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政府原民政策髮夾彎?520 前夕小英幕僚親自回應!

by Vanessa Lai

 

蔡英文總統在 2016 年大選的原住民族政策主張,是最早公佈,也是最完整的論述,九大具體主張包含保障原住民族土地權(回復傳統領域權、核廢料遷出原住民族土地)、實現原住民族健康權,以及肯認平埔族群之歷史地位等;並在三個月後,以總統身份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也提出八項具體承諾。

只是截至目前各項最初所承諾的各項原民政策,不是執行進度緩慢,就是違背先前公開承諾,也遭輿論質疑是「髮夾彎」!

 

施政成效落差大,原民團體質疑消費原住民

據《Mata.Taiwan》訪問瞭解,自去(2016)年 8 月道歉至今的施政成效,給人感受的落差,背後的原因可能有以下三點:

  1. 原住民選票少,容易被邊緣化
  2. 經濟發展主義當道,受資方或既有利益結構的壓力
  3. 質疑蔡英文是在消費原住民、執政黨缺乏實現政策的意圖

 

曾擔任蔡英文原民政策顧問的施正鋒,嚴詞批評政府「口蜜腹劍」,像是去年 8 月承諾過要針對蘭嶼核廢料的問題提出「真相調查報告」,至今進度緩慢,引發族人強烈不滿,施正鋒認為蔡英文其實是在用調查迴避回答具體遷出時程。

在總統向原住民道歉後的第一個行動是,選定都蘭作為原住民族自治區首個試辦的部落。施正鋒指出,蔡英文會選在都蘭,其實是考量到台東縣長選舉,並沒有仔細評估可行性,因為「都蘭有多少開發案是有很複雜的(因素)」。

淡江蘭陽校區政經系主任包正豪則批評,民進黨先給予原住民虛幻的大餅,然後再狠狠地拋棄,「這種根本是始亂終棄」,「但民進黨並沒有任何羞愧,道歉可以做,因為可以贏得名聲。其他涉及原漢實質政治經濟利益分配的,一定犧牲原住民,不過就是 2.3% 的選票而已,誰在乎呢!」

前原民台台長 Mayaw Biho,曾參選平地原住民立委,現在在凱道為捍衛傳統領域完整性抗爭。他感慨原住民族政策寫得很好,去年總統針對 400 年來的不公義向原住民族的道歉,也講得很好,給大家期待很高,卻與執行成效有巨大落差。他強調,轉型正義沒有調查,就沒有真相,沒有真相就沒有正義,也無法得到原諒。 而原住民轉型正義至今連第一步的「調查」都沒有做到位。

以在凱道上已進行逾 80 天的傳統領域《劃設辦法》爭議為例之分析(製圖/白蛇)

 

蔡幕僚:最終目標沒改變,「髮夾彎」批評有失公允

去年 8 月總統向原住民族道歉提及的八項承諾,究竟後來怎麼樣了?《Mata.Taiwan》透過以下表格整理逐一檢視,並專訪到民進黨政府參與原民政策事務的幕僚,直接回應目前存在的爭議或質疑:

[table id=1 /]

不能再用以前民進黨起家與原運站在一起時的標準來看待,因為現在要面對的是社會大眾的誤解與期待。「不能再用以前民進黨起家與原運站在一起時的標準來看待,因為現在要面對的是社會大眾的誤解與期待。」參與原民政策事務的幕僚坦言,「髮夾彎」的批評有失公允,他強調每個承諾其實都有進度,最終的目標也沒有改變過,「過去沒有一位總統像蔡英文一樣每個項目試著做,然而我們卻遭到最激烈的抗議,」蔡英文被抗議批評是騙子,要求下台。

對照上任的最初幾個月,蔡英文自二月起開始完全沒有造訪部落的行程,就是因為民進黨內部逐漸產生很大的反彈情緒,有愈來愈多人對原民議題敬而遠之。

至於凱道上原民的抗爭,政府被質疑冷漠不回應,他回說其實一直有多方角色去對話,「但沒辦法正面回應現在他們的訴求」,一個是退回《劃設辦法》,一個是要求原民會主委下台。因為缺乏協商空間,導致對話破局。

但他也同意,目前的公共政策溝通、行政效率有再強化的空間,「目標如果是 100 分,起點應該是在 2、30 分,我們會朝 60 分、80 分逐漸邁進」,政府與抗爭的原民目標都是一致的,只是手段上的差別,而他將會全力避免施政進度太緩慢的問題。

 

部落族人:政府施政確有改善空間

鄒族庫巴特富野社文化發展協會執行秘書湯文賢受訪表示,自己和部落的族人一樣感覺不到太大的改變,且作為推動公共事務的族人,覺得政府的執行效率比較慢。鄒族已經在去年針對兩大社特富野和達邦,展開傳統領域調查,在部落會議逐步溝通、凝聚共識。

湯文賢說,部落族人都認為土地應全部劃進去,且鄒族已經有一套自主管理山林的方式,是以禁忌而來,搭配法律規範的部落公約。他希望原民會動作不要太慢,「讓已經沒有爭議的土地先逐一公佈,原民會應該盡快核可」 。

 

很感謝,也都有感受到蔡英文政府的誠意,但還是希望大家一起來做正確的事,不要做草率的決定。另外針對幕僚對於平埔政策的回應,台灣拍瀑拉權益促進會理事長張麗盆(巴布拉族)強調,在政府最初的劃分裡,平埔族群原本就是住在平地的原住民,他們固然支持打破平原、山原及平埔原住民三者的概念,因為大家原本都是屬於台灣的原住民族。但以政治現實來看,這是民進黨政府短期不會做到的事。為了有最基本的憲法保障,平埔族群現階段自然必須要求放在平地原住民底下,否則貿然復名,平埔族群將會變成二等原住民。

張麗盆說,族人並非不了解國家對於資源分配的考量,「我們和阿美族等族人,都是一家人,也不願意對既有原住民族造成太大的衝擊」,因此許多專家學者也都提出解套方式,例如訂定五年為期的日落與日出條款,「例如在這五年內,不去參加 2018 平地原住民立委選舉,也有五年時間讓政府去盤點資源分配,讓民進黨去修憲。」

「無論如何,在目前執政黨對整個平埔族群回復身份的法律、架構,還沒有非常清楚與成熟的做法的時候,我們還是很感謝也都有感受到蔡英文政府(對平埔復名)的誠意,但還是希望大家一起來做正確的事,不要做草率的決定。」

蔡英文總統幕僚認為,政府與抗爭的原民目標都是一致的,只是手段上的差別,未來將會全力避免施政進度太緩慢的問題。(Credit: 總統府)

 

延伸閱讀

 

留下您的看法

或許你會想看

繼續瀏覽本網站,以同意我們的服務條款與隱私權聲明。 我同意 了解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