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y

馬雅人:加拿大天才少年發現「假馬雅城市」事件,實際上告訴了我們什麼事?

位於墨西哥 Chichen Itza 的馬雅金字塔。(Credit: pixabay / CC0)
位於墨西哥 Chichen Itza 的馬雅金字塔。(Credit: pixabay / CC0)

 

最近不知為何,在臉書同溫層中,前(2015)年加拿大少年 William Gadoury 宣稱透過星座找到馬雅城市的新聞又浮了出來。我想,不如就趁這個機會,把這個知識寫成 note 跟大家分享。

 

故事是這樣的,William Gadoury 認為,馬雅城市選址與星座有關。於是,他利用了獵戶座三連星認為他找到了一個疑似馬雅城市,並將其命名為「火之口」,位置約略在 El Mirador 的東北方,今日墨西哥的叢林中。他還推論說這個遺址是馬雅世界第五大的遺址,有一些衛星遙測、天文學家支持他的看法,加拿大太空總署也提供衛星圖像來做這個研究。

這個故事感覺非常地感人,本大使也覺得有一個少年對馬雅有這麼深的熱愛,就好像看到小時候的我,只是我可能還沒有他這麼專業。但是,大使也擔心他的研究方法其實有問題,如果沒有人指出來,又把他捧成這樣,其實對小孩的教育來說不是件好事。

William Gadoury 宣稱透過星座找到的馬雅城市。

 

少年找到古馬雅城?推論方法待考驗

首先,馬雅文化不是一個統一的文化,是一個城邦為主的文化。每個城市國家建城時,是否都意識到星座的位置,這個尚待證明。其實,我們可以看到馬雅城市建城時的選擇相當多樣,有時候與奢侈品貿易有關,如高地區的城市,有時在河流匯流口的高地,如 Cahal Pech,有的在河谷,如 Copán 等等。或許我們可以說,城市選址或許跟星象有關,但或許不是唯一、絕對的因素。

其次,從目前可知的聚落型態來說,馬雅遺址遺址數目非常非常多,遺址的等級也有差距,有如同 Tikal 的大型遺址,也有像是 Cahal Pech 這種中型遺址。所以,重點就在他擷取遺址的標準是什麼?又,這些城市時間斷代、建造年代是否可以跟他的理論配合。例如,他有沒有把後古典期猶加敦北方的拖爾特克化的城市與 Petén 低地、南部高地區的古典期與前古典期混在一起討論。

例如我們可以看到光是前古典期的瓜地馬拉南部地區,就有這麼多的遺址:

 

同時,他可能也要證明,馬雅人是有意識地利用這些星象來選擇城市的位置,且城市規模、類型或是建造時間具有比較高的一致性。

根據目前的研究,馬雅遺址之間大概都可以在步行一日的距離內。其實,你可以想見遺址相當多,只是不少還在雨林中,甚至也有很多是沒有發現的遺址。如果沒有一致的篩選條件,全部混在一起做雞精,想必會有很多問題。

 

有趣的是,出來讚嘆的多半是天文學家或是衛星地圖遙測的學者,卻沒有考古學者或是人類學家的意見(偷戰文組/理組),這個多半讓人有些不安 —— 這樣說吧,或許把這麼多的遺址,選取連成一個「死」字還是「龜」字,也是做得到的;但是我們不能因此就說馬雅人城市的選址,是有意識地選在「死」字上。

 

專家:所謂古城根本是玉米田

本大使知道這世界上出現過很多次專家不看好,但是卻發現了驚人成就的案例。不過,目前從一些理性的證據來看,我們可能很難支持這位少年真的找到一個城市。

這篇新聞出來的時候,《泛科學》曾經有報導,也訪問大使的看法;報導內剛好有一些專家的意見,例如衛星影像專家 Thomas Garrison 是如此告訴一名網路編輯 George Dvorsky 他的想法:

「我很高興這位年輕人這麼早就對古馬雅文化和遠端遙控技術有興趣,但實地驗證(ground-truthing)是遠端研究最重要的關鍵,你必須能確認從衛星影像中找到的東西。在這個案例中,不管是它的形狀或上面植被都很明顯看得出來是一塊玉米田,可能荒廢 10 到 15 年,任何有在馬雅當地觀察過的人都會知道這件事。

我希望這位年輕人能讓研究提升到大學層次,然後他的下個研究就會很有意義。」

這位學者算是很明確地指出,這是一片玉米田,可能只是近 10 年或是 15 年的人為產物。

 

馬雅文化考古學者 David Stuart 當時也在他的臉書發表看法,他提到:

馬雅學者 David Stuart。(Credit: Gregory Reddick / CC BY 3.0)

「這整件事都是胡來,簡單來說就是一個垃圾科學(junk science)。馬雅人沒有用星座位置規劃他們的城市,這樣的觀察很有可能只是一個巧合,因為古遺跡很多、星座也很多。

在地圖上看見的形狀的確是人造的,只不過它只是一個廢棄的麥田或玉米田。」

 

其實,意思跟本大使上述寫的沒有太大出入,我想整齣事件可能是一場誤會;但是也從中看到一些比較不合理的現象,例如一些研究者為什麼會如此地力推一個不合學術研究方法的結果?是否只是為了鼓勵這位少年,沒想到會引起這樣的風波呢?

 

我想,或許 David Stuart 應該更是感慨 —— 因為他自己就是一位馬雅文化的天才兒童。從小就對馬雅文化抱持極大的熱情,13 歲寫馬雅文字的論文,18 歲破解馬雅文字的著名難題。

看到一個被稱為天才的小孩,推到了螢幕前,純真地分享自己的「研究」,不知道他是不是更感同身受,卻也更加憂慮呢?

 

古文明離神秘越近,離真實越遙遠

我想古文明這個議題,之所以為吸引這麼多人,就是在於他的神秘,或是找尋到一個以往從不知道的「失落城市」的驚奇感。但是,這樣的驚奇感與神秘感,往往將人帶到另外一個神秘學的領域,反而使我們離他越來越遠。

這個少年發現古城的事件,帶著「天才」、「神秘」兩帖興奮劑,給予一般大眾莫大的刺激 —— 我們可以發現,這個事件混合著小孩的熱情、純真、大人急於推動、學術界的駁正,卻也因而萬分複雜。

 

學術研究方法經過長久以來的發展,多半已經有一套嚴謹的推論方法,這位少年的「發現」因為不合學術方法,導致他在事實上可能有所錯誤。

也或許我們不該忽視的是,一個找到興趣的小朋友,要如何引導他發展興趣?而不是這樣胡亂的將他推到螢幕前,或許反而扼殺了他的興趣。

(本文原標題為〈加拿大天才少年發現馬雅城市事件〉,原作者為馬雅國駐臺辦事處。非經同意,不得轉載。)

位於墨西哥 Chichen Itza 的馬雅金字塔。(Credit: pixabay / CC0)

位於墨西哥 Chichen Itza 的馬雅金字塔。(Credit: pixabay / CC0)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馬雅國駐台辦事處大使,從小對馬雅有所憧憬,立志成為台灣馬雅研究第一人。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部落好朋友

你也有話要說、有故事要分享嗎?《Mata‧Taiwan》歡迎任何對於原住民族或南島民族多元的想法!歡迎成為我們的部落好朋友:puretaiwan2013@gmail.com

You may also like...

  • Amy CC Hsiao

    Is this maya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