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原民身分法區隔族群權利,恐如打小英政見與聯合國審查結論一大巴掌!

28073654873_916b9cfd04_k

 

「尊重平埔族群自我認同權,歸還民族身分及完整民族權利。」
「讓沒有被承認的平埔族群,在身分上,在權利上,都不再受到忽略和歧視。」

蔡英文總統連續在選前 2015 年、選後 2016 年的原住民族日公開承諾,為了回應過去殖民者來到西部平原而首當其衝的平埔族群,彌補過去荷蘭、鄭成功乃至清朝等殖民政權對他們所做的屠殺和經濟剝削,將回復平埔族群應有的權利和地位,成為過去中華民國歷史上,唯一一位對平埔復名做出具體回應的元首,鼓勵了許多族人!

只是從去(2016)年總統府訂出平埔復名相關政策法規檢討的期程之後,10 月 7 日不顧多數專家學者與族人反對,定調以「平埔原住民」為平埔復名方向,今年 1 月 26 日行政院原民會釋出的《原住民身分法修正草案》(下稱「修正草案」)中,又擬以專法將平埔族群權益排除於現有原住民族之外,甚至部分法條與族群文化相左,過程均未有部落充分參與及討論,讓族人期待的情緒轉為失望與不滿,憂心恐淪為「二等原住民」。

過去殖民政府基於統治方便,將台灣原住民族分為「生番」、「熟番」及「化番」,衍生出許多問題,更不符合當代族群現況與潮流。圖攝於屏東加鞄朗部落馬卡道族夜祭。(Credit: Mata Taiwan)

 

忽視兩公約審查結論,草案擬以專法區隔平埔族群

翁佳音教授也以茅草屋為例:「已經有起一間厝,擱起一間寮啊?」何苦立專法設限平埔原民應有權利?本次《修正草案》新增第 2 條第 1 項第 3 款:

「…… 平埔原住民之民族權利,另以專法定之」

行政院表示是為了「避免在轉型正義過程中造成族群衝突」。但族人強調,原民各項權益保障是國家基於歷史正義而對原住民族的補償,不應有差別待遇;中研院台灣歷史研究所學者翁佳音教授也以茅草屋為例:「已經有起一間厝,擱起一間寮啊?」(已有新房子,何苦再蓋茅草屋)何苦立專法設限平埔原民應有權利?

今年 1 月 20 日剛結束的聯合國兩公約第二次國家報告審查會議所做結論也明確指出,中華民國政府不應再沿用日本殖民時期對原住民族壓迫的分類框架,對原住民分類為山地原住民、平地原住民及平埔原住民。

 

過去 200 年來,從清朝以降的殖民政府基於統治方便,將台灣原住民族分為「生番」、「熟番」及「化番」等,乃至國民政府來台後,再次將族群分為山地原住民與平地原住民,以作為立委選區劃分,卻衍生出部分問題,如:同族群因婚嫁而必須選舉不同區域原民立委、小族群無法選出其代表等問題。

而目前版本的《修正草案》不但未試圖解決此問題,還不顧平埔族群多次抗議,進一步於既有山地、平地原住民之外,另列平埔原住民,以法律區隔原住民有不同族群認同,使得未來同屬原住民族的族人有不同補償條件,或甚至導致族群內部歧視,違反人權,更不符合蔡英文總統先前承諾:歸還平埔族群完整民族權利,以及「在身分上,在權利上,都不再受到忽略和歧視。」

 

族別認同只能跟著姓氏走:難道原民媽媽生不出原民小孩?

另外,包含許多平埔族群在內的台灣原住民族均為母系社會,各族群命名方式也非常多元,但《修正草案》第 4 條卻仍規定:

「原住民與原住民結婚所生子女,取得原住民身分。原住民與非原住民結婚所生子女,從具原住民身分之父或母之姓或取用原住傳統名字者,取得原住民身分。」

換言之,若母系為原住民的族人不取母姓,就無法取得原住民身分,不但忽略了不同族群文化脈絡,更忽視過去 400 年父系主義殖民統治的歷史更迭、早已無法更改姓氏的狀況,引起了許多族人與學者的異議。

平埔族群全國連署中具體建議政府應尊重民族主體意願,以日治時期戶口調查簿直系血親尊、卑親屬種族別登記「熟」者,即可直接認定其法定原住民族身分,估計全國至多不超過 26 萬即將復名之族人,不致對社會造成過大影響。

 

蔡英文總統選前曾承諾將「尊重平埔族群自我認同權,歸還民族身分及完整民族權利」,2016 年原住民族日向原住民族道歉時,更承諾「沒有被承認的平埔族群,在身分上,在權利上,都不再受到忽略和歧視」,讓平埔族群一致肯定蔡英文政府對族人過去 20 年平埔正名運動的重視與推動。

但此次《原住民身分法修正草案》擬定過程完全未與各平埔族群代表充分商議,導致出爐內容充滿對台灣本土族群歷史的漠視,也讓平埔族群回復完整原住民族身分與權利的路途遙遙無期。草案釋出後,不但平埔族群連日抗議,包含潘經偉及陳金萬等原轉會東部及北部平埔族群代表,以及數十個平埔族群團體均連署表達訴求,時代力量黨團也在 2 月 21 日上午召開記者會,呼籲政府應尊重平埔族群自我認同及聯合國審查結果,不應再以過去殖民政府角度分類平埔族群在內的原住民族。

 

或許能慶幸的是,當前釋出的為《修正草案》僅是「草案」,僅通過於原民會內部,尚待行政院核定,理論上還有修改空間;期待執政者能儘速開啟與族人的全面對話,以避免白費執政者努力推動歷史正義的苦心與初衷。

(本文部分摘自全國平埔原住族群聯合聲明新聞稿)

《原住民身分法修正草案》擬定過程完全未與各平埔族群代表充分商議,恐白費執政者推動歷史正義的苦心。(Credit: 總統府 / CC BY 2.0)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若喜歡這篇文章,請為我們按讚或分享喔!

 

或直接為《Mata・Taiwan》的持續運作灌溉:

 

You may also like...

  • 陳曉冰

    設專法,這是歧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