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還我土地,也更要好好利用身旁土地──舒米如妮復育海稻米,重現耆老回憶的「黃金海岸」榮景!

Screen Shot 2016-05-22 at 11.23.02 PM

 

生長在擁有原生美景的東海岸港口部落的舒米如妮(Sumi Dongi),在參與相關土地議題後,面對「還我土地」的口號,看到的卻是部落年老者沒有心力耕種、青年出走部落,留下部落一片片荒廢的土地,這對她來說是一件很矛盾的事實。

同時,當被人們形容為「台灣最後一片淨土」的東海岸,迎來了觀光的人潮,也帶來了無法想像的商業破壞,甚至在「淨土」上紛紛豎立著「售」字的看板。

「與其還我土地,不如我們回過頭來,再去好好利用周邊的土地。」(編按1)舒米如妮說,當抗爭的燃火消逝之後,舒米如妮回頭細想,如今她更想做的,也一直在做的是透過復育土地,讓土地的價值能超越經濟甚至轉化到文化價值的層次,以此溫柔而堅毅地守護別人再也拿不走的珍貴土地。

 

東海岸劣地復育計劃,欲重現「黃金海岸」榮景

「黃金海岸」,位在觸手可及太平洋的地方,梯田坡度高,從海面上看就像波浪,一層又一層的金黃稻浪。

位於東海岸石梯坪時二公頃的水梯田,因灌溉水源偏遠,維護不易,加上人口外流,這片土地長達 20 年沒有耕作,雜草叢生、百年水渠消失,已逐漸荒廢與陸化。

舒米如妮曾聽部落耆老口述,石梯坪一帶甚至蔓延整個東海岸被稱為「黃金海岸」,位在觸手可及太平洋的地方,梯田坡度高,從海面上看就像波浪,一層又一層的金黃稻浪。舒米希望東海岸的水梯田能有一日恢復到往日的榮景。

2009 年至 2010 年,透過行政院農委會林務局補助的劣地復育計劃,舒米如妮展開了水梯田復育計劃,召集還留在部落當地的耆老,號召返鄉的青年,一同以經濟且環保的方式重新將水源引進來,靠人力重新挖掘水渠、架設分水渠道、砍除雜草,慢慢地整地、復耕,水梯田的濕地生態,逐漸演替成型。

「將近二十年的荒廢,沒有人帶頭修繕水源,也就沒有人在持續耕作。如果水源完全修好,我們就可以向以前一樣,將水圳交給 kataw(水圳巡守員)負責。」潘金水,港口部落的前頭目說。

舒米如妮曾聽部落耆老口述,石梯坪一帶甚至蔓延整個東海岸被稱為「黃金海岸」,從海面上看就像波浪,一層又一層的金黃稻浪。

 

海稻米復育困難重重,耆老卻要她堅持

常常有當地部落耆老,跑來問舒米如妮:「為什麼我家的地不能種?」舒米只能告訴他 :「我們的能力就到這樣了。」

然而,在克服了原以為最嚴峻的水圳問題後,真正的挑戰才正式開始,海稻米的復育還遇到了以下困境:

一、地形限制:台灣的稻田大多都是平原式的,梯田式的稻田佔非常少數。因其坡度高,大型農機械無法進入,只能靠人力慢慢耕作,費時又費力。

二、收成延宕:七月稻穗飽滿時,也正是颱風最容易拜訪之時。農民忙於搶收,使租用收割機的需求大增,等待的時間與風險成正比,深怕收成延宕導致一年心血付諸東流。

三、人力不足、成本過高:從舒米如妮開始復育到現在,已經有四個協助復育的老人家了,當地老人沒有力氣、青年移居城市,需要大量人力耕作的梯田,面臨人手短缺的窘境。

四、耕地縮小:第一年有三四分地開始復育,第二年成長到六公頃。直到今年,因種種真實問題浮現,不得已之下縮減為兩公頃。

在上述困境下,常常有當地部落耆老,跑來問舒米如妮:「為什麼我家的地不能種?」舒米只能告訴他 :「我們的能力就到這樣了。」

 

只是當舒米想放棄的時候,部落耆老總跟她說:「不行不行,一定要做!」

每當舒米想放棄的時候,部落耆老總跟她說:「不行不行,一定要做!」

 

籌資購買小型收割機,解決最耗成本環節

大型農機械第一無法在階梯式的水梯田操作,第二租金昂貴難以負擔,第三等待機械時間過長,大幅提升心血泡湯的機率。

推行水梯田的復育,是部落耆老們共同的夢想。而在整個農耕過程中最耗費成本的環節就是「收割」,因為大型農機械第一無法在階梯式的水梯田操作,第二租金昂貴難以負擔,第三等待機械時間過長,大幅提升心血泡湯的機率。

以 2 公頃(20 分地)的稻田來試算「租賃收割機」的成本,1 分地需要的機具租賃成本為 1,800 元,2 公頃則為 20(分地)x 1,800 = 36,000元。再者,需要 6 人工作 4 天才能完成剩餘部分,所以額外增加 1,300 x 6(人)x 4(天)= 31,200 元,加總約為 67,200元。「收割」耗費的成本就高達海稻米總成本的 1/5。

如果能夠擁有一台小型收割機,不僅是最適合水梯田的農機械,能解決地形限制與人力不足所帶來的問題,也鬆綁了生產成本,更安撫了農民面對天災的焦急不安。有了它,就可以成功採收金黃稻穗了。有了它,就又離擴大水梯田復育面積的目標更進一步。

整個農耕過程中最耗費成本的環節就是「收割」,因為大型農機械第一無法在階梯式的水梯田操作,第二租金昂貴難以負擔,第三等待機械時間過長,大幅提升心血泡湯的機率。

 

米粑流的精神:由部落創造機會,讓全臺灣一起來維護

部落居民重拾這塊土地後的互動方式,包含了對代土地的良善態度、回復傳統的「自然耕種」與「無農藥」耕作過程。

米粑流(Mipaliw),在阿美族語裡代表互助的意思,意味著你幫我、我幫你,一起完成工作,而這也是阿美族社會中重要的傳統精神,象徵不分彼此的情誼。

看到廢耕的水梯田再現生機,透過社區微型經濟的復甦,重新找回米粑流精神,舒米認為推動部落產業不可能由少數人就推動得起來,於是集結了部落當地的居民,秉持著「自己能做什麼?部落能做什麼?」的精神,由部落族人自己創造機會,復育古老部落新生命續傳統文化價值。

 

水梯田的劣地復育計劃,除了讓部落住民用最自然的方式保留這片環境,提供當地住民營升的方式以外,也包含了升物多樣性的發展,以及濕地物種進駐與演替。部落居民重拾這塊土地後的互動方式,包含了對代土地的良善態度、回復傳統的「自然耕種」與「無農藥」耕作過程。

水梯田復育對環境所產生影響改變的深遠意義,不只是當地人的責任,更希望全台灣的居民都可以有這樣的一份心思,去維護我們所愛的風景。

水梯田復育對環境所產生影響改變的深遠意義,不只是當地人的責任,更希望全台灣的居民都可以有這樣的一份心思,去維護我們所愛的風景。

 

編按

  1. 針對「與其還我土地,不如我們回過頭來,再去好好利用周邊的土地」這句話,受訪者 Sumi Dongi 於 2016.5.24 進一步補充其想法,如下:

    「其實『…… 利用周邊土地』這句,指的是我們自己部落多數土地未耕作,我只是提醒大家如果有可能,是否可以多耕作。青年回家的路一直以來是我非常擔憂的,那個家鄉是否有足夠的生存或生活方式,可以留下所謂青年,這必須花長時間經營及如何創造自己的機會。

    當然,還我土地是基本精神,是身為原民最重要的任務。」

    編輯亦遂更改原標題 〈與其喊還我土地,不如好好利用身旁土地──舒米如妮復育海稻米,重現耆老回憶的「黃金海岸」榮景!〉 為  〈喊還我土地,也更要好好利用身旁土地──舒米如妮復育海稻米,重現耆老回憶的「黃金海岸」榮景!〉 。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flyingV】

flyingV 是台灣最大的群眾募資網站,協助群眾發起並支持創意專案的平台。如果你有一個想完成的計畫(例如:電影、音樂、表演、活動、設計等),你可以在 flyingV 上刊登你的計畫向大家推廣,並邀集喜歡你的計劃的人用資金支持你,助你完成夢想。如果你支持創意、喜歡創作、想認識各式各樣的新生代創作人,在 flyingV 上,你可以瀏覽到豐富的計畫,也可以成為提案者最有力的夥伴,一起見證這些計畫從腦海裡奔向現實、踏進世界的過程!

若您對本計劃「海稻米的願望 ─ 收割機募資計劃」有興趣,歡迎上 flyingV 支持他們:


 

愛原住民?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圖片來源:flyingV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flyingV

flyingV 是台灣最大的群眾募資網站,協助群眾發起並支持創意專案的平台。如果你有一個想完成的計畫(例如:電影、音樂、表演、活動、設計...等),你可以在 flyingV 上刊登你的計畫向大家推廣,並邀集喜歡你的計劃的人用資金支持你,助你完成夢想。 如果你支持創意、喜歡創作、想認識各式各樣的新生代創作人,在 flyingV 上,你可以瀏覽到豐富的計畫,也可以成為提案者最有力的夥伴,一起見證這些計畫從腦海裡奔向現實、踏進世界的過程!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