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黃 郁芳

Hong-Chih_Kuo

奧運國手「為國爭光」然後呢?──在台灣真正重視運動前,請對運動員的人生有更多想像

  2016 年里約奧運已在 8 月 5 日(台灣時間 8 月 6 日上午 7 時)開幕。中華隊此次有 58 名選手,在 18 個運動種類出賽 。比賽進行至今,已有許淑淨奪下女子舉重 53 公斤級金牌,女子射箭雷千瑩、林詩嘉、譚雅婷獲團體銅牌的佳績,以及阿美族/布農族選手郭婞淳獲女子 58 公斤級舉重銅牌。 當中華台北的奧運會旗在會場緩緩升起,國旗歌的旋律飄揚,如果要說少了什麼,大概就是台灣/中華民國的國旗與國歌,無法在國際賽場上亮相。

0O7A9575

期待主流樂壇打造「古調版張惠妹」,也要先讓青年被古謠感動,他們才有傳承的動力!/專訪查馬克、阿修、高偉勛

  今年《海邊的孩子》,表演組合除了海線的阿美族,還有「山上的孩子」── 台東新園部落(Kalarulan)的排灣族 Zamake(查馬克)、卑南族知本部落(Katratripul)的 Nawan(阿修),與建和部落(Kasavakan)的 Shan Hay(高偉勛),呈現多元的族群風貌。 訪問過程中,感受最深刻的,除了幽默的言談,還有他們對自己文化的使命感:一定要認同自己的族群,用自己的方式告訴別人你是誰 ── 這是「前浪」哥哥,想要傳遞給「後浪」弟弟的。

3924473469_f62a58691b_o

老外一個問題逼金曲歌手舒米恩重思音樂會定義:什麼是代表臺灣的節奏?/專訪「海邊的孩子」幕後推手

  過往,聽到《海邊的孩子》,熟悉原住民音樂,或是 Suming(舒米恩,阿美族)的歌迷,多半了解其舉辦初衷,是為了都蘭部落 Pakalungay(編按1)訓練營的經費。 但就隨著都蘭部落的年齡組織這幾年開始接手 Pakalungay 訓練營的各種工作,加之是 Suming 主辦的《阿米斯音樂節》也已做到回饋、連結都蘭部落,那《海邊的孩子》是否已經完成階段性任務?甚至,似乎可以不用再舉辦了?

IMG_6243-470x260

NGO部落社工的課題:我們自己賣菜籌錢,因為社會不覺得大人的培力該被支持

路斷了可以修復,物資能夠募集,但在預防、降低風災損傷之餘,關於部落日後如何永續發展,乃至於部落能否夠主導與公部門、教會、社福單位等等的協調、溝通等,都是一個長期課題。這部分,其實需要部落青年的返鄉與努力,而部分 NGO 組織長期關注部落發展,從事社會工作,也成為部落青年返鄉的一種選項 ── 至善社會福利基金會亦是其中之一。

4751476452_9d2da74a80_b-470x260

不只是多放幾天假的問題!從國外案例看回原民祭儀假的處理:應回歸文化教育與原民自治的本位

8 月底,無黨籍平地原住民立委參選人 Mayaw Biho(馬躍・比吼)向內政部提出訴求,要求原住民歲時祭儀比照農曆春節,將原住民年祭假期從現行的一天改為至少三天。內政部當時回應,此事應由原住民族委員會出面,邀集勞動部、工商團體討論。 為此 Mayaw Biho 9/8 再次邀集族人前往原民會,由金曲歌王 Chalaw Basiwali(查勞.巴西瓦里)的歌聲起始,喊出「年祭只放一天,文化難以回天」,在場的原住民族人代表,分別以自身經驗,強調祭典對於原住民文化傳承的重要性,以及不能完整參與祭儀會帶來的危機。

人物專訪》噶瑪蘭拳王昨出賽又得勝!潘弘旻:泰拳就像打獵,獵物要一槍斃命!

在今年中國的職業搏擊賽場上,出現一名噶瑪蘭族的新秀 ── 被媒體封為「獵人」、「噶瑪蘭戰士」的潘弘旻,他的噶瑪蘭族名字是 Opay Omos(武代・武慕斯)。

在 7 月份的職業拳擊賽「英雄傳說」中,Opay 擊敗日本選手記村一成,最後奪下第三名。並在第六屆全國泰拳業餘錦標賽中,獲得 71 公斤量級冠軍與美技獎。目前 Opay 代表中華台北泰拳代表隊,前往曼谷參加 2015 泰國 IFMA 世界業餘泰拳錦標賽,在 8 月 16 日出戰保加利亞強勁對手,取得首勝!

然而他參與搏擊運動不過兩、三年的時間,卻是一段個人尋找自我的歷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