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馬來西亞

f2e5c36b49c8fec1265b82ccb52eee97

貧窮不是沒有錢,而是當人們脫離了共享的社會狀態:我們何時能從更多元的角度解決社會困境?── 達邦樹

  「我們不希望本南族成為外界凝視與觀察之下的人體活標本,而任由世界的腳步從他們身邊擦肩而過。政府執行發展政策的目的就是要將這群人帶入社會主流當中,沒有必要對這群正感無助的、處於半飢餓狀態和被疾病纏身的人注入各種浪漫的想像。」 (馬哈迪,1990 年,歐洲經濟共同體與東南亞國家協會部長會議上談話) 砂拉越本南族(Penan)作為東南亞地區少數僅存維持著狩獵采集游牧生活型態的民族,在過去數十年來的政治經濟與生態環境的課題上,成為媒體爭相報導的「寵兒」。

3279042487_a540334de5_o

經濟發展是否值得讓我們犧牲整個族群?本南族,被流放天邊的民族 ── 達邦樹

  也許你沒聽說過砂勞越巴南(Baram)的原住民本南族,但你應該對砂州的巴南水壩有印象。該水壩由時任砂州首長泰益推動,一旦建成,估計當地的幾萬名原住民將被逼遷。正當原住民在抗議這座水壩時,官方公布在 2020 年之前將建造 12 座水壩的事實。 一座水壩的破壞已經難以形容,何況是 12 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