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較於臺大生砍女友 41 刀事件,臺灣的社會是如何處理一件勞工受虐案

作者: 我是小編

(上接第 1 頁

對啦,政府的確讓它他們遷村了,但是這到底也是為了他們好啊!不然颱風來了苦的還不是他們。最後也許還不忘補充地舉出其實你有不少原住民朋友,好證明你不是一個隨便歧視別人的討厭鬼。

 

那麼,就來交換好嗎?補助、福利、加分通通都給你,但從現在開始,你得搬到一個你完全不熟悉的地方:

用你沒有聽過的語言說話,沒有自己的名字;

你得放棄專長,做一些對整個社會而言比較有幫助的工作;

你熟悉的文化和生活方式變成別人休假時用來增廣見聞的藝文之旅,你住的地方變成了別人闔家攜手同遊的觀光勝地;

你家隔壁開不開 7-Eleven 都得先通過誰的允許,卻不會有人問你願不願意住在核廢料的隔壁;

某天來了幾次颱風,你的家園因為那些盜採砂石的傢伙和一些為了促進經濟發展的建設什麼的淅瀝嘩啦的變成一場爛泥,你失去了一些家人朋友……

就在你還來不及好好地為這一切留一場眼淚的時候,一堆專家學者,甚至連號稱愛與和平慈濟功德會的釋證嚴都跑出來了;他們分發著那些從你們祖先手中搶奪過來的資源讓你磕頭謝恩,一面卻逼著你搬離這你好不容易適應過來的生活。而你所有的抗議發難,都變成別人眼裡的不知好歹。

到時候,你真的還能夠說著和現在一樣的話嗎?

 

這社會處理問題的「儀式」

沒有拔出的刺,沒理由隨著時間而消失不見,至於那些正在發生的爭端,也不可能因為誰閉上眼睛就停止下來。

面對傷痕,我們總是拍拍受害者的頭,說幾句安慰的話,再附上一些自以為是的補償,接著便開始逼著他們不能痛不准流血,逼著他們原諒放下,逼著他們事過境遷,再逼著他們絕口不提。再來隔個一段時間,最好還能辦幾場紀念活動或拍成幾部電影。

完成這一系列的儀式後,我們終於心安理得地將一切畫上句點。從今而後要再有誰真膽敢不識相的拿出來說嘴,那肯定都是居心不良的社會分化、是政治操作、是翻舊帳、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從小到大,我們所接受的教育和接收到的訊息,都不分青紅皂白地強迫著每一個人擺出國泰民安的喜樂姿態,只為了成就不知道是誰的一場大同理想。

以上,便是我們的社會處理分裂和仇恨的方式。

 

只是幹你娘的,難道真的沒有人覺得這樣根本非常變態嗎?

 

沒有拔出的刺,沒理由隨著時間而消失不見,至於那些正在發生的爭端,也不可能因為誰閉上眼睛就停止下來。

我們每一次的逃避,都在製造出新的受害者,而直到我們有勇氣真正面對的那一天以前,從來沒有什麼事情會真正地過去。

所有的矛盾會以不同的形式無限輪迴出一次比一次更加激烈的衝突,然後再被輕易分割成一個又一個的單一事件。

 

曾經,我不只一次地困惑著,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我們的社會竟然堅信著用謊言和微笑就能夠粉刷出太平?

但直至此刻,我卻依舊沒有答案。

胡文興事件後的絲毫漣漪

我們不惜如此卑微地用這麼露骨的方式,拉開自己的傷口,撒上鹽巴譁眾一場,只為了取寵後那一點點正義的可能。

2014 年 9 月 28 號

從報導出來後,我開始嘗試運用不同管道,尋找一些有關於這件事的後續,最後卻僅只找到一篇詹順貴律師所發表的社論(編按:還有阿美族人 Namoh Nofu 9/25 於《想想》發表的〈原民悲歌:是誰讓我們成為奴隸階層?〉一文),其中甚至刻意地提起馬英九總統的原民政策,和指出在報導的三日後,民進黨蔡英文主席曾經到台東為市長候選人賴坤成造勢 ── 沒錯,我用了刻意這個不太正面的形容詞。

我們不惜如此卑微地用這麼露骨的方式,拉開自己的傷口,撒上鹽巴譁眾一場,只為了取寵後那一點點正義的可能。

但很可惜的,在一個本該是人生勝利組的青年狠狠地砍殺女友 41 刀後,哪家媒體還有多餘的版面來關心這個遙遠又不具話題性的勞資糾紛?反正勞工課都願意深入調查調解了嘛!

可令我還是忍不住驚訝的是,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像重傷害這樣的公訴罪究,竟然已經能夠用協調和爭取權益的方式收場了?或者,原來一家合法醫療院所發出的病危通知,對這塊土地上的法律而言,其實只是不太嚴重的傷害呢?當然,這中間牽扯的肯定是說不完的證據、責任歸屬什麼的一大堆複雜又專業的麻煩事了。

說到底,這社會正義從來都是一門太艱深的大學問,一個小小的胡文興再爭不過,從來也本都是合情又合理。

 

所以真要怨的,也只剩下運氣了嗎?但他的不幸運又是什麼呢?因為事件曝光在這接二連三的慘案中間,還是他無能為力的血統和身分?

而無論是哪種原因,那些曾在他身上所發生的不公不義與遺留在無論身體或者心理上的永久性傷害,對這個社會而言,卻終於還是僅僅成為了某年某月某天的某篇小小報導上一排小小的名字了:一個,曾經只為了方便執政者管理而強迫賜與改寫而成的漢姓漢名。

 

只是句點以後,悲劇卻從未因此而終結。

 

後記

我的父母親從小就告訴我,這片土地上,沒有什麼族還是什麼省的人,我們是台灣人,是一樣的。也許有的人會覺得這樣子是背棄祖先,但我想我們守護的是先人留下的精神與文化,那些不該被遺忘,我們要了解它們,但不該用它們作為彼此憎恨的理由。

文章裡,我用了很多的「我」,是因為我知道這片土地上真實也持續存在這些事情,同時為此感到很難過。

我不懂為什麼因為「原住民」這樣三個字,有些人就必須過得很不好;為什麼明明是因為創傷後的補償制度,反而會變成所謂的特權。這些,對我來說真的是很瘋狂的,我不能接受這樣的事情在這片土地上發生。

我相信我們的祖先絕對不會喜歡這樣,這不是他們教我們的。

IMG_7131

沒有拔出的刺,沒理由隨著時間而消失不見,至於那些正在發生的爭端,也不可能因為誰閉上眼睛就停止下來。(註:本圖為日治時期布農族人接受拍照之影像,與本文所敘述事件本身無關。)

 

作者介紹

Kana Fü,女性,1986 年生,台灣人。

集成了這塊土地與 A 型血液的雙倍韌性,只要是認定的事情就會義無反顧的堅持到底。

對於土地和自由有著很大的熱情,願望就是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都能夠平等的共存著,堅信唯有百分之百的平等和自由,人類才有幸福的可能:

「孕育我們的,不是階級或者種族,而是人與人之間的愛、包容與這片如母親般的土地。

它不屬於任何一個人,它的名字是台灣。

而我,是生長在這塊土地上的台灣人,我為此驕傲。」


相關文章推薦

你也有原住民或部落的故事要分享嗎?
《Mata‧Taiwan》熱情徵文中!

也歡迎加入我們粉絲團
每天追蹤原住民文化、權益大小事!

 

圖片來源:《Mata‧Taiwan》

留下您的看法

喜歡這篇選文?
歡迎點擊下圖為我們灌溉!
 
  
 

或許你會想看

繼續瀏覽本網站,以同意我們的服務條款與隱私權聲明。 我同意 了解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