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都市原住民

Credit: 原青陣藝術小組

當代「排漢公主」的尋人啟事:你的最《LAU 烙》你自己定義!

  「我回部落,到底是我出生的地方,還是我媽出生的地方?」   Djubelang(詹陳嘉蔚)在美術學院休學前給自己「畫了一幅自畫像」。「詹」是排灣族母親的姓氏,「陳」是父親的姓氏,Djubelang 則是 vuvu(排灣語,指祖父母輩)給她的名字。 小時候回排灣族母親的部落,族人說「妳是白浪」,到台北念書,又因為黝黑的膚色、深邃的輪廓,被看成是原住民的標準特徵。

4207708783_a48cb49320_b

我們都在流浪,只是回家路不一樣!北投凱文館開幕展,名稱卻讓族人大傻眼

    「台北不是我的家」是創作歌手羅大佑的成名曲《鹿港小鎮》當中,大家耳熟能詳的一句副歌歌詞。它代表多少旅北學子和出外打拚的年青人想家的共同心聲,成為 80 年代台灣流行歌曲的一個文化註腳。 而最近這句歌詞又被重新搬上擡面,成為凱達格蘭文化館整修半年之後重新開幕的展覽名稱:「台北不是我的家-我用血汗打造一個都會,把原鄉留在夢裡」展覽,探討平地原住民和山地原住民在傳統領域之外,近半世紀以來誕生的「都市原住民」遷移與流動的社會變遷及勞動生命史的轉變。

8281367616_d35bd26748_k

當我不斷告誡遊客矮靈祭不是豐年祭,新竹縣府卻為何要將矮靈祭變成「嘉年華」?

編按:2016 年適逢賽夏族矮靈祭每十年一次之大祭,新竹縣文化局長蔡榮光說矮靈祭「將比照『客家文化嘉年華』擴大舉辦,有熱鬧、門道來推廣賽夏族文化。」引起各界爭議。   最近做了很多的資料查詢為了自己之後的論文準備著,也隨手查了有關於自己賽夏族矮靈祭(paSta’ay)等等的資料,看看能否自己體悟後,再跟廣大的朋友灌注正確的知識,希望大家可以感受到過去矮人對賽夏族人最原始的叮嚀。

3989529881_6c5950fbf3

我是「很弱的原住民」!專訪原民五年級生:自治不能吃,我只關心能不能讓家人吃飽

  「以前我講我是原住民就會被鄰居打壓,甚至本省人與外省人為了打壓原住民而團結起來打壓我們,」李正治說,但現在時代不一樣了,人們聽到原住民會覺得很好,會有興趣認識原住民的文化,「但我覺得那可能只是對於新鮮事物的看待。」 囿於臉書的演算法限制,他發現如果很少在臉書按讚,似乎就很難看到《Mata‧Taiwan》的文章在動態牆上出現,不過也不是每篇文章都會很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