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我們是真正被偷竊的民族

Credit: Fred Hsu / CC BY-SA 3.0
Credit: Fred Hsu / CC BY-SA 3.0

 

依目前殖民者的角度,認為應該基於憲法保障,通過立法程序,公開《原住民族土地及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下稱「劃設辦法」),把土地的本質定義區分出來,土地屬於誰就該歸屬誰。

然而,土地之內容物本來就該透過各部落族人一起,憑族群歷史脈絡去證明土地歸屬,而劃設傳統領域土地所面對的現今土地問題,也應透過部落族人與土地問題所屬人等一同合議,商討下一步,提出共同的解決辦法:共管、賠償等。這不需要政府介入,因為政府的角度與背景無法去解釋、甚至釐清土地的根本問題;若牽扯到憲法及法律問題,就必須借立法者另立法解決,而不是一味以殖民者的角度及觀點來解釋,甚至詮釋「他們」認定的標準。

 

只是對於被殖民者,「還我土地」、「如果整個台灣的土地都歸還給我們」,這是一個夢!不可能!

 

為何不可能?因為我們終究不是統治者。即便我們成為了統治者,我們土地真的會等於一個台灣領土的土地嗎? 不可能!因為我們的土地永遠要不得。

現在我們只能藉著過往殖民者所記載的土地測量報告書,來去茫然摸索找出似曾屬於我們原有的土地;我們原住民族土地的本質,在現今的國家意識中,早已支離破碎!

 

但我們為百年來的不法剝削、侵佔、掠奪還是亢奮不已,因為我們是真正被偷竊的民族。

 

如今,政府以轉型正義美其名,看似敞開心胸去對過去殖民統治者對我族的血腥鎮壓與殲滅袒露出一絲詭異的同情與不可理喻的道歉;但在這看似一陣溫暖的旋風中,卻藏著殖民者不變的傲慢心態,口不對心就算了,對待我族的手段還是如此的冷!酷!殺!勁!

回首去(2016)年 8 月 1 日殖民者頭目對我族的公開「道歉」一事,震驚了社會,導致地方人民產生一總反勢力的疑惑:「為何要道歉?」這一事可能對其他族群的人如風般吹拂後就無所謂,他們依然盲目地去過生活,但對我族來說更是一場隱形的姦殺,好不容易得到一句道歉,卻又造成另一肇的創傷。

 

到了今天,我們期盼及等待的消息,對我們來說卻成了一張土地真正被偷竊的事實 ──《傳統領域》的公開聲明,充分表明了殖民統治者包裹在內心的現實。

不要把謙卑當千杯是我們自我的吹眠,但如今在族群與族群間以千杯的酒畫下過往的情愁,我想那更是完全走不到的盡頭。

 

不知道是怎樣,好似大地又吹起了春風,萬物皆從寒冬中驚醒,看來,盼望與期待不值明日光明的晨曦。

(本文作者為林班)

「現在我們只能藉著過往殖民者所記載的土地測量報告書,來去茫然摸索找出似曾屬於我們原有的土地;我們原住民族土地的本質,在現今的國家意識中,早已支離破碎。」(Credit: Fred Hsu / CC BY-SA 3.0)

 

延伸閱讀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