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澳洲原住民

「並不是我們不想要有個國慶日來慶祝,我們也想要啊!只是現在的1月26日就不是一個合適的日子——我們為什麼得去慶祝那摧毀我們文化的一天?」 (Credit: Rusty Stewart / CC BY-NC-ND 2.0)

澳洲地方拒過國慶日遭總理砲轟「泛政治化」!部落長老:我們也超想要「國慶日」啊

  你想過每年放假慶祝的「國慶日」,是為誰、或為什麼樣的國家而慶祝的嗎?   澳洲墨爾本的亞拉市議會(Yarra City Council)不畏聯邦壓力,在(8 月) 15 日通過表決:拒絕承認 1 月 26 日的「澳洲日」(Australia Day)是屬於所有澳洲人的「國慶日」,因為該日對澳洲廣大的原住民人口而言,並不是一個該慶祝的日子,而是黑暗歷史的開始、一個悲傷的殖民記憶。

Credit: Joanna Penn / CC BY 2.0

為了他們4萬年的存在,社群平台Twitter把這個表情符號送給澳洲原住民!

  在澳洲「1967 年廢除歧視公投」50 周年紀念(5 月 27 日)之際,超過 250 名澳洲原住民聚集在聖地 —— 烏魯魯巨岩(Uluru),就「憲法承認原住民地位」一事,罕見地為澳洲原住民族自己召開為期 3 天的大型會議。 同時間,Twitter(推特)默默新增了一個新的表情符號(emoji)—— 是澳洲原住民旗和托雷斯海峽島民旗,當 Twitter 用戶使用以下主題標籤(#IndigenousAu、#ReconciliationWeek 或 #1967Referendum)時,就可使看到該旗幟的表情符號。

5698161533_5efc536eec_b

如果喜歡,就讓我們用音樂和原住民交換彼此的「土地所有權」!

  開始自修人類學時,我赫然發現很多創世神話很有意思,譬如盤古開天,天日長一丈,地也日厚一丈。嗯,頗有大霹靂的味道。 譬如多數神話,人是造物主用泥巴捏出來的。從人類學的象徵體系來看,這應該是從製陶得到的靈感,製陶的整個過程就是把泥巴變成另一種東西。(這是我的觀察,不敢保證是對的。) 很多神話都有大洪水。不是只有諾亞。洪水,會不會是人類遠祖尚未從非洲播遷出來時的共同記憶?

f_12502864_1-470x260

以音樂發聲的澳洲原民樂團:改變並非拋棄傳統,而是為土地上的人做出正確的選擇

  我還記得第一次在墨爾本和 Shellie 見面,她用很驚嚇的眼神看著我煮的味增湯。在雪梨,她很愛 85 度 C 的蛋糕;在艾麗絲泉,我們坐在火爐邊吃豆腐堡;在布里斯本,我照顧她遠道而來的長老們;而每次到達爾文,只要一通電話我們就會相約見面。 對我而言,她就是那麼真真實實生活在世界上的一個朋友,在舞台上我敬佩她,下了舞台,我仍受啟發。  我常常會忘記我們其實有著不一樣的膚色,不一樣的口音,但想了想,這些不同又怎麼樣呢。

政府忙推豐年祭觀光,但為何只有小吃攤賺到錢?

「文化」是一種生活的展現,本身是可以免費取得的,也就是說文化觀光是無法「直接」透過觀光賺錢的,例如你只要走在巴黎街上,感受這城市的氛圍或是看看街頭時尚的人們,逛逛精品大道拍拍照,你就已經知道並體驗在巴黎的「時尚文化」,這些是無須付任何一毛錢的 ── 會讓觀光客掏錢的,也許是逛街逛累了,找家看起來「時尚」的咖啡館喝杯咖啡,有財力的就直接到精品店內消費(還可以炫耀這是在巴黎總店買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