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有機農業

5343056255_a99715a279_b

部落農友又興哈韓哈日潮!這實驗證明外國和尚不一定最會念台灣經──沒有最好,只有最適合在地的農法

  「韓國自然農業最好!」農友說。 長久以來,察覺從事農業工作的族人很容易因為別人好的農業經驗而改變自己的經營方式,不太評估自己的優劣就隨他人轉型,有時這種轉型或者改變,事實上不僅易浪費成本,反倒會讓農友陷入更凌亂的工作思緒。

12794896_1134500953249116_4816350938830808006_o

活動快報》有機桂竹親採結合當地泰雅文化一日深度旅開跑囉!

遊人間樂水情品味桂竹筍馨香,曾被遺忘的部落 ── Kbanun(樂水)! 「桂竹筍節」部落深度體驗「桂竹之戀」,樂水部落與桂竹之間的自然期遇,有許多的故事與情節,透過深度與細膩的文創連結,融合在地人文、生態與農特產等元素,編織出一幕幕令人難以忘懷的原風景象。

4385452936_011474804d_z

抱歉,我不同意農業專家:有機農業與部落傳統農耕根本不同!

  在路上巧遇鎮西堡部落的阿道長老,難得碰到面,兩人相談甚歡,分享彼此在有機和自然農業的經驗,其中也談到部落族人認為有機農業就是傳統農耕的概念。 這個議題更讓我想起這些年推廣自然農業的觀察,的確在部落從事有機農業的族人,普遍都同意這個概念。

12562944_10208240283235325_2019907918_o

除了錢,我認為「文化」才是部落發展有機農業的關鍵瓶頸!

  近年來,有機農業在世界各地迅速成為人們共同的產食文化,主要是人們意識 1960 年代後綠色革命的衝擊。台灣,在 1996 年正式推廣有機農業,而原住民族社會,也受到政府政策影響,而開始關注發展有機農業。 不過,這 20 年來,原鄉雖擁有發展有機農業最適的環境,但目前卻只有少數地區或具有資源的族人順利從事有機農業。為什麼大部分有意願轉型的族人無法順利學習有機專業呢?障礙在哪裡? 我曾認真思考這問題,並提出一些疑問:「難道是我們本來就不適合從事有機農業嗎?」

18197458156_482b807f9d_b

人物專訪》瓦歷斯貝林:讓原民自治不是給土地而是和部落分工,臺灣格局才會更大

對於在台灣推廣有機種植面臨困難的局面,政府該怎麼做才能擴展有機種植,免去民眾長年對食安的憂慮?瓦歷斯指出,農人不是拼命耕作後才去找消費者,而是耕作前就已尋好消費者預購,這是分擔風險。

國外推 CSA(Community Supported Agriculture)就是生產者和消費者共生的消費模式。10 人耕作的小農園,可能是 2、300 位消費者的菜園,提供消費者要的糧食農人,也是消費者支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