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傳歷史的方式本不只一種——Lmuhuw,泰雅族的吟遊歷史

Credit: 賴鵬智 / CC BY-NC-ND 2.0
Credit: 賴鵬智 / CC BY-NC-ND 2.0

 

當 Nabu(那布)、Panay(巴奈)和 Mayaw(馬躍)為著傳統領域的完整性在街頭已持續抗爭了將近 200 天之際,觀看《Lmuhuw 言的記憶》這部紀錄片格外令人有感。

這部片主要是敘述阿棟牧師、芭翁兩位泰雅族人,以及漢人學者(也是本片導演)鄭光博所組成的文史工作小組,近 10 年來走訪各個部落拜訪耆老,採集 Lmuhuw 的過程。

 

過去泰雅社會沒有文字,對於族群的歷史記憶與文化傳承,是用祖先所流傳下來的語言,透過口述或吟唱的方式流傳下來,這就是 Lmuhuw。

 

過去泰雅社會沒有文字,對於族群的歷史記憶與文化傳承,是用祖先所流傳下來的語言,透過口述或吟唱的方式流傳下來,這就是 Lmuhuw。「你們拿什麼來證明這個傳統領域是你們的?」紀錄片裡芭翁提到,每每和公部門對話時聽到對方如此的質疑,她的心總是激動不已,因為一首首耆老口中的 Lmuhuw 吟唱就是泰雅人在這塊土地生活過的最好證據。

Lmuhuw 的內容主要是部落英勇者對於走過之山林河川的述說,其中吟唱的地名與生態有關,與祖先發生過的事跡有關,保留了泰雅人豐富的文化記憶與地景知識。被訪問的老人家說:「我只能唱到自己的界線,(要)再上去,你(要)到上面的部落去問。」於是,泰雅文史小組不辭辛苦地走遍各個部落,把 Lmuhuw 裡的祖先名字以及遷徙地名像拼圖一樣收集起來。

這就是真正以泰雅人為主體,由自己述說的遷移史與民族史

 

然而,不管是 Lmuhuw 的採集或是從而延伸的傳統領域調查,都不僅僅是在地圖裡標記下地名而已,更重要的是能唱 Lmuhuw 的人 —— 面對鏡頭吟唱著 Lmuhuw 的一個個泰雅耆老,他們的話語、歌聲和身體姿態,是這部片裡最最令人動容的部分。但因為生活環境的改變,後代泰雅語能力的流失,他們幾乎找不到可以對唱的人了。

2012 年,Lmuhuw 被列為文化部文化資產局無形文化資產保存的對象,溪口部落的 Watan Tanga(林明福)耆老被提報為國寶級藝師,泰雅文史小組裡的關鍵人物阿棟牧師則加入了師徒制傳習計畫,成為 Watan Tanga 的三位弟子之一。然而,2014 年,阿棟牧師突然中風倒下;2016 年,被文史小組認為是最強壯的報導人 —— 南澳武塔部落的Hayun耆老突然被宣告得了癌症。

國家資源的挹注、泰雅中生代的努力,是否能趕得及讓 Lmuhuw 仍然存活在泰雅人的吟唱中,而非成為只能在影像紀錄裡、文獻裡搜尋到的珍貴資產?

 

看著工作小組利用蒐集到的許許多多地名,在 Google 地圖上繪出泰雅人從南投瑞岩部落的 Pinsbkan(賓斯布甘)出發,沿著河流遷徙到幾乎整個北部山區的壯闊景象時,我腦海裡浮現出 Taya(官大偉)老師文章中一再提及的泰雅人有關河流的深厚知識,非常推薦和這部紀錄片一起「搭配服用」。

我們真的非常需要有更多的人,從更多面向去探討、並深入有關傳統領域的議題。

(本文原標題為〈推薦:Lmuhuw言的記憶 〉,原作者為邱韻芳,原刊於《2017 台灣國際民族誌影展》。非經同意,不得轉載。)

↓ 《Lmuhuw 言的記憶》電影預告

 

關於作者

邱韻芳,暨南國際大學東南亞學系副教授。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部落好朋友

你也有話要說、有故事要分享嗎?《Mata‧Taiwan》歡迎任何對於原住民族或南島民族多元的想法!歡迎成為我們的部落好朋友:[email protect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