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Category: 故事

道卡斯族新港社(Credit: 台北市本土語言教學資料庫)

「人類文明的進化取決我們對其他文明的態度」——談談台灣歷史仍記憶猶新的「以華化夷」

  談到種族屠殺的時候,我們很自然地想到的都是西方的例子,如二戰時期(1941-45)納粹德國對猶太人的屠殺(Holocaust)、盧安達大屠殺(1994)。事實上,台灣歷史上就有這樣的例子,距離現在也不太遠,關於那些漢人曾對台灣原住民族群做過有計畫的屠殺與種族滅絕(genocides)。

翻攝自《割愛》預告片。

從動物靈的復仇到部落同志於傳統與現代間的掙扎——原住民在2017台北電影節

  今(2017)年台北電影節的關鍵字是「連結」,策展人郭敏容希望透過影展串連台灣與東亞、東南亞等地區的創作網絡⋯⋯ 但為什麼是「連結」? 在放映週報的訪談,郭策展人提起在去年金馬獎公佈得獎結果後,因台灣電影大敗而開始出現檢討聲浪;就在典禮隔天,她前往新加坡電影節,在名為「東南亞電影創作基地」的工作坊旁聽來自東南亞各國的年輕創作者們,分享自己的作品故事,而突然意識到台灣的拍片環境其實比東南亞國家成熟,創作者也更多,然而台灣的電影創作者在許多社交場合上卻往往是孤身一人 —— 如果金馬獎是華語電影發揮影響力的重要舞台,那麼台北電影獎可以在鄰近區域間扮演何種角色?

太巴塱部落是目前仍有 Cikawasay 的阿美族部落。(Credit: June Owen / CC BY-SA 4.0)

21世紀是否還需要巫師?——承擔過去和未來的人,東海岸 Cikawasay 傳說

  時值 7 月,東海岸沿線阿美族各部落一年一度的祭典(Kiloma’an、Milisin、Ilisin)又將開始了,而在年復一年的祭典歌聲中,卻有一群本來被族人仰重、本該在祭典上祭祀祖靈的人們,已經逐漸走入歷史和文獻裡,只能在老人家們的口中與記憶,去追尋他們已經模糊的身影。 他們就是能與神靈溝通的 Cikawasay,也就是巫師、祭師。

Screen Shot 2017-07-08 at 20.28.23

外幣對原住民不只時尚,更是地位!——用錢與國際接軌的 17 世紀台灣史

  臺灣人用「錢」,國際化的年代相當早。17 世紀,西班牙人鑄造的「里爾」(real)是臺灣極普遍的貨幣。到了清代,臺灣人仍舊愛用外國「番幣」進行土地買賣等大額交易,官方鑄造的「紋銀」反而多限於官衙流通。從早期臺灣錢幣使用的情形,不難發現臺灣人早就用錢與國際接軌。

Credit: 小 薛 / CC BY-NC-ND 2.0

三大理由告訴你:我們為何不該參加「聯合豐年節」?

  2017 年 7 月 4 日,《洄瀾網》與花蓮縣政府原住民行政處在 YouTube 釋出 「2017 花蓮縣原住民族聯合豐年節年度大會舞『原住民很忙』舞蹈 MV」與「2017 花蓮縣原住民族聯合豐年節年度大會舞『原住民很忙』舞蹈教學」兩支影片。 在看似健康操的舞蹈動作之下,包裝了許多阿美族或原住民文化符碼,更從歌詞、舞蹈、服裝、MV的背景與編排等,看見滿滿的殖民者觀點,令筆者不禁感到一陣暈眩。

Credit: apriltangboy tang / CC BY-NC-SA 2.0

獨尊中英文只會讓孩子思考更單一!——這是我做原住民父母的第一百種方式

  說個驚人的數字:台灣原住民分佈在都市的人口已接近 50%,若是加上求學與工作等未在籍人口,實際上早已突破 50%大關。 這不止發生在台灣,全世界的原住民一半以上都已居住在都會區。然而,當我搜尋有關原住民孩子教養的文章,大多是在談如何提高孩子在主流社會的適應力,鮮少討論如何讓孩子在主流社會中做個原住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