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ged: 原住民族土地及部落範圍土地劃設辦法

Screen Shot 2017-08-09 at 22.29.04

「沒有人是局外人」Google搜尋最熱門的那天,「傳統領域」搜尋是0,這代表了什麼?

  「沒有人是局外人」在過去 3 個月以來,搜尋熱度最高的一天是在 6 月 24 日(見下圖)—— 那天是第 28 屆金曲獎頒獎典禮,張震嶽在開場表演,一開始就高舉「沒有人是局外人」毛巾,一些新聞標題或內文寫道:「金曲音樂人舉牌要撤銷亞泥」、「反亞泥成金曲亮點」、「表達『愛台灣』的理念」,讓這個起初為傳統領域劃設辦法排除私有土地,而喊出的抗爭口號,頓時擴充到更廣泛的訴求與意義。 但同一天,「傳統領域」的關鍵字熱度卻是 0。

Credit: kimi kao / CC BY-NC-ND 2.0

吳明益:當海是我們的路

  為了原住民傳統領域爭議,許多人在凱道夜宿抗議已經三個多月了。這個三個多月以來,唯一的好消息就是原住民語終於列入國家語言。 兩天前我在上課前,收到馬躍.比吼打來的電話,因為上課在即我沒有接起,不久後就看到訊息,原來是他們打算在周日(5/28)辦一個有別於端午節,卻含有詩與船意象的活動,叫做「凱道船來一首詩」。馬耀問我能不能為這個活動寫一首詩。

18386528_1916812158344449_737913002_n

「以藝術對政府溝通本應是台灣之光!」民族議會抗議警方粗暴驅離凱道原民:是對整個原住民族的屈辱

  6 月 2 日大雨中,傳來警方利用強烈雨勢之際,動用大批優勢警力,全面徹底拆毀清除百日來在凱道上抗議政府蔑視原住民族傳統領域所搭帳篷及文化藝術裝置,其執法強度範圍,遠超過所宣稱排除占用道路妨礙交通之所需。 對於以文化及社會教育等正面及和平方式表達對政府政策不同意見,抗議未能獲得實質對話溝通的原住民族人,施加完全不符比例原則的粗暴驅離及破壞,我們在此對政府當局執法過當提出嚴正地譴責!

Credit: YELLOW Mao | 黃毛 / CC BY-NC-ND 2.0

聽青年的聲音:當土地都被柏油路覆蓋了,怎能怪台灣大眾對原住民土地議題冷感?

  5 月 2 日早上 9 點,警察突襲凱道進行清場行動,把現場擺放的石頭創作,從距離人行道三步路的展示空間,清理退縮到人行道上,並用「禁止停車」的鐵架將整個抗爭區塊包圍起來。除了擺在地上的石頭,還有竹編圍牆、被掛起來藝術品等等,一併要被警察帶走。 「我大概 10 點多和其他原民青年趕到,就跟他(警察)說憑什麼這些你們說要拿,就要拿走了。」達魯馬克青年會成員葉王靖(Lralralraonga Ciamalre)回想起,當時場面很緊張,幾近失控,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把從達魯瑪克部落帶來的石頭拿回來,接下來繼續搶救其他石頭。

DSC06732

「沒有人是局外人」——凱道上的游擊石頭花園,傳達你我都相關的台灣土地之事

在上個星期發生許多令人心情沉悶的事件,尼泊爾山難、女孩的性侵故事,帶著一絲想要藉著音樂來讓頭腦放空的心情。
沒想到巴奈一開場的兩首歌,就鏗鏘有力的控訴著不公義、生命中的痛苦,一句句吶喊都沈重的打入腦海。接著,她開始講述他們自今(2017)年 2 月 23 日開始在凱達格蘭大道上抗爭的緣由。

原民學生於凱道上彩繪石頭。(Credit: 一心)

凱道抗議第65天:當土地不再,我們還剩什麼能驕傲?⎪暨大原青在說話

  在上凱道前,我對巴奈有過微微印象,聽過她靈魂般的聲音,知道每次發生任何侵害原住民族的事情時,她是如何很有韌性地護著原住民權益。 但那天,當巴奈與我們進行聊天般的對話,並且要我們以腳步感受土地的氣息時,那早已不是像粉絲看到偶像的心情了;巴奈就像自己部落裡熟悉的部落媽媽閒話家常,但當她微笑地看我們的時候,是可以感覺得到她對於現在原住民的處境,還有原住民下一代的盼望,是很有感觸的。

Credit: Wikipedia / CC BY-SA 3.0

凱道上的圓舞,不是我們等了半年的答案──記鐵花村巴奈庫穗演唱之後

  在部落生活,我們很簡單的就可以感到幸福感的存在,隨意在部落的角落或站在神話傳說的礁岩上,用手觸摸徐徐吹來那太平洋的風,哼著這美麗的旋律。閉上眼睛,拂過臉頰的風強勁時又溫柔時,送來的海草清香味,還有蘆葦特有走風的聲音,隨時隨緣享受這一刻,也就滿足了,也就安慰了。