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台大意識報

134219605_3a2298017e_b

種田養不起全家,發展觀光又擔心部落受傷──從曲冰經驗看部落產業兩難 ── 台大意識報

  曲冰(Simaun)從很多方面來看,都是一個相當特別的原住民部落。 由於對外交通的不便,在許多原住民部落紛紛開始轉型、走向以觀光為主的產業型態的同時,曲冰部落以農業為主軸的生活型態直到今天仍未曾有太大的變動: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左鄰右舍間互通有無、分享各自所種的食材。雖然曲冰部落目前的設籍人數大約 8、9 百人,然而實際長期居住在部落裡的人數卻遠低於此。居民設籍故鄉,卻赴外工作或打零工以謀求較高收入是常見的情形。

IMG_1806_Fotor

把岸還給海──失去自由的石梯坪

  入夜後的石梯漁港依然飄散著濃厚的魚腥味,一艘艘漁船載著各自的漁獲歸來,吆喝聲此起彼落,比白日的時候更為熱鬧。 《意識報》到港口部落時正值中元普渡期間,港口旁的萬應公廟架起燈火通明的野台,20 幾桌流水席坐滿滿,食材都是今天剛從海中帶回來的、最新鮮的魚肉和蝦蟹。 參與者大多是石梯港的漁民,同桌的大哥指給我們看,這個是鏢旗魚的高手、那個是開賞鯨船的船長‧‧‧‧‧‧,他又指了最靠近廟門口的那一桌,說:「那桌都是港口部落的人。」

img182

土地還給部落之前,我們還能有什麼選擇?──共管機制,發生中的部落實驗

  「孩子,你的部落在哪裡?」部落耆老沉痛地問著手持盾牌、站在對面的原住民青年警察 ── 在電影《太陽的孩子》裡,部落族人欲在其傳統領域從事海稻米耕作,然而,政府卻為了興建大型停車場,在即將收穫時派出怪手,無情地輾過稻田,族人因而決定挺身而出,發起抗爭。 這無疑是相當真實的寫照:台 11 線的開鑿與拓寬,雖然改善了交通,卻也為沿線的部落生活與自然景觀,帶來開發與破壞。而自從中客開放之後,情形更加惡化:財團、企業大舉進駐,意圖在此大興土木,發展觀光。觀光開發與環境保護的對立,似又將在此成為重要的議題。

7362335382_1abd873c4e_h

很多部落想發展觀光讓孩子回家,但他們永遠沒達到目的──觀光的雙面刃,我們或許不該屈就一切

  經過在盆地台北忙碌加簽的開學週,我不禁想起暑假,我迫不及待地想再次造訪 Makota’ay(港口部落),想回到那個靠山面海,村裡漫著一股青翠檳榔香味以及揚起誠懇笑容就能得到人們相應真誠招呼的部落,給我心點上光的部落。 正如 Elizabeth Becker 在《旅行的異義》裡講述的: 「這就是旅行的力量,也是大家談到首次品嚐到外面世界的滋味,暫時從自己生活裡解脫的那種解放自由的時候,為何總是魂牽夢縈的原因。」

Volunteer_Community_Relations_DVIDS190261

陪伴了又如何──進原鄉做志工,部落孩童怎麼看?大人又怎麼想?

  2008 年 2 月是我與曲冰的第一次相遇,當時還是大一的我以數位人文關懷營隊輔的身份出現:活蹦亂跳、開朗直接的孩子們把我與他們之間綁住了一條線。從那之後,每次寒暑假,我都被他們從有著高速上網的電腦前面、一間又一間光彩繽紛的商店裡、柔軟一坐就陷下去的沙發裡拉到山上,他們的家鄉。 在這裡,與這些孩子們,我不需要我在城市所享受的種種設備,就在水泥地上、小溪大河邊玩耍,讓我得到了足以回味不知道多少年的快樂。每每看起他們的照片,我的嘴角就會不自覺的上揚! 只是心裡卻總還是懷抱著一個疑問,像我這樣的志工姊姊究竟部落有是如何看待我們的?而又能夠帶來怎樣的意義?

IMAG4795

寫字的人創造歷史,不寫字的人創造生命──那一夜,我在繭一樣的港口部落

  初抵部落的第一天,已是下午 4 點。 搭著通往部落的公車,從花蓮市中心斜向南走,右邊是山,左邊是海。馬路和山的中間偶爾有大型立體創作,落成風景。石梯漁港站牌下車後,天空下起小雨。我們在位於高處,鳥瞰港口的雜貨店躲雨。雜貨店老闆說:你們來得正好。今天是中元,漁港晚些就會熱鬧起來了。

6572829113_6e26f8b015_b

不要假石板、阿美族紅衣…我們文化被遺忘,但不能欺騙 ─ 曲冰布農族對部落觀光的想像

  「雖然主要是農業,可是沒什麼在賺…… 最近外面不景氣,做工的年輕人也都只好回來…… 之前有花錢投資有機農業的機器,後來還是沒辦法…… 很希望可以吸引觀光客,那應該是要有特色…… 可是我們的特色,其實也不知道是在哪裡……。」社區發展委員會(下稱「社發會」)的理事之一,吳源誠先生這麼說著。 吳先生對曲冰部落(Simaun)產業的未來想像,道盡了大部分萬豐村民近幾年來為求生計,顛簸仆跌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