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男女平權,在他們眼裡是放蕩── 一片森林如何讓一個部落的性別平等開倒車 ── 達邦樹

 

65 歲的柏麗伊(化名)來自東加里曼丹的弄瑟卡(Long Segar),自小隨著父母搬遷至該村莊迄今,她見證了婆羅洲印尼在移工、伐木和油棕發展下,產生巨大轉變。

「父母用籃子背著我和弟妹們,以船行以及沿河走了很長的路,才來到這個村莊定居至今。」

 

在弄瑟卡,個人身分原比性別更有影響力

那是一片沒有道路的熱帶雨林,從首府加馬林搭(Samarinda)搭乘長船 2 天才能抵達。

柏麗伊的父親清除部分土地種植稻米、建造屋子以及協助建立一個部落。他們以農業為生,也在森林中捕獵野獸和魚隻,以及採集藤和竹。

 

每個人都照顧孩子,雖然女性做得較多,但並不認為那只是女性的責任,這觀念讓我意外。人類學家 Carol Colfer 博士(現為國際林業研究的高級研究專員)曾在 1979 年首次走入弄瑟卡進行加里曼丹森林與人類的相互作用研究之時,發現部落過去都沒有多大變化。當時讓她印象深刻的第一件事是當地男女之間的關係 ── 比同期的北美洲部分地區來得平等。

「我發現,家庭中的個人身份比性別更有影響力。」她說,男性非常積極地參與家庭雜務,儘管他們不洗女性的內衣褲,但依然負責洗其他衣服。

「每個人都照顧孩子,雖然女性做得較多,但並不認為那只是女性的責任,這觀念讓我意外。」

Carol Colfer 也說,男女方也走入農地耕種,但在種稻方面卻是女性更專業。以柏麗伊為例,女性自小被教導,她們一生的專業是種植稻米

「這是女性非常重要的形象,也為本身的技能感到驕傲。」

男性則專注在獵捕獸類、捕捉魚隻和勞作,且其成長的期許是往外「探險」,或離開村莊社區到外地工作數年。「男性從外地回來後,會與村人分享他們的經歷故事 ── 這是男性認同的中心部分。」

在弄瑟卡部落,個人身分比性別更有影響力。圖為編織籃子的達雅人婦女。(圖片/Rainforest Action Network,CC Licensed)

 

外來者觀點:達雅人亂搞男女關係

外來者認為達雅人亂搞男女關係、落後、愚蠢,會使用黑巫術,甚至認為達雅人有尾巴…… 新來者對達雅人存有許多極差的刻板印象。Carol Colfer 在過去 20 年以來多次回到弄瑟卡,發現伐木和木材種植公司逐漸進入村莊,而印尼政府竟也安置約 1 萬名爪哇人遷移至附近一帶定居,這一切為弄瑟卡帶來改變,尤其是新來者(移民者)對兩性有著非常不同的觀點。

「外來者認為男性必須是一家之主,並且只與男性頭人(headman)對話 ── 除非他們想與當地女性發生性關係…… 達雅人(Dayak)(編按1)女性的自由態度讓新來者認為達雅女性與其他種族女性相較下更淫亂。」

「外來者認為達雅人亂搞男女關係、落後、愚蠢,會使用黑巫術,甚至認為達雅人有尾巴…… 新來者對達雅人存有許多極差的刻板印象。」

畏懼外來者的騷擾,以致女性在戶外的活動開始減少。Carol Colfer 很在意外來者這些有影響力的性別新觀點,會改變整個部落。

「傳教士進來宣教,政府官員、工業人員、電視節目等都帶來不一樣的觀點,即男性必須是養家糊口的人,女性則留在家中。」Carol Colfer 說她不認為當地人會全然接受上述觀點,但也擔心這些來自外界的壓力會有不良影響。

 

21 世紀初,Carol Colfer 進行最後一次考察並離開弄瑟卡之時,她所擔憂的問題仍未浮現。但在 2004 年,油棕發展大肆吞沒婆羅洲,包括弄瑟卡,一切都改變了。

外來者認為達雅人亂搞男女關係、落後、愚蠢,會使用黑巫術。圖為 19 世紀的達雅人舞者。 (攝影/J. (Jean) Demmeni,CC Licensed)

 

棕油產業進駐,影響部落原有性別意識

英國布萊頓大學(University of Brighton)的 Rebecca Elmhirst 博士再度進入弄瑟卡以研究油棕發展對性別帶來的影響,Carol Colfer 亦籍此機會加入研究團隊,儘管她無法親自回去。

「我非常好奇也擔憂,因為這是一樁接一樁的施壓 ── 伐木、木材種植、移工,然後是油棕,在掠奪當地村民的土地之際,我也懷疑這更助長所有荒唐的性別觀念。」

2014 年,Rebecca Elmhirst 和來自印尼大學的 Mia Siscawati,帶著來自加里曼丹東部的兩名研究助理,在弄瑟卡待了 2 星期進行研究,並完成了由國際林業研究(CIFOR)出版的《性別與森林》。

 

Rebecca Elmhirst 的研究團隊進行個人訪問與團體討論會,她不只是重遊舊地,但也帶來性別的新觀點,即是 Carol Colfer 早期的研究中未出現的。

「我們試圖更細膩地展現油棕所帶來影響全貌,比起一貫呈現女性受害者的形象更為細膩。我們也想知道更多元的經驗,了解性別是如何在不同地方帶來差異,以及在種族、年齡、社會階級及各個地方的歷史中,性別間如何相互作用。

事實上,Rebecca Elmhirst 發現,「Carol Colfer 在 1980 年代所識別的性別規範,在面對大環境的改變下,顯然仍可恢復原來樣貌,例如集中式稻栽仍是部落的重要支柱,不只是保障了家庭糧食,更代表了部落內的女性認同。」

印尼的棕油產業。(圖片/Achmad Rabin Taim,CC Licensed)

 

從耕作習慣看見改變中的性別關係

儘管如此,稻米已不再是家庭的主要收入,例如柏麗伊也和弄瑟卡大部分女性一樣,開始在油棕園做雜務。不過傳統的影響力依舊強大,很多女性身兼多職,於早晨進入油棕園做雜工,並在中午時段回到稻田或住所工作,很多時候也還是會因為農作繁忙而選擇放棄油棕園的雜務。

柏麗伊說,「我其實不想種田,但當看見別人在耕作的時候,就會覺得我(不種田)不太對。」

Rebecca Elmhirst 所觀察到的關鍵轉變,是女性在鄰近村莊的稻田已被油棕園所佔用,她們因此必須騎摩托車到更遠的農地。但山路顛簸加上摩托車的重量,都導致以往像柏麗伊這樣的獨立女性,如今卻得靠男性載送她們

 

你也許認為這是好現象。但這卻幾乎是因為女性為了遠離不健康的性別觀念(如外來者的性騷擾),以及為了避開部落內部的壓力所造成的。年輕女性如 20 歲的希羅(化名)則有不同志向。在年少時到稻田協助父母耕作,但到學校讀書則是優先選擇。如同大部分的同輩,她想當公務員或到種植公司上班。

Rebecca Elmhirst 表示,如今年輕女性甚少參與農耕,取而代之則是她們必須接受正規教育,因此註冊入學的女性數量很高。「這就是 Carol Colfer 在研究中所看到的現象,逐漸增加。」

「你也許認為這是好現象。但這卻幾乎是因為女性為了遠離不健康的性別觀念(如外來者的性騷擾),以及為了避開部落內部的壓力所造成的。」

到學校上課意味著女性不再學習種稻的專業知識 ── 但事實上,就算受了教育,弄瑟卡的青年也沒有太多機會。

「他們高中畢業後回來能做什麼?坐在辦公室裡的工作並沒有那麼多。」

過往獨立的達雅人女性,如今卻得靠男性載送她們上工。(圖片/Aul Rah,CC Licensed)

 

吞噬土地的油棕林:這是最典型的剝削

沒人讓我參與談判或協商,那時,我好難過…… 有些人收到錢,可是我沒有。那是我父親與兄長開墾的土地,但現在我們分文未得。在弄瑟卡,族人還有其他需面對的壓力。Rebecca Elmhirst 的研究發現,油棕的出現提高了該村莊的社會分配不均。

「油棕園似乎比伐木產生更難以置信的轉變。」

樹木被砍伐,達雅人仍能在森林內採集林產和打獵,因此雖然他們的生計受影響,但仍能生存。然而油棕卻會清除整片森林和農地,與前者有很大的區別。

「這是吞噬土地,當地人如此形容。當成果並沒有合理的分配,村人何來的得利?

 

柏麗伊即是受害者之一。她說,「種植公司租借了我其中一塊土地,可是他們從來沒有付費或賠償。沒人讓我參與談判或協商,那時,我好難過…… 有些人收到錢,可是我沒有。那是我父親與兄長開墾的土地,但現在我們分文未得。」

Rebecca Elmhirst 說,部落的貧富差距越來越大。

這是最典型的剝削:所謂的談判或協商由部落特定人物與種植公司進行,但大部分的族人是被排除在外的,帶給部落極大的紛爭。」

 

極長期的研究讓 Carol Colfer 對在地有了認同,她現在仍會透過臉書與部分族人保持聯繫 ── 部落現在也有智慧型手機了,就跟大部分印尼人一樣。

「人們的改變並不是世界末日。只是他們被強迫接受 ── 尤其是那些對他們極不合理的待遇 ── 總讓人感到悲傷。」

(本文原出處為 FOREST NEWS,原作者為 Kate Evans,由烏舜安咿編譯。)

一個外來產業如何逐漸改變一個部落社會價值的故事。本圖攝於巴布亞新幾內亞,圖中人物非達雅人人。(圖片/CIFOR,CC Licensed)

 

編按

  1. 達雅(Dayak)是當初歐洲人用來稱呼婆羅洲上非馬來人的原住民族,包含許多語言文化皆不同的族群,主要有下列 7 大族群:
  • Ngaju
  • Apo Kayan
  • Iban(又稱海洋達雅)
  • Klemantan(又稱陸地達雅)
  • Murut
  • Punan
  • Ot Danum

上述主要分類之下,又有數十支亞族,最少有 50 種以上的不同語言,

 

專欄介紹:【達邦樹】

達邦樹(Tapang,學名 Koompassia excels,蝶形花科)是一種砂拉越常見的高大樹木 ,生長在東南亞低海拔的熱帶雨林中,高度可達 88 公尺。其樹幹光滑,樹枝離地面 30 公尺,並自然地吸引森林巨蜂來築窩釀蜜。蜂蜜的價值曾經保護它免受砍伐的厄運,當地居民只能採用自然倒下的達邦樹為木材。它是砂拉越受保護的森林品種。

因此《達邦樹|無聲的吶喊》寓意樹木的尊嚴與森林的管理與保育,並希望在社會與法律的護衛下,讓森林繼續存留,扮演生態棲息地的功能,以及供應惠澤人類社群的各種物品與服務。


 

愛原住民?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主圖來源/CIFOR,CC Licensed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達邦樹|無聲的吶喊

一種砂拉越常見的高大樹木 (Tapang,學名Koompassia excels 蝶形花科Fabaceae family),生長在東南亞低海拔的熱帶雨林中,高度可達88公尺。其樹幹光滑,樹枝離地面30公尺,並自然地吸引森林巨蜂來築窩釀蜜。蜂蜜的價值曾經保護它免受砍伐的厄運,當地居民只能採用自然倒下的達邦樹為木材。它是砂拉越受保護的森林品種。 網站寓意樹木的尊嚴與森林的管理與保育,並希望在社會與法律的護衛下,讓森林繼續存留,扮演生態棲息地的功能,以及供應惠澤人類社群的各種物品與服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