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阿美

DSC_0400_preview

用阿美族文化做外交!阿米斯音樂節邁入第四年,不想成為舒米恩的音樂節

坐在我旁邊的小章,是一位來自台北的圖書館員,身上背著「都蘭國小」的小書包,她到處打聽哪裡可以買這種小書包,後來得知原來音樂節內的攤位就有賣,她告訴我:「很不一樣的是,這裡很多攤位本身就是在地商家,表演者也是顧攤販的人,給人很隨性、自在的感覺。」

5981069613_884a270320_b

跳舞唱歌小米酒喝到飽?快拋開你對「豐年祭」的誤會!關於部落年祭你看不到的那一面

  「為何不喜歡講『豐年祭』?因為不只是慶祝豐收,實際上的內涵與意義更複雜。」Sra Manpo Ciwidian 來自花蓮縣玉里鎮安通部落(Angcoh),目前是部落 La’icel 階層級長,Sra 在阿美族語意為「土地」。 七月各阿美族部落開始舉辦「豐年祭」之際,Sra 也受瘋馬旅行社邀請,在部落講堂上分享「豐年祭」的知識。

Credit: Tipus Hafay

離開台北,卻在花東看見更多可能——住下來吧!部落品牌Kamaro’an背後的土地夢

  回家可以做什麼?   離開花蓮讀書到就業 10 年後再回到花蓮,也是 5 年前的事。起初一開始是厭倦了台北居住空間的密度,即使藝文娛樂及公共設施非常發達的都會,在居住 3 年後,就出現了疲倦感,也再也受不了每次離家坐火車時候內心的惆悵。 但是,如果要回家,回到花蓮,到底可以做什麼?

太巴塱部落是目前仍有 Cikawasay 的阿美族部落。(Credit: June Owen / CC BY-SA 4.0)

21世紀是否還需要巫師?——承擔過去和未來的人,東海岸 Cikawasay 傳說

  時值 7 月,東海岸沿線阿美族各部落一年一度的祭典(Kiloma’an、Milisin、Ilisin)又將開始了,而在年復一年的祭典歌聲中,卻有一群本來被族人仰重、本該在祭典上祭祀祖靈的人們,已經逐漸走入歷史和文獻裡,只能在老人家們的口中與記憶,去追尋他們已經模糊的身影。 他們就是能與神靈溝通的 Cikawasay,也就是巫師、祭師。

Credit: 小 薛 / CC BY-NC-ND 2.0

三大理由告訴你:我們為何不該參加「聯合豐年節」?

  2017 年 7 月 4 日,《洄瀾網》與花蓮縣政府原住民行政處在 YouTube 釋出 「2017 花蓮縣原住民族聯合豐年節年度大會舞『原住民很忙』舞蹈 MV」與「2017 花蓮縣原住民族聯合豐年節年度大會舞『原住民很忙』舞蹈教學」兩支影片。 在看似健康操的舞蹈動作之下,包裝了許多阿美族或原住民文化符碼,更從歌詞、舞蹈、服裝、MV的背景與編排等,看見滿滿的殖民者觀點,令筆者不禁感到一陣暈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