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了一萬年,如何仍能讓這些原住民認祖歸宗?

作者: 寒波

 

面對外來的殖民者,澳洲原住民一如世界各處被殖民的原住民族群們,傳統生活遭到嚴重破壞,至今仍是社會弱勢。有許多現在聽來匪夷所思的事情,曾經在澳洲上演。

距離人類最初抵達澳洲,已經超過 6 萬年的時光,幾萬年來住在澳洲的人類,發展出獨特的歷史與文化。然而,自從公元 1788 年英國人登陸澳洲以後,澳洲原本的居民成為「澳洲原住民(Aboriginal Australians)」,面對外來的殖民者,澳洲原住民一如世界各處被殖民的原住民族群們,傳統生活遭到嚴重破壞,至今仍是社會弱勢。

有許多現在聽來匪夷所思的事情,曾經在澳洲上演。例如上個世紀,澳洲政府曾將大批原住民小孩帶離原生家庭,送交政府機構或白人家庭扶養,徹底割裂原住民小孩與傳統的傳承,一直到 1969 年才停止,使得這群人成為所謂「失竊的一代(Stolen Generations)」。

傷害早已造成,所幸正確運用科學,特別是遺傳學,能夠稍稍彌補過去的遺憾。由阿德雷得大學與南澳大利亞博物館進行的「原住民傳承計劃(Aboriginal Heritage Project)」,由澳洲各處蒐集原住民的遺傳樣本,得到的研究成果除了學術價值,也能協助失竊的一代認祖歸宗(註1、2)

2018 年底發表的論文〈Ancient nuclear genomes enable repatriation of Indigenous human remains〉,則是報告了另一方向的突破 —— 歸還遺骸。

 

歸還祖先遺骸,但是該還給誰?

過去數百年間,許多澳洲原住民的遺骸被帶離原地,存放在博物館等地。隨著原住民權益進步,陸續有原住民社群要求歸還,讓祖先遺骸能夠安葬。問題是,一些遺骸來歷不明,無法確認所屬,即使有關單位有意歸還,也不知道該還給誰;另一方面,要求歸還遺骸的原住民社群,也難以肯定迎回的真的是自己的老祖先。(註3、4、5)

釐清來歷不明的遺骸可以依靠 DNA,不過 DNA 分析有很多方式,並非都同樣可靠。過去遺傳學家常常使用粒線體或 Y 染色體判斷樣本的遺傳來歷。隨著 DNA 定序技術的進步,愈來愈多研究直接定序整個細胞核基因組,獲得更加全面的資訊。新發表的論文,比較採用粒線體或基因組判斷的正確率。

 

簡單解釋一下這邊的遺傳學原理。多數細胞中,存在一個細胞核,以及數十到數百個粒線體(所以相比之下,粒線體 DNA 的含量比細胞核多很多)。粒線體只會母系遺傳,不論女兒或兒子的粒線體都源自母親,承載的遺傳訊息比較單純。

細胞核中有 22 對體染色體與 1 對性染色體,體染色體父母各自貢獻一條;女生的一對 X染色體也是源自父母各一,男生則是只有一條 X染色體,另一條 Y染色體來自父親。體染色體加上性染色體,合稱細胞核基因組,記錄著源自父母雙方,十分龐大的遺傳訊息。

 

透過細胞核基因組能 100% 精準判斷遺骸來源

要判斷遺傳分析準不準確,必需先用背景資訊清晰的樣本測試。由格里菲斯大學的 Joanne Wright 和 David Lambert 主導的研究,定序地理位置明確已知的 27 位澳洲原住民的遺骸(最早生活在 1540 年前)(註6),所有樣本都成功取得粒線體DNA,不過細胞核 DNA 含量較低,只有 10 位成功獲得細胞核基因組。

澳洲各地的原住民族群,儘管幾萬年前能追溯到同一起源,長久下來也累積出一些地區性差異。將古代樣本與澳洲各地 100 多位現代的原住民比較,結果顯示,判斷遺骸來源地的正確機率,根據細胞核基因組是 10 人全部正確,正確率達到 100%;然而,用粒線體判斷,27 人只有 18 人正確,正確率只有 62.1%。

古代遺骸由於年代久遠,原本的 DNA 多數已經分解。細胞中粒線體 DNA 的含量遠多於細胞核,所以技術上,從古代樣本中取得粒線體 DNA 比細胞核容易很多。但是顯而易見,判斷遺骸的地理來歷時,如果能順利獲得細胞核基因組,將比粒線體可靠太多。

 

和之前類似的澳洲原住民遺傳學研究一樣,這回新論文也有許多原住民代表參與。若能善用不斷進步的新科技,將能解決許多過去留下的問題,彌補創傷與遺憾。

本文獲原作者寒波授權刊登。未經允許,不得轉載。
澳洲各地原住民族群幾萬年下來累積出一些地區性差異;能善用不斷進步的新科技,將能協助他們認祖歸宗,彌補創傷與遺憾。(Source: Steve Evans from Citizen of the World @ CC BY 2.0)

澳洲各地原住民族群幾萬年下來累積出一些地區性差異;能善用不斷進步的新科技,將能協助他們認祖歸宗,彌補創傷與遺憾。(Source: Steve Evans from Citizen of the World @ CC BY 2.0)

 

附註

  1. 見:〈遺傳學怎麼協助澳洲原住民,尋回失竊的一代?〉。
  2. 見:〈由博物館頭髮 重建澳洲族群史〉。
  3. 見:〈Wright, J. L., Wasef, S., Heupink, T. H., Westaway, M. C., Rasmussen, S., Pardoe, C., … & Kennedy, R. (2018). Ancient nuclear genomes enable repatriation of Indigenous human remains. Science advances, 4(12), eaau5064〉。
  4. 見:〈Ancient DNA can help bring Aboriginal Australian ancestors home〉。
  5. 見:〈Ancient genomes help to pinpoint origins of Aboriginal remains〉。
  6. 論文中澳洲原住民遺骸的取樣地點請見:https://advances.sciencemag.org/content/advances/4/12/eaau5064/F1.large.jpg?width=800&height=600&carousel=1

 

延伸閱讀

  1. 短篇 澳洲最早遺址,距今6.5萬年
  2. 短篇 蒙哥人與古代澳洲人,和現代澳洲原住民的關係
  3. 澳洲原住民的基因藏著哪些秘密?
  4. Friday essay: when did Australia’s human history begin?
  5. Buried tools and pigments tell a new history of humans in Australia for 65,000 years

留下您的看法

喜歡這篇選文?
歡迎點擊下圖為我們灌溉!
 
  
 

或許你會想看

繼續瀏覽本網站,以同意我們的服務條款與隱私權聲明。 我同意 了解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