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路蘭遷葬

  • 請還給我們,那消失在荒野記憶裡的「部落國家」!

    作者: Awui Kaisan
    作者: Awui Kaisan

    老師要我們都捲起袖子,看看彎曲的手臂上是否有出現一道條凹痕。當時,我與鄰座的同學很篤定地說了沒有。巧得是我們的父系祖先都來自泉州惠安。那時我國中二年級。

    回家後,我把同樣的問題問了阿母。她放下鍋鏟,捲起袖子,靠近手軸處顯現出一條明顯的凹痕,當時懵懂的我大聲告訴她這是有「平埔」血統的證明。現在只記得她告訴了我兩句話,成了我族群追尋的起點:

    「我們有親戚住在埔里。」「小時候外公家有獵槍喔!他們都把它掛在臥室木門後方……」

    0 FacebookTwitterEmail

繼續瀏覽本網站,以同意我們的服務條款與隱私權聲明。 我同意 了解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