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狩獵

img_6519

他不重,他是我們的獵人

今早翻開報紙,「王光祿非常上訴案,最高法院上午開庭,創下司法史上為非常上訴開庭首例。」
這個為年邁母親狩獵遭判刑 3 年的獵人說,原住民男人本來就要擁有獵槍;他說,如果法官讓他說話,他會告訴法官,每個原住民男人一定要有槍,沒有槍會被取笑,也不是真正的原住民;他說,獵人應該有權利使用比較好的獵槍,才不會因槍枝走火受傷,很多獵人都因為槍枝走火,變成瞎子。他說;將來身體好了,他還是會回到山上,原住民就是要爬山。
讀這些,總是讓我的心裡深深難過。我身邊好多這樣的悲劇英雄。

Credit: Peter McBaggins, CC licensed

裴家騏:我認識的原住民,沒有穿山甲狩獵文化

這兩天沸沸揚揚的「花蓮穿山甲烏龍事件」(我的原住民朋友的用詞),有些想法跟大家分享。── 我認識的原住民族裡,不曾見過將穿山甲視為日常狩獵對象的,也不曾看過以穿山甲為「祭品」的傳統祭儀。也就是說,台灣原住民族各族應該都沒有穿山甲的使用文化或慣習。

Credit: Skink Chen, CC licensed

穿山甲狩獵爭議,若我們視為原住民族外交事件看待

  昨日爆出一條新聞,再度讓原住民族狩獵議題登上全國焦點。 花蓮秀林太魯閣族即將在 10 月 3 日展開為期 12 天的祖靈祭,經過族人依法申請通過後,祭典期間 37 名經過認證過的太魯閣族獵人可狩獵台灣野山羊、山羌、台灣水鹿、穿山甲及山壕等野生動物。 但爭論點就在於,穿山甲才剛被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提升到最高貿易限制的「全面禁止交易」,如今野生動物保育人士卻突然發現「哭么怎麼會開放狩獵穿山甲」,瞬間引發野保界一陣撻伐。 然後整件事在族人眼裡看來,就是一個很無奈的誤會。

28611684181_164a80c5c7_k

「蔡總統妳被騙了妳知道嗎?」小英道歉聲明兩大BUG,原民團體憂無法真正幫族人!

  今天是 2016 年 8 月 1 日一年一度的原住民族日! 從荷蘭時代以降各歷代殖民政府及外來民族,對包含平埔族群在內的原住民族所做的各種壓迫,而現今呢,我們的國家也的的確確承接了過去各殖民者掠奪自原住民族的資源(就算不是你搶的,你也的確是跟著這個國家一起在享受原住民族本來應有的資源的概念),所以剛當選總統的蔡英文也的確遵守了她的選前承諾,以國家元首的身分,向原住民族道歉。

Bechuana_hunting_the_lion-1841

原民槍枝狩獵權益恐倒退30年!5天後荒腔走板《槍械條例》修正案將上演,立委大大對「獵槍」的誤會可大了

  自 104 年底王光祿案爆發以來,歷經半年的醞釀以及一次國會的改選,下週星期三 6/15,立法院內政委員會終於第一次要審《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修正案,內容是立委孔文吉、廖國棟、簡東明、鄭天財、陳瑩以及親民黨團提出的個別修正條文併案審查。 這聽起來超棒的,感覺原住民族獵人即將見到黎明了,是嗎?   當然不是,你不會真的這麼好騙吧?

1K2cgtw

部落流言終結者》原住民以前哪有霰彈槍打獵?別鬧了,連日本AKB48偶像美眉霰彈槍執照都到手了

  昨日拜讀了《 雪羊視界 Vision of a Snow ram》分享的 〈當我們還在為自用狩獵爭論不休,霰彈槍的彈殼已噹啷落地〉 小品文,著實令人滿心疑惑。 打從什麼時候「使用制式霰彈槍就不是正牌的獵人」這個觀念根深蒂固地存在每個跑山的人腦海裡啦?這不要說自絕於歐美日潮流了,甚至還有悖於本島山區歷史,您知道嗎?

7955461428_3baf11095d_b

原住民狩獵除罪化同時,該做的事都做了嗎?

  近日立法院一讀修改《野生動物保育法》(下稱「野保法」)第 21-1 條文,修改條文為: 「台灣原住民族基於傳統文化、祭儀及非營利自用之必要,而有獵捕、宰殺或利用野生動物之必要者,不受第 17 條第 1 項、第 18 條第 1 項及第 19 條第 1 項各款規定之限制。前項獵捕、宰殺或利用野生動物之行為應經主管機關核准或備查。」

17135233948_19271712f2_k

一位保育人士給戰友與所有人的話:聳動的想像危機,對我們想守護的事沒有任何幫助

我們在行動中,往往會因為不充分的資訊和知識、不信任感、缺乏能夠溝通的對象,在緊急的情況下,採取最嚴厲或是聳動的字眼來直覺反應我們想阻止的事情。這是一個常用的手法,往往也挺有效,尤其對公部門或媒體語言來說 ── 將「問題」擴大成一種每個人似乎都能聯想到的危機,很容易引起共鳴;但若捫心自問,其實缺乏因果關係,也沒什麼太多證據,嚴格說來,那是「想像性的危機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