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不解,非他人應受之罪:「你以為用酒就可以收買我們原住民嗎?」

353767935_f24656c79a_b

 

編按:由於不滿蔡英文總統道歉形式未尊重原住民族,且道歉內容未回應部分族人想法,原住民族團體今(2016)年 7/31 起連日於凱達格蘭大道進行抗議。對於許多國人不解原民抗議脈絡,本文作者以一段往事回應。

 

看到今天(8/2)的原住民抗議的新聞,讓我想到了一件往事。

 

拍片現場的原住民鄰居

大概 5-6 年前左右,我在當某部電影的製片助理,因為故事的關係,當時導演選擇在桃園山區的部落拍片,其中一個景點是復興鄉的基國派老教堂。

製片組的工作就是乖乖去解決其他各組的需求,當時的成音師很要求聲音品質,假設遠方有一條狗在叫,我就要想辦法去把那隻狗趕走,或著讓牠乖乖閉嘴。那次是在拍一場夜戲,附近大約 200 公尺左右有戶人家是原住民,好像約了朋友在家喝酒吧,所以聊天聊得很起勁,也因此聲音很大聲,都跑進了收音的麥克風中,干擾了演員的講話台詞。

因此,成音師就要求我去那戶人家,請他們暫時安靜,以免收到雜音。當時也沒想那麼多,只是覺得為了工作就該豁出去。想了一下,就帶了幾瓶啤酒過去,想說用酒來收買他們。

 

「你以為用酒就可以收買我們原住民嗎?」

我到現在都還記得那個屋主眼中流露的憤怒,彷彿就像是遇到千年仇人一樣。鼓起勇氣按了電鈴,主人來應門,我向主人說明了來意,並拿出酒給他。主人邀我上樓,當然只好硬著頭皮上去了,一桌子圍著 3-4 個人,應該是主人的朋友,桌上也擺了幾瓶啤酒跟菜餚。

主人開了我帶來的啤酒,倒了一杯給我,叫我把酒喝了。

迫於情勢,我只好把眼前這杯酒一乾而盡;喝完那杯酒,主人對我說:「你以為用酒就可以收買我們原住民嗎?告訴你,你要是再來打擾我們,小心我放火把你們的場景燒了。

我到現在都還記得那個屋主眼中流露的憤怒,彷彿就像是遇到千年仇人一樣。

 

很快地,我就逃回拍片現場,跟製片說這件事情,導演在旁邊聽到我們的談話,就湊過來說,「你不會帶酒去請他們喝喔?」「呃…… 可是我就是帶酒去了啊。」導演聽完我這麼說,愣了一下,然後就轉身去忙自己的事情。為了怕其他人嚇到,製片不准我把這件事講出去,然後就加快腳步,把剩餘的夜戲拍完,收工回旅館休息。

隔天一來,看到那個場景安然無事,真是著實鬆了一口氣。這時看到那個屋主騎摩托車路過,我跟他對看了一眼,但他面無表情。

 

你的不理解,非他人應受之罪

別人的憤怒與痛苦,有時候源自於你的常識……教堂的場景拍完之後,轉去另外一座山上拍別的戲。在休息的時候,我跟其他人去跟當地一位原住民阿婆買烤香腸,並跟阿婆閒聊打發時間。忘記聊到什麼話題了,但阿婆對我說一句:「我們原住民其實不愛喝酒,你們平地人都誤會了!」阿婆好像在急著跟我們解釋什麼一樣,連手邊的香腸都差點忘了顧。

「你以為用酒就可以收買我們原住民嗎?」今晚突然想起這句話,還有那位屋主憤怒的眼神。

 

別人的憤怒與痛苦,有時候源自於你的常識,無法理解別人的情緒不見得是你的問題,但也不能把那當成是別人的應受之罪。

(本文獲原作者 Brett Lin 授權轉載。非經允許不得轉載。)

353767935_f24656c79a_b

 

延伸閱讀


 

愛原住民?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主圖來源/PoYang_博仰,CC Licensed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部落好朋友

你也有話要說、有故事要分享嗎?《Mata‧Taiwan》歡迎任何對於原住民族或南島民族多元的想法!歡迎成為我們的部落好朋友:[email protect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