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部落將心比心的「愛」,在反婚姻平權中蕩然無存?

作者: 讀者投書

 

12 月 3 日,在北、中、南三地,召集一群反對修改民法 972,即「婚姻平權法案」的團體出來表達他/她們的訴求。人手一張「婚姻家庭全民決定!子女教育父母決定!」的標語(註1)

在台北場的抗議活動中,凱達格蘭大道的舞台上,出現了熟悉的服飾,那是阿美族的阿姨們在舞台上跳舞的身影。

另外,張信一牧師也在 12 月 3 日下午帶領著一群原住民族孩子與青年,上臺唱著《我們都是一家人》,更將歌詞內容加入「婚姻家庭、全民決定」,現場氣氛瞬間高漲、熱絡。張信一牧師也在「表演」結束後,發表著「大多數族人對於同性婚姻合法化非常反對,因此才會從台東千里迢迢搭火車來凱道聲援」的意見

 

部落議題遍地開花,原住民在哪裡

為什麼在反對同婚的立場上,這些原住民敢這麼大聲說話?這幾年,很多社會運動遍地開花。而原住民族常常被拱上台,因為我們說出的話更有「政治正確性」,也更有力量。但,原住民族的聲音卻也常淪為整個運動的一個籌碼。

通常與自身族群非常貼切的議題,例如美麗灣、遷葬、核廢等,則該社會運動的主角才會回到我們原住民族身上。這一次的同性婚姻該不該修法的「討論」聲浪裡,也出現類似的狀況。

 

然而,有別於以往的,這一次動員的原住民族人,在各個年齡層的族群都有。大家也都非常勇敢的表達「自己」的聲音與意見,舉著標語大喊「婚姻家庭全民決定!子女教育父母決定!」。

 

我思考著,每每原住民族要大聲抗議政府對原住民族的不公,而四處召集、遊說原住民族人一起站出來捍衛自己的權利時,敢站出來的原住民族人有多少?我想,如果在我們在捍衛傳統領域還有生存空間上有如反對婚姻平權這般勇敢、積極,那對我們自身的困境應該會有很大的改善。

這就是我最困惑的一點:為什麼在反對同婚的立場上,這些原住民敢這麼大聲說話?那個力量是從哪裡來?和教會有沒有關係?

社會運動遍地開花,但原住民族的聲音卻也常淪為整個運動的一個籌碼。(攝影/Nagao Kunaw)

 

當宗教成為「不可被挑戰」

基督宗教被視為一個「完全神聖」不可以被挑戰、不可以被討論、不可以被質疑的「宗教」時,我就了解到這個殖民有多麼的深刻。或許我接下來要說的話會讓很多基督徒不舒服,甚至是感到憤怒。

我也是基督徒,我在解構自己的生命經驗的同時,可以了解到基督宗教作爲一個文化殖民的載體,影響了我的人生多少。當我認為基督宗教被視為一個「完全神聖」不可以被挑戰、不可以被討論、不可以被質疑的「宗教」時,我就了解到這個殖民有多麼的深刻 ── 我們也彼此監督著,誰違反了這個遊戲規則

在這一次的婚姻平權議題爭論當中,不意外地,反同婚團體從要求立專法,到完全拒絕同性的民事結合。身在反同婚團體中的原住民族人,也隨著改變自己的立場,一起搖旗吶喊。

這一次的抗議聲浪中,我很意外地看見很多原住民族人會一起上街抗議,認為兩個相同性別的人沒有結婚的權利與資格。即使她/他們是弱勢,即時她/他們被歧視,即使她/他們只是為了想要平安、健康、平等地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一個簡單願望。

這一次的抗議聲浪中,我很意外地看見很多原住民族人會一起上街抗議,認為兩個相同性別的人沒有結婚的權利與資格。(攝影/Nagao Kunaw)

 

為何部落的將心比心,在反同中蕩然無存

更難過的是,拿著標語的人可能就是同志本身,或是這些同志的親人。我以為原住民族一直都被視為弱勢,應該更能感同身受被打壓欺負的感覺是什麼。但今天有機會成為擁有「霸權」(註2)的那一群人,卻開始成為打壓欺負別人的一方。

 

我所知道的原住民族部落裡,對於政治議題、社會事件等,都不太適合公開討論,因為擔心話題太過敏感,會造成部落分裂;更怕會傷了對方的心或是名譽。

但這樣將心比心的「愛」,在這幾個禮拜的反對婚姻平權的抗議活動中,竟消失得無影無蹤、蕩然無存

 

事實上,在部落裡可以看見原住民同志的生活充滿歡笑,也多采多姿 ── 她/他是許多人的朋友,也會是你/妳的同學,更會是你/妳的家人、族人,也常常是教會裡的重要角色。大家喜愛她/他們。

但是,今天原住民同志淪為大家攻擊的對象,而扼殺這群同志的生命的,就是拿著標語大喊「婚姻家庭全民決定!子女教育父母決定!」的妳/你們 ── 更難過的是,拿著標語的人可能就是同志本身,或是這些同志的親人

沒有什麼比這個還要難過的事了。我曾經在我的臉書上寫著。

教會裡,可能坐著多元性別的信徒,可能坐著這些孩子的家長、朋友、親戚。他/她們要怎麼同心合一地和你一起祈禱?你能這麼殘忍地叫他/她們往自己的身上重擊嗎?他/她們會因為你的反對、歧視,而漸漸地失去了笑顏、喜樂,對這個「宗教」感到害怕。

當你在對他/她們說「平安」的同時,他/她們心中真的有平安嗎?當你開口對上帝乞求,要這些人「悔改」、「得醫治」的時候,她/他們要怎麼開口說「阿門」?

 

同性婚姻迫害了誰?是原住民嗎?還是異性戀?還是基督徒?

(本文原刊於原民台《青年TuPa》,原標題為 〈【我要Tupa】婚姻平權迫害了誰?!〉。)

今天原住民同志淪為大家攻擊的對象,而扼殺這群同志的生命的,就是拿著標語大喊「婚姻家庭全民決定!子女教育父母決定!」的妳/你們。(攝影/Nagao Kunaw)

 

附註

  1. 資料來源:《捍衛民法972 一同護家救妻兒
  2. 游美惠在《巷口社會學》的文章裡提到什麼叫做「霸權」:用通俗的話來說,就是一方沒有逼迫另一方做,另一方就自動會去做,就是一種霸權。資料來源:〈「異性戀霸權」是什麼?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Remaljiz Mavaliv(董晨晧),排灣族,高雄師範大學性別教育研究所研究生、「Colorful wi 多元性別聯合陣線」成員。


 

愛原住民?想關注、參與更多部落大小事?歡迎:

追蹤:為我們 Facebook 粉絲專頁按讚、分享這篇文章
分享:將您對部落議題的想法寫下來,或分享部落活動
參與:看看我們推薦的部落好物,用行動支持部落產業

 

留下您的看法

喜歡這篇選文?
歡迎點擊下圖為我們灌溉!
 
  
 

或許你會想看

繼續瀏覽本網站,以同意我們的服務條款與隱私權聲明。 我同意 了解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