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故事

Untitled10

海拔4千公尺高的淘金潮 — 將希望寄予冬蟲夏草與信仰的藏族採藥人

  通往阿佳溝的路程不算好走,一路上風與雪相伴,高原的天氣永遠是那麼難以捉摸,特別是對於一個來自熱帶島嶼、生活記憶裡滿是海洋與椰子樹的人,我,來自臺灣。 這並不是我首度來到理塘,去年也曾為一探蟲草採集的生活千里迢迢前來,無非就是衝著康南地區最大也最優質的蟲草產區之名氣,每年的蟲草季節,來自周邊約莫數萬人湧入理塘,進入轄區內的各個蟲草山頭「淘金」── 挖掘蟲草,就是為了賺取來年的生活開銷,並因此在山頭形成一個個臨時聚落。

15348295068_65eb8e9748_b

昔有花蓮王,今有南投皇:一場謝主隆恩的環評如何火速賣掉邵族日月潭

  今(12)日南投縣政府第三度召開日月潭孔雀園土地觀光遊憩重大設施 BOT 案環境影響評估審查委員會,早上 8 點邵族族人與聲援民眾集結至南投體育場抗議,認為昨(11)日原民會已公告邵族傳統領域,意味日月潭孔雀園觀光飯店 BOT 開發案適用《原住民族基本法》(下稱「原基法」),必須取得族人同意才可開發使用。

Credit: Jermaine Hou @ CC BY-SA 2.0

原住民好好喔幾分就能上大學?誤會大了,其實我們也希望有天能幫漢人考試加分

  前些日子,在臉書上看見朋友的家人在學校被老師當著全班人的面前,說了一些「現在原住民好像有很多保留名額喔!」、「好像只要考幾分就能上〇〇大學。」 看到這樣的言論讓我非常的生氣,並說些我對「原住民族學生升學優待加分」歷史脈絡的看法。

4237577770_4c09d876c4_b

如果我不在,我的孩子可以到任何一家去睡覺/在部落長大的變與不變(下)

  (本文上接〈老師,你們以前怎麼玩得這麼難、那麼聰明?/在部落長大的變與不變(上)〉) 從教保老師的經驗分享裡,可以發現在原住民部落成長的孩子,童年生活經歷了許多改變。這些改變包含:休閒時間從自己找樂趣,變成被大人安排;活動空間逐漸限縮;以及越來越少當面的集會,而更多是網路世界的虛擬互動。部落孩子也逐漸失去就地取材製作玩具的能力,而越來越仰賴現成的科技物,如:智慧型手機、部落網咖的電腦等。 然而,部落裡面仍然有一些教養價值和文化,能夠跨越不同時代的背景,持續存在。

4493325270_30b75a201f_b

老師,你們以前怎麼玩得這麼難、那麼聰明?/在部落長大的變與不變(上)

  說到「民族教育」,你會想到什麼? 許多人可能會想到「民族實驗小學」、「部落學校」、「原住民專班」等近年來在原教界火紅的教育政策 —— 除了這些結合學校制度和環境的改革,其實,部落的環境本身,一直就是一個大型的「文化教室」。然而,部落長期受到資本主義、現代學校制度的影響,部落中原本教養和照顧孩子的環境,也產生了很大的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