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文化就像Apple iOS,應該用自己的方式詮釋——專訪《部落書寫體-針路》出版人林秀慧|Evoked 承誌

screen-shot-2017-09-05-at-5-00-29-pm

 
快速時尚當道的年代,有一群部落婦女,卻甘願追溯傳統,要「以針代筆,以線代墨」,用部落最溫柔的書寫方式,接續文化的根源。《部落書寫體-針路》就記載著他們的努力,計畫召集人林秀慧也是卡塔文化工作室的執行長,長期推動部落工藝文化的傳承。

跟秀慧老師對談,聽她隨口吐出「馬陵諾斯基」、「陳奇祿」、「文物返還」等人類學關鍵字,同時又能娓娓道來圖紋背後的故事,讓我們跳躍在西方人類學視野跟部落觀點之間,試著以更寬廣的角度看待傳統。

卡塔文化工作室林秀慧老師(攝影/林芷媛)


 

你知道,圖紋背後的故事嗎?

當他說「茅草的家」的時候,跟你去蓋茅草屋是一樣的道理,就是那個想像跟圖案,連縫綁的方式都一樣。對於沒有文字的原住民來說,圖紋就是一種語言,蘊含著生活的智慧跟社會規範。而《部落書寫體-針路》一書不但記下了圖紋的原住民語,連使用的針法跟示範者也一併記錄。

於是我們才發現,原來原住民社會中的男編女織,共用的是一套知識系統。

秀慧老師就指著其中一個圖紋「茅草的家」說,「他這個不是在講針法,而是圖像的詮釋。當他說『茅草的家』的時候,跟你去蓋茅草屋是一樣的道理,就是那個想像跟圖案,連縫綁的方式都一樣。」

《部落書寫體-針路》還透過調閱博物館中的典藏物件,讓部落婦女重新研究、演譯過去的針法,跟過去的文化銜接。秀慧老師以阿美族的「山脊」針法為例,「你在施針的過程中,跟阿美族的文化連上線,才發現原來(針法)它要這樣走,才會漂亮,『aluful—情人袋』整體物件的承受度才會夠。因為這個『aluful—情人袋』是要給成年的孩子,它要有承擔的力量。你才知道豐年祭他們訓練那麼辛苦,是為了要有膽識之外,還要有承擔力,他才有資格背上漂亮的情人袋。」

 

《部落書寫體-針路》在查找的過程中,也有無法確定針法意義的部分,有些圖紋因此標註「待查」。但秀慧老師樂觀地認為,也許那些「待查」只是等待未來填補的留白。至少有了初步的整理,就可以引出更多人,回頭釐清原住民的文化脈絡。 唯有如此,才能找回原住民過去獨一無二的設計能力跟美感。因為只有把原理弄懂,設計才可能開竅。

她用一個有趣的比喻說,「就像神經修復,修復完才會動!

 

現在很多文創設計是站在自己的角度講話,也許可以調整一下,如何透過美感詮釋別人的東西,讓他感到被尊重而不是被壓迫。從小在都市長大,秀慧老師坦承自己也是出社會工作後,因為對自身文化的困惑、混亂,而決定回鄉溯源。她提到過去從事授權商品設計,即便是支付了權利金,她在設計時還是要尊重原創作者的思考脈絡,不能背離其精神 。「那為什麼在使用原住民的圖紋時,卻可以不管原本的文化脈絡呢?」她不禁反問。「現在很多文創設計是站在自己的角度講話,也許可以調整一下,如何透過美感詮釋別人的東西,讓他感到被尊重而不是被壓迫。」

 

她也發現,原住民文化的精采豐富不為人知,是因為沒有人花心思整理,而且是要好好地站在原住民的立場上整理。「我們的文化不是不好,而是被中斷!」秀慧老師提到,台灣有些部落,曾在近代燒毀自己的服裝。「就是說把你所有的脈絡都洗掉,你現在是新的人。」但不可否認,從歷代政權的壓迫、現代化生活的入侵,原住民文化在西方、漢人的凝視之下,時常被當作不合時宜,甚至野蠻落後的。要將在山林原野使用的語言邏輯套用到都會,毋寧是牽強困難的,也因此,為了生活為了融入,只好開始操練起他人的語言。

「我們原住民一直在勉強自己,用其他族群可以理解的方式溝通。我覺得很委屈自己,沒有用自己原來的方式,真的解釋自己,而且站在自己的角度解釋。」也許過去為了方便、取巧,原住民選擇使用別人習慣的方式來解釋自己,但現在秀慧老師說,「即使講話的方式很笨拙,還是要透過自己的方式說出來。」

卡塔文化工作室充滿老師與在地部落創作者融合文化與當代設計概念的創作。(攝影/林芷媛)

 

跟老人家「草船借箭」-學習者要不怕被指責

秀慧老師反省道,「以前我們覺得用現代針法『直針系』跟『十字繡』解釋,覺得很專業,卻不曾問老人家,『你們會怎麼教這個圖紋做法?』」因此,她號召團隊進行長期的田野調查,重訪部落的老織女,謙卑地用不甚熟練的母語詢問針法的意涵。即便有的老人家可能不願意回答,或是會指責學習者,但她用諸葛亮跟周瑜對戰時的「草船借箭」比喻,這只是一種知識與智慧的分享方式,學習者就像是被箭射中的草人一樣,可以將這些指責轉變成有力的知識。

 

我們原住民一直在勉強自己,用其他族群可以理解的方式溝通。也因此,在《部落書寫體-針路》書中,會先標註針法的原住民語,然後再標示一般通用的針法。即便該針法在現代編織體系裡被視為相同,但她還是保留阿美族、卑南族跟布農族三個不同族群的各自的文化詮釋,如同原住民針繡的羅賽塔石碑(註1),以供後人解讀。

秀慧老師巧妙地比喻道,原漢兩種文化就如同 iOS 跟 Android 兩種介面。「我們的東西就有點像 Apple,很獨特,那它是不是像被孤立,不像 Android 跟大家都好,可是你現在發現 Apple 還是有它 Apple 自己的詮釋跟它要求的特性。」因此秀慧老師強調,一定要學著用自己的方式表達,才能如 Apple 有自己的邏輯。也唯有理清過去的文化脈絡後,搞懂設計原理,未來才有可能讓傳統進入下一個世代。

 

不要以為部落的分享即「你的就是我的」

老師一方面向我們介紹原住民文化的內涵,一方面時刻提點我們,什麼才是合理的使用跟詮釋。「一些年輕人回到部落在做事的時候,往往會覺得『你家就是我家』,認為這是『社區的共有財』就拿來用,但它可能還是屬於某個家族的專有知識。」就像商業上的專利,圖紋跟其背後的知識也是一種智慧財產權,因此訪問時,秀慧老師謹慎地告訴我們,「有些我可能沒辦法說,因為一方面我可能做出錯誤的詮釋,另一方面我可能沒辦法那麼貼近他們的感受。」

她提醒了我們,部落不是一個統一的集合體,而是充滿著異質多元的聲音,即便是有發聲管道的人,也不該因此自居為部落的代言人。

 

族群裡的文化獨特性因環境變遷下愈顯薄弱, 因為不忍族人走進博物館,對自己祖先的文化「相見不相識」;因為捨不得孩子再也穿不到屬於自己族群文化脈絡的衣服,秀慧老師與部落織繡者共同戮力完成《部落書寫體-針路》這本書,共同找回過去遺失的文化路徑,讓圖紋背後的生活傳統跟知識美學,重新寫入當代原住民的記憶體。

《部落書寫體-針路》,既是指引過去的路,也許還能啟發當代織繡者,想像未來的圖樣。讓我們期待,搶救將被時代刪除的文化檔案後,他們能不只是在硬碟中再度被遺忘,而是能成為不斷堆疊累積的 data,連結過去、現在跟未來。

(本文原標題為〈一針一線,修復我們的文化神經: 專訪《部落書寫體-針路》出版人林秀慧〉,原刊於《Evoked承誌》。非經同意,不得轉載。)

卡塔文化工作室中的族語教學角落。(攝影/林芷媛)

 

相關活動

 

附註

  1. 羅賽塔石碑(Rosetta Stone)因刻有古埃及象形聖書體、草寫世俗體及古希臘文,考古學家得以比對解譯出古埃及象形文意涵。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Evoked承誌》

「Evoked」由一群背景各異,但同樣對傳統文化保有熱情的成員組成。我們在對文化深刻的斷裂感中,我們看見遠離生活場域的文化、被缺乏同理的使用。

比如被作為道具的原民歌舞,或是僅剩裝飾意涵的圖文。

「Evoked」以專題方式,紀錄不同領域的當代創作者/行動者如何回應從過去而來的召喚,從博物館、部落、社會實踐家到創作者,盼望能讓更多人意識到,唯有經過深度思考跟同理的行動,才能真正讓文化穿透皮相、趨近本質。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Evoked 承誌

「Evoked」由一群背景各異,但同樣對傳統文化保有熱情的成員組成。我們在對文化深刻的斷裂感中,我們看見遠離生活場域的文化、被缺乏同理的使用。比如被作為道具的原民歌舞,或是僅剩裝飾意涵的圖文。「Evoked」以專題方式,紀錄不同領域的當代創作者/行動者如何回應從過去而來的召喚,從博物館、部落、社會實踐家到創作者,盼望能讓更多人意識到,唯有經過深度思考跟同理的行動,才能真正讓文化穿透皮相、趨近本質。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