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陳 以箴

1891378_691237540897781_2067413977_o

被奪去名字的人

參與原住民族運動一年多來,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個白浪,純純種種的白浪,甚至為此沮喪。

在議題上,好像總是找不到一個適切的發聲和行動位置;在與人的關係中,又好像沒有能與族人搭上話或是獲得信任的身分基礎。久了,我只好漸漸找到作為一個漢人的用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