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大尾鱸鰻2

maxresdefault

大尾鱸鰻:若歧視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那我們該如何面對

  自去年《鐵獅玉玲瓏2》惡搞賽德克族人「屎放在腹內」(閩南語),或更早一點的「Pasoul 夜店案」,將阿美族領袖圖像放在辣妹的丁字褲裡以醜化原住民形象,乃至今年的《大尾鱸鰻2》消費踐踏達悟族人的傷痛,台灣娛樂產業拿原住民當玩笑看待早已不是一宗兩宗之例。就連尚堪風雅的「相聲瓦舍」都不是什麼優良的模範好寶寶,網路上隨意都可以找到宋少卿令人咋舌的演出。

1024px-Racistcampaignposter1

揪竟要反歧視還是要平等?這是我對通過反歧視法的初步觀察……

  編按:隨著《大尾鱸鰻2》遭各界質疑其劇情涉及影射、歧視原住民族文化,大眾也再次檢視國內《反歧視法》立法必要性。原民立委如陳瑩即指出,《反歧視法》是消極的作為,但為了維護國內少數族群的尊嚴,立法仍有必要。本文因此將具體討論台灣訂立《反歧視法》的可能方式與可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