,不另染色。這樣低調的設計,將光芒完整保留給編織紋樣,因此客人捧起來欣賞時,經常會好奇這是什麼編法。

Credit: Kamaro’an

 

只需順著部落生長,就有令人耳目一新的設計高度

很多初見到 Kamaro’an 作品的人,會說和之前看過的「部落手作紀念品」很不一樣。同樣是從生活出發的工藝設計,他們不刻意表達與傳統文化的連結,或者說,只是在做延續原有用途,但更貼近現在生活的產品。比如繫在搗杵棒的編織繩,本來是束緊或止滑的功能,那麼用在包包或筆袋作為提把和裝飾會是如何呢?

Kamaro’an 將部落手作拉出了別緻而難得的高度,成為令人耳目一新的好設計。他們在官網這樣形容自己的理念:

「Kamaro’an 不太創造新的設計故事或造型意涵,只需要順著部落生長出來的工藝和創作,用更生活化的視角延伸成產品,慢慢做出更多日常起居裡的好物。」

Credit: Rapaq Point via Kamaro’an

 

延伸閱讀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Vanessa Lai

Vanessa,讀社會學、人類學的大學生。現為《Mata‧Taiwan》採訪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