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反歧視法

15717558939_f4e56ce66e_o

如果奧斯卡和電影對華人和原住民的調侃都是創作自由,我們為何會感到如此不爽?

編按:電影《大尾鱸鰻2》遭質疑涉歧視原住民後,導演邱瓈寬於 2/13 表示無意冒犯,希望外界可以尊重創作自由,獲得影視界聲援。但無獨有偶,2/22 第 88 屆奧斯卡頒獎典禮中,主持人 Chris Rock 竟請來三位亞裔孩童上台,諷刺民眾對亞洲人的刻板印象,引起 NBA 球星林書豪在內的華裔人士不滿 ── 如果創作自由萬歲,為何我們會對這些族群玩笑感到如此不悅?

1024px-Racistcampaignposter1

揪竟要反歧視還是要平等?這是我對通過反歧視法的初步觀察……

  編按:隨著《大尾鱸鰻2》遭各界質疑其劇情涉及影射、歧視原住民族文化,大眾也再次檢視國內《反歧視法》立法必要性。原民立委如陳瑩即指出,《反歧視法》是消極的作為,但為了維護國內少數族群的尊嚴,立法仍有必要。本文因此將具體討論台灣訂立《反歧視法》的可能方式與可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