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油棕

我們的男女平權,在他們眼裡是放蕩── 一片森林如何讓一個部落的性別平等開倒車 ── 達邦樹

  65 歲的柏麗伊(化名)來自東加里曼丹的弄瑟卡(Long Segar),自小隨著父母搬遷至該村莊迄今,她見證了婆羅洲印尼在移工、伐木和油棕發展下,產生巨大轉變。 「父母用籃子背著我和弟妹們,以船行以及沿河走了很長的路,才來到這個村莊定居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