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道上的圓舞,不是我們等了半年的答案──記鐵花村巴奈庫穗演唱之後

Credit: Wikipedia / CC BY-SA 3.0
Credit: Wikipedia / CC BY-SA 3.0

 

在部落生活,我們很簡單的就可以感到幸福感的存在,隨意在部落的角落或站在神話傳說的礁岩上,用手觸摸徐徐吹來那太平洋的風,哼著這美麗的旋律。閉上眼睛,拂過臉頰的風強勁時又溫柔時,送來的海草清香味,還有蘆葦特有走風的聲音,隨時隨緣享受這一刻,也就滿足了,也就安慰了。

但我們的事,此刻又來了一件,正還膠著在凱道繼續呼籲 ── 退回《原住民族土地及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下稱「劃設辦法」)、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下台的宣告。

 

在飛機場等候的補位人生,上網消磨著漫長而無奈的時間,網上看見巴奈・庫穗(編按1)2 月 27 日晚在鐵花演出,好像老天決定繼續留下我們,因此,有機會去看看聽聽巴奈姐姐帶來的訊息。

演唱結束,閒人散去,我走去,兩人大大的擁抱。然後只輕輕對我說:「想起那一天妳哭著跟我說,這塊土地,達悟犧牲了 30 多年…… 也同是原住民犧牲了忍讓了這麼多這麼多這麼困難的事。」

在台下聽著妳的歌,聽著妳堅定的語氣敘述著土地這件事,說,直到退回原民會提出《劃設辦法》及夷將下台之前,不退出凱道。

 

更冷的是,在第三次輪替之後,政府一樣還是希望原住民繼續犧牲,所以跟我們說:「抱歉,我們不能欺騙你們」風吹著冷洌的寒氣。但更冷的是,在第三次輪替之後,政府一樣還是希望原住民繼續犧牲,所以跟我們說:「抱歉,我們不能欺騙你們」;又二二八的這天晚上,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說,「根據《原基法》,目前要在原住民族傳統領域進行開發案,只限公有地須經過原住民族或部落同意,台東縣都蘭部落把私有地也劃進去,原民會予以尊重,但提醒部落,這仍不具法律效力。」

試問夷將・拔路兒:原住民族的土地,為了台灣的經濟發展,蘭嶼被迫犧牲土地放置萬年毒物核廢料,花蓮太魯閣族的山被迫犧牲成了禿頭,東海岸也既將犧牲它的容貌被財團強迫植入貪婪的晶片…… 怎麼都沒有原民會出來提出相關保護原住民的法案 ── 你一上任卻這麼急著違背原運的精神,讓原住民土地合法送給別人?

難道,這就是蔡總統 8 月 1 日對原住民族道歉的虛假面貌,指示你出賣你自己的原運信念(編按2),原民會怎麼不把核廢料也一起賣出去?夷將主委出賣原住民,就是轉型正義的答案嗎?

 

半年前我們相信「道歉」會有承諾,但怎麼原民會交出來的成果,輕輕鬆鬆大大方方的把我們的土地「合法」地犧牲掉怎麼會是原民會下手賣掉祖先留給我們的土地?怎麼會是原民會想斬斷年輕人擁有守護土地的任務與能力?原住民的土地原來也會通貨膨脹泡沫化的消失?

 

原住民族部落從來沒有欺騙過政府,也沒有製造任何問題給政府,但在此時,夷將・拔路兒丟下恐慌的炸彈,炸爛《原基法》保護原住民族的基本精神,撕爛 30 幾年前不斷來來回回的站在凱道大聲疾呼還我土地的原運的精神。

原民會想斬斷我們擁有守護土地的任務與能力,這個美麗的負擔,怎能容許夷將・拔路兒一個人決定原住民土地的命運?

 

為了聲援在凱道上的家人,我們可以用行動、用文字、用任何方式,讓夷將・拔路兒道歉下台,退回傳統領域劃設辦法。

Credit: Wikipedia / CC BY-SA 3.0

 

編按

  1. 巴奈・庫穗:阿美族名 Panai Kusui,臺東都蘭部落族人,同時為台灣獨立音樂原住民女歌手。
  2. 現任原民會主委夷將・拔路兒曾出任臺灣原住民族權利促進會會長,從 1987 年起開始參與「還我土地運動」等原住民族運動。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謝來光,蘭嶼東清部落達悟族人。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