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有花蓮王,今有南投皇:一場謝主隆恩的環評如何火速賣掉邵族日月潭

15348295068_65eb8e9748_b

 

今(12)日南投縣政府第三度召開日月潭孔雀園土地觀光遊憩重大設施 BOT 案環境影響評估審查委員會,早上 8 點邵族族人與聲援民眾集結至南投體育場抗議,認為昨(11)日原民會已公告邵族傳統領域,意味日月潭孔雀園觀光飯店 BOT 開發案適用《原住民族基本法》(下稱「原基法」),必須取得族人同意才可開發使用。

然而,南投縣政府不僅沒有暫緩本次環評,更在會議一開始便用極傲慢態度逕自宣布不符合程序之言論,如:因登記發言人數過多,發言時間將從 3 分鐘減為 2 分鐘;南投縣環保局要求旁聽席的民眾、媒體於發言階段結束後即要清空,不能參與委員詢答,荒謬的是,開發單位卻可與委員閉門討論。

面對族人、民眾、媒體的齊聲抗議,主席李清華、南投縣環保局綜合計畫科科長張宗義強硬表示此為慣例應遵從,當大家提醒此舉形同黑箱作業,可能觸法,主席竟三番兩次用極度輕浮的口吻表示「我也可以不擔任主席」、「擔任主席還要擔心被告」等語句,面對眾人表達的不滿與抗議,縣府官員、環評委員依舊不斷護航。

這場攸關邵族傳統領域的重要環評會議,便在如此輕蔑、傲慢態度中開始。

 

「謝主隆恩」 未對邵族趕盡殺絕

規劃公司在簡報過程中漏洞百出,引用的不僅是錯誤、未更新之資料,面對整體環境(地質、地形、水資源等)的評估更是東缺西漏,全然看不到對邵族、對環境的尊重與了解。

報告中,提及「邵族回饋計畫」的內容更是令人咋舌,其中分為「文化面」、「教育面」、「社會經濟面」,乍聽似乎對邵族很友善,實看內容令人深感憤怒 —— 原住民文化推廣策略竟然是每年提供 1,500 小時給邵族表演者於館內演出,時數以每一位演出者表演時數累加計算;另外還有提供邵族獎助學金、提供「公益生」名額給青年免費就讀大學,以及協助邵族創業。

對於原住民文化推廣策略,開發商提出的竟是「每年提供 1,500 小時給邵族表演者於館內演出」。(Credit: Leonard Chien / BY NC-SA 2.0)

若不是手拿智慧型手機,筆者還以為自己正處在 1960 年代的南投縣 —— 當台灣開始走向轉型正義、國際人權的正確道路時,南投縣政府竟還在縣境內用老舊、不合時宜的殖民思考、「我把你當人看」的態度面對原住民、辦理環評!丟臉至極!

討論、回應中《原基法》一直被提及,但顯然南投縣政府、環評委員、顧問公司、開發公司全然誤會《原基法》的本質與精神,不斷以施惠、施捨的方式對邵族族人摸頭,彷若要大家謝主隆恩,未對族人趕盡殺絕,全然本末倒置。

 

從 BOT 案到環評,縣府完美演繹混亂邏輯

筆者認為無論是此 BOT 案還是環評會議,南投縣政府均完美演繹邏輯混亂一事。首先,為什麼要規劃抽取地下水後,再規劃保護措施?為什麼要規劃汙水的產生後,再規劃汙水處理?為什麼要奪走邵族傳統領域土地之後,再規劃如何「照顧」族人的文化、教育與經濟?而這一切在縣政府、環評委員、開發與顧問公司眼中,竟然是那麼正常無違和?顧問公司甚至說出「邵族人不願意溝通」的字眼。筆者疑問,邵族人從頭到尾一直表達不願意傳統領域被BOT,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究竟還有什麼模糊地帶?

再者,南投縣政府決議要再日月潭蓋飯店,永遠只有一個發黃的冠冕堂皇理由:發展觀光 —— 筆者呼籲南投縣政府頭腦清醒一點,一下子說日月潭沒有遊客、一下子又要蓋飯店給遊客。但實際狀況是,日月潭周邊飯店、民宿在市場競爭或是環境負擔上已經飽和,如此狀況下,縣政府仍舊要蓋飯店,不免讓人懷疑背後利益輸送有多龐大。

 

最後,筆者提醒,日月潭周邊或是南投縣內其他觀光景點的衰敗,南投縣政府要負非常大的責任。縣長林明溱不斷悖離原來環境的發展脈絡,強行開發,再以操作短線的方式創造曇花一現的觀光高潮,背後犧牲的是南投縣內自然環境不可逆的破壞、族群人文歷史快速消逝的傷害。

(本文原標題為〈一場謝主隆恩的環評:南投縣政府環評蠻幹通過邵族傳統領域BOT案〉,原作者為沈夙崢。非經同意,不得轉載。)

作者認為操作短線觀光,犧牲的不只是不可逆的環境破壞,更造成族群人文歷史的快速消逝。(Credit: Mark Kao / CC BY 2.0)

 

延伸閱讀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